首页 没有男女主的混乱世界 下章
第14章 放弃吧说到这
 神秘人之前告诉她,陆言他的人设是爱豆转演员,肌腹肌是爱豆标配,充训练痕迹的‮体身‬更加方便小说作者为他卖惨,这是他的人设优势。

 毕竟久坐办公室的人只要是男主,哪怕不锻炼都会有腹肌,因为那是霸总标配,这就是徐淼和他们的区别。人设,全他妈是因为人设问题!徐淼她虽然在每部小说人物介绍中排第四。

 但小说封面永远没有她,她就是一个好用的工具人。戴上了蓝牙耳机,徐淼抛开这些有的没的的想法,点开了这段记忆。一段熟悉的音乐传入徐淼的耳朵,是一段大提琴独奏。

 大提琴,一个对于她年代久远的词,再次听到熟悉的声音,不得不说她还是有些触动,那是她人生第一个成功又迅速挫折的开端。

 舞台休息间的门口,一个穿着精致剪裁礼服的小孩背着一个与他一般高的定制大提琴在那站着。男孩的神情充了‮奋兴‬,他紧握双拳为自己加油鼓劲。这个穿着西装剪着西瓜头的小孩就是十一岁的小陆言。

 他被缩小的五官在这张圆脸上显得格外可爱,他一只手紧紧抓着礼服的衣角,另一只手在门板上犹豫不决,每次要敲下去时他总会立即收起手来,然后出懊恼的脸色。磋磨许久,男孩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休息间的门。

 今天是一个私人举办的音乐会,请的演奏者既有国际上小有名气的音乐家,也有圈子里学音乐的孩子,小陆言就是其中的一个。

 而小陆言要见的,则是14岁就破格进入音乐学院,加入费士响乐团,参加过世界巡演的徐淼。徐淼是他崇拜敬仰的人。四年前,小陆言第一次参加大人们枯燥的聚会。

 他被母亲装扮成一个精致的小娃娃,粉嘟嘟的脸上是的嫌弃。舞会上各界代表人士都挂着标准化的笑容,语言之间都是虚伪的客套。

 毕竟在他们的世界哪里还有什么单纯的聚会友,不过都是扩展人脉谈生意的一种方式而已。

 而这种场合显然不适于像陆言这种年纪的小孩,这次聚会带孩子参加的很少,和小陆言同年龄段的更少,比他大一点的小孩早就已经学会大人的模样拉帮结派。

 被人孤立的小陆言只能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昏昏睡,等到他的口水快浸他身上可爱的小礼服时,一段宛转悠扬的琴声穿过他的耳膜,在他大脑里游转。

 琴声柔和,像是穿过茂密树叶的阳光包裹在草地上白色的君影草,美好的音符将小陆言昏沉的精神醒。

 他有些好奇地寻找演奏者,小陆言想这个演奏者一定也如他拉出的琴声一样温柔,他离开了刚刚睡觉的地方,小小的个子让他更加方便穿梭在人群中,终于,他找到了。

 那个美丽的少女长发披肩,身穿淡紫纱裙,在临时搭建的舞台孤独的演奏,只是她并没有向小陆言想象那样带着温柔的笑容,而是面无表情,神情冷淡。

 她就像最完美的演奏机器人,用最冷漠的表情以高超的技巧拉出最温柔的声音,整个人完全离于这场演出,尽管如此,小路言还是被少女深深吸引了。

 在他眼中,这个正在拉琴的姐姐像是在发光一样,将他从这枯燥的聚会拯救出来,不知怎得,小陆言心理萌生了一个想法,他也想要像她一样,在舞台上,他想要靠近对方。

 后来他打听到,原来舞台上的少女名叫徐淼,是费士响乐团的大提琴手,徐家那位天才姑娘。于是回家后。

 他向家中长辈提出了学琴的要求。此后徐淼的每场演出,无论在哪个地方他都会去看,一次不落,就像是对方忠诚的追随者。除此之外。

 他还每严加练习自己的大提琴,想着有一天也能在徐勉面前演奏,而今天他通过父母的关系收到了这次私人音乐会的请柬,托人联系了后台,他终于有机会见到徐淼,为对方演奏。与往日不同,他能听到更加客观,更加专业的点评。

 而且这个听众,还是自己仰慕的人。推开门,小陆言发现徐淼正靠在沙发上用热巾敷眼睛。

 她听到小陆言推开门的声音,没有任何其它的反应,只是摆摆手,懒懒开口道:“如果是今天要来拉琴的,就开始吧,不是的话请先出去,现在是休息时间。”

 听到少女的话,小陆言连忙从琴包取出琴,做到一旁的椅子开始演奏。紧张的情绪使他开头弹错了几个音,他有些慌乱的看向徐淼。

 但观察到徐淼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刚刚的神情,于是小陆言渐渐镇定下来,最终还是完成了演奏。

 当他最后一个音符的余音消散时,徐淼也将巾从脸上拿下,刚敷完热巾的脸还带有几分红润,但这并不能柔和徐淼冰凉的神情。“你学大提琴多久了?除了家人和老师难道一次也没有给外人演出过?”

 徐淼端正坐姿,一脸严肃看着小陆言。“有四年了,之前看你的演出才…”注意到徐淼的神色,陆言赶紧又补上“今天,是我第一次…”

 “四年了。时间也不短了。大提琴能被你拉成像锯木头一样的噪音我也就不提了。没有一次对外人公开演出,第一次开头就拉错四个音,弦杂,心理素质弱成这样将来怎么加入乐团。一场糟糕的演奏。”说完,看到少年惊愕的神情,徐淼丝毫没有嘴软。

 “学琴可不是光靠梦想就能拉好的,还要有天赋,你…放弃吧。”说到这,少年的眼眶已经红了一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豆大的泪水划下打在手上,徐淼心里某种不可言说的阴暗面突然被起。“放弃吧,将来就算进了乐团,你连替补都可能当不了。”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段剧情,我是有在那个私人聚会演奏过,可没见过这个小孩呀。音乐会的后台可没那么好进。”徐淼十分不解,努力在回忆搜索,却毫无记忆。

 但这段画面里的面孔的确的确是徐淼缩小版的面孔,这让徐淼无法反驳这件事是完全不存在的。

 虽然这剧情里对小孩子恶言相向的女人的确符合徐淼往日里的行为逻辑,可徐淼觉得自己也没讨厌到会那么直接去打击一个小孩子。  m.IWuXS.Com
上章 没有男女主的混乱世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