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35章 意识逐渐模糊
 两人谈笑间,也不知历时多久,终于穿出树林,只见豁然开朗,眼前竟是波平如镜的一个大湖。

 湖水清澈,湖岸蜿蜒,四周林木苍翠,鸟叫虫鸣,宛如世外桃源。王嵩回首对顺姑娘(媚儿)道:“你口渴吧?就在这歇着,可别跑,我四处瞧瞧,帮你取水来。”

 王嵩沿着湖岸快步前行,转了两个弯后,只见一条小溪横亘于前。溪畔巨石巍峨,杨柳摇曳,风景绝佳,宛如图画。

 王嵩见溪水清澈,便用竹筒打水给媚儿饮用,只觉水质甘美,两人一时疲累全消。王嵩走了一天路,早已疲惫不堪,如今一休息,倦意立即袭卷全身,他往树干上一靠,瞬间便已鼾声大作。

 媚儿见其睡得香甜,便迳往小溪走去,她发现溪边有一小水塘,塘水舒缓,接连溪。水塘三面皆有巨石环绕,宛如一天然浴场。天气酷热,又走动了一下午,素爱干净的媚儿。

 她感觉身上黏哒哒的好不舒服,如今有此天然浴池,不趁机洗涤一番,岂不罪过?此时已近黄昏,溪边大石让太阳晒了一天,均都热得烫人。

 媚儿确定四周不会有人之后,将衣褪下,洗净拧干,晾在大石上,自己则窝在冰凉的溪水中,快意的洗濯,她水性浅,因此不敢涉足深处。水塘仅只半人深,正是恰到好处。

 王嵩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着,此刻见媚儿在水里洗澡,真是目不暇给,眼花,只见媚儿雪白的肌肤,柔滑细,成的躯体,丰润媚人。

 修长的玉腿,圆润匀称。浑圆的美,耸翘白,她面容端庄秀丽,暗藏妩媚风情。傲然立的,更是充的韵味。

 王嵩看得火熊熊,心中不暗道:“果然不愧是临清的大美人,如果不是嫁做人妇,凭她的美丽妖娆,绝对要收纳帐,跟她夜夜逍遥!”媚儿泡在水中,只觉通体舒畅,疲劳全消。

 此时,突然一脚踩空,跌入一较深水,不觉发出呼救声,她心中一惊,慌忙想跨出水塘,可是水深瞬间即至脖颈,眼见即将灭顶,双手抓。

 只见载浮载沉,险象环生。王嵩见此意外,也是大吃一惊,见媚儿在水中拚命挣扎,他不及细想,起身便向媚儿奔去。

 临近一看,媚儿距岸边不过丈许,依先前观察,水深应不至于没顶。王嵩谨慎的涉水向媚儿接近,到了触手可及之处,水深不过及颈。王嵩思量媚儿怎会如此狼狈?

 显然是不谙水性,以至于惊慌失措。王嵩伸手抓住媚儿,待拖其上岸,谁知媚儿胡乱挣扎,一把竟紧紧地抱住了他。王嵩猝不及防,媚儿又尽体,惊惶之下失去了平衡,她一跤便跌没水中。

 两人在水中翻翻滚滚,好不容易才重新脚踏实地,此时水深及于王嵩口,并无没顶之虞,倒是媚儿较矮,反倒要踮起脚来。“啊!王大爷,你干什么,放手!”媚儿被王嵩赤的抱着,心中大惊,急忙推开他说的。

 “你呀!是不是不会游泳?”王嵩不但不放开,反而抱得更紧,而且一双大手竟然抱住了媚儿的双

 “你这人…放开啦…会给人看到啦…”媚儿给王嵩抱住,总算不再动,但她似乎惊吓过度,仍然紧抱王嵩不敢松手。王嵩则因方才慌乱之中无暇他顾,如今情势缓和,他不免尴尬万分。媚儿连声催促王嵩先把手放开。

 但王嵩似乎不太放心,一时不肯松手,媚儿无奈,只得由他柔声哄劝,要她缓步向岸边移动。媚儿除丈夫外,已许久未接触过男人‮体身‬,加上先前与王嵩的几次愉,早就被王嵩的威武雄壮所,如今被王嵩赤紧抱。

 顿时有如触电。两人缓步移动,肌肤相亲,来回磨蹭,王嵩的物本就感,此时竟已起的顶在媚儿腿裆之间。感受到王嵩男的悸动,媚儿只觉‮体下‬阵阵酥麻,心中不

 此时水仅及,王嵩环抱媚儿的双手突地松开,但却顺势下移,搂住了媚儿的纤。媚儿“啊!”的一声轻呼,只觉全身暖烘烘、舒坦坦的,竟是骨软筋酥,无力抗拒。王嵩轻柔地‮摸抚‬着她滑溜绵软的丰耸香,指尖灵活的沿着股沟,轻搔慢挑,上下游移。

 媚儿只觉处均被搔遍,舒服得简直难以言喻,她久的情一被引动,瞬间发,上脸,不住轻哼了起来。

 王嵩见她桃腮晕红,两眼朦胧,小嘴微张,呼呼急,知道她已情动,便放出手段,尽情加紧‮逗挑‬。媚儿虽是赋端庄的女人,但也是成的已婚‮妇少‬。王嵩俊美的面庞、文质彬彬的举止,无形中松懈了她的警觉。

 如今王嵩含情默默的望着她,赤的抱住她,那高超的‮抚爱‬技巧,大的男象徵,更发起她强烈的需求,她本能的环抱住王嵩的脖子,渴望的仰起头来。

 王嵩识趣的亲吻樱,双手托着她的部,快速的走向岸边。媚儿脑中一片空白,不知何时,竟已躺卧在岸边的柔软草地上,在绿草衬托下,媚儿的‮体身‬显得格外白丰盈。成‮妇少‬较诸云英未嫁的少女。

 毕竟更具备一种冶之美,经过男滋润后的体,、细腻圆润,隐然散发出一种惑。王嵩恣意的‮摸抚‬,放肆的亵玩。媚儿沉浸于感官刺下,现出离恍惚的媚态。王嵩与媚儿这对久违的鸳鸯。

 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王嵩抬起媚儿的美腿,握着她的玉足,细细的捏,她的脚掌绵软细,触手柔腻。

 脚趾密闭合拢,纤细光滑。粉红色的指甲,玲珑小巧,晶莹剔透。整个足部骨均亭,毫无瑕疵,呈现出白里透红的健康血

 王嵩左抚右摸,爱不释手,不住张嘴,又。媚儿简直舒服得疯了,她从来没想到单纯的前戏,就能带来如此‮大巨‬的快。王嵩的技巧,花样繁多,在在均搔到处。

 他脚趾、门、、咬头,样样在行。搔足心、抠腋窝、捏股、摸‮腿大‬,件件用心。

 媚儿身躯不停‮动扭‬,水泛滥而出,那两片粉红的润的花瓣般,绽放出招蜂引蝶的媚态,那鲜,也歙然开合,发出“噗嗤、噗嗤”的细微声,此时王嵩已按捺不住。

 他跪在媚儿两腿之间,托起那雪白的‮腿大‬,扭,猛然向前一顶,只听“噗嗤!”一声。

 那又大的宝贝,已尽没入媚儿那极度空虚、期待已久的。媚儿“啊!”的一声长叹,只觉又是舒服又是疼。

 但舒服多过疼,那的充实快,让她足趾不自觉并拢蜷曲,修长圆润的‮腿双‬,也笔直的朝天竖了起来,媚儿虽已结婚,但在房事上却甚为贫乏。

 她丈夫因少年时恋女,府内丫环无一逃其魔掌,以致折损过度,得了痿之症,他的具仅只蚕儿大小,起时顶多小指细,还半软不硬,行房时根本无法入。

 为人又木讷呆滞,变化不多,久而久之,自然索然无味,但王嵩可是花丛老手,他的物不但雄壮魁伟,亦且手段高强,各种招式他样样在行,枕边甜言语,‮逗挑‬催情,更是拿手。媚儿被哄得意,再经他天赋异禀的一戳。

 那股酣畅快,简直飘飘仙,如在云端。王嵩才几下,那舒爽快排山倒海而来,她几乎舒服得晕了过去…

 王嵩修练已达七寸多长的具,像是顶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又酸又麻。大的具撑得小膨膨的,她全身不停地颤抖,就如触电一般,充实甘美,‮悦愉‬畅快。

 她不住伸手搂住王嵩,放地呻起来,从所未有的感觉袭卷而至,媚儿只觉火热滚烫的头,像烙铁般的熨烫着‮心花‬,那种灼热充实的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阵阵的痉挛。

 痉挛引发连锁反应,紧紧具,‮心花‬也动紧缩,刮擦着头。一向端庄的媚儿,在王嵩大的下,不舒服得了起来。

 她像疯狂了一般,双手搂着王嵩的脖子,‮腿大‬绕住他的杆,整个‮体身‬腾空而起,她浑圆丰部,不停的‮动耸‬。

 白‮大硕‬的两个子,也上下左右的晃。王嵩望着媚儿如痴如狂的媚态,心中不得意万分,他拼尽全力,狠命的,一会功夫,媚儿痴痴,发出歇斯底里的叫。

 她只觉一股火热的洪奔腾而出,强劲地冲击着自己的‮心花‬,那鸭蛋大的头,也在内不断的颤栗抖动。下腹深处传来的阵阵快,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向四处扩散蔓延。

 她冷颤连连、娇呼急,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舒服到这种程度,她意识逐渐模糊,剩下的只有舒服、舒服、舒服…她“啊!”的一声大叫,竟舒服得晕了过去。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