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34章 故意放缓脚步
 桂儿脸上仍是充笑容不说话,王嵩坐在缘,伸手她柔软的房与突起的尖端,另一手则深入桂儿的户里,‮摸抚‬着润的,用手指刺她尚未绽放的花蕊…

 “嗯…”桂儿酥软无力的‮子身‬,靠在王嵩怀里,顿时发出阵阵呻。“桂儿,我的小娘子,看你这个娇媚的,都这么了,嘴里还说不要。”

 “哎呀!哥…你别说了嘛!”王嵩开始着她房突起的蒂,而手指则在她慢慢充血的小蒂上画圈,桂儿美妙呻的声音,不绝于耳。

 “啊…哥…那儿…好舒服啊…”王嵩开始吻着她的颈子,轻轻的在她耳畔说道:“小亲亲,你答应过的,说这一次要帮我…”桂儿红着脸,闭上眼睛点点头。是的。

 她答应今天要帮王嵩具的,从他俩第一次‮抚爱‬到现在,王嵩向她要求了许多次,她并不排斥王嵩对她的口,甚至是乐在其中,但对于要帮王嵩具的事,却怎么也不答应,王嵩费尽舌。

 终于在上次作爱时,桂儿答应这一次要帮王嵩做。王嵩下内大的茎,砰!一下跳出来,直的翘得老高,像是向桂儿示威般。

 王嵩换个姿势躺下,将茎移到她面前,而桂儿则跪在王嵩‮腿大‬之间,一双大眼睛直盯着王嵩的茎,慢慢将茎含入口里,用舌头轻轻的上边的头。王嵩引导着桂儿。

 其实桂儿已经知道含的方法,只是没有经验,需要人带领一下。桂儿照王嵩的话,用小小的嘴含住王嵩的茎。

 王嵩只觉热的香包着茎,像是较宽松的小,却又大不相同,因为她柔软的舌头,正着王嵩分泌黏的马眼,王嵩被她的舒服极了!

 “嗯…”王嵩不发出舒的声音。“嗯…桂儿…你做的很好…”桂儿似乎慢慢知道让王嵩舒的方法,一双樱对着王嵩大的茎,开始吐吐。

 王嵩感到越来越刺,虽然她牙齿偶尔会碰到王嵩的茎,但轻微的‮擦摩‬反而更加深快。王嵩想她单方面服务未免太委屈她了。

 毕竟要交流互惠,才能长长久久,王嵩于是说道:“我也来为你服务吧!”桂儿似乎也急须要王嵩的‮慰抚‬,连忙跨蹲在王嵩头上,却仍不忘吐王嵩的茎,就这样形成69的姿势。

 王嵩缓缓褪下她漉漉的小肚兜,用手拨开她的人的粉红色,完全曝在王嵩眼前。

 而水也慢慢顺着桂儿‮腿大‬单上。王嵩像只喝水的小狗般,着她的,而手指则着她突起的蒂,桂儿水的味道是那么甘美香醇,王嵩得津津有味。

 “啊…哥…”“嗯…桂儿…”“啊…哥…那儿…”王嵩觉得涨大茎的已经快到临界点了,毕竟好久没了。

 也不想忍耐,拚命想办法早点出来,他双手‮抚爱‬着桂儿丰房,把头轻轻的挟在手指间,用整个手掌包围着

 看桂儿出陶醉的表情,嘴里发出甜美的呻声,房的手就分出强弱节奏,把房向上拉似的,用手掌包住房轻轻的抚旋转,桂儿的酥已沁出汗水。

 那头已变得‮硬坚‬润红。王嵩一面轻柔的拨开大和小,指尖按住核,不停的磨,将舌头探入香滑里,用舌尖挑粉红的柔腻膣

 倏地,桂儿大声息着,一双玉腿紧紧直,“啊!”的一声娇啼,户里似在痉挛的颤抖,一股温热的又似泉涌的了出来,桂儿了‮子身‬,着气,伸手捏住王嵩头,一阵,听到王嵩发出呻声,再凑上嘴,用贝齿轻咬。

 王嵩只觉一阵难抑的冲动,低声哼道:“好呀…桂儿…很好…桂儿…”桂儿双手再握住具,急速的旋转套,又将嘴含住头,齿尖轻轻的磨擦火亮的头前缘,不停的吻,王嵩一阵酥麻透骨,再也忍不住了。

 他情不自的放声叫:“啊…桂儿…我受不住了…”尚未说罢,一大股滚热的,夺而出,桂儿赶紧松出头,双手握住茎,又是一阵套,滚热的

 又出许久,一部分还直在桂儿酥、脸庞与粉颈上,滑腻腻的,得桂儿‮躯娇‬与上,到处都是。

 从此,到了夜里,王嵩定然到这边来,也有时节,桂儿走到那边去,除了恩‮抚爱‬慰,有时也一同读书作文。

 只是不敢高声说话。桂儿是母亲的爱女,只道她酒量好了些,又道她喜吃桂花酒,常叫家仆买了十来坛,送到楼上。王嵩尊重妹妹,知她本贞烈,只因情深意切,才恁他万般拨

 王嵩并非徒子,也因此遵守诺言,小俩口打情骂俏,‮情调‬挑的,总能尽又不逾越,桂儿也因王嵩的引动风,百般抚,对‮女男‬情事渐渐了解,身材发育更加姣好美妙,才几个月下来,已拥有32c、22、34的姣好身材。

 桂儿念他恩情,也常细心打扮着,也会展现万种风情,存心与他娱,有诗为证:东君苏碧草,年华唤,名花貌宠娇。瑶吐英,绣房喜伴情郎。邀付鸾凤,一心两处相思。云霏其逐,深悠悠长,山盟海誓,永不分并枕,夜夜恩嘱。

 入门初携同,忆似梦里同衾,不念衷肠难别,任倚西楼。笑天长地久,不能佳偶。奈何绵绵,此无休。向情郎说,与生为伊愁。***

 王嵩在安家坐馆期间,不时与诸学友诗作对,与安可宗、刘子晋等挚友更常作文写字,一心为那功名前途而专心致意。有时则会与安刘等人到花园里赏花,喝些小酒。

 但在独处时间,王嵩除了读书诗之外,夜里还可与桂仙温存,日子过得还算惬意,不过他总感觉欠缺什么,‮子身‬里总感觉怪怪的。

 王嵩不暗想:莫非是与桂儿的温存不能尽兴,以致积火有关?这时,他就藉故返家或外出访友,实则去找月娘或倩儿愉一番,果然火消退了,‮体下‬通畅了,心情也感觉轻松许多。

 这一,王嵩在房里攻书,小厮夭桃进来奉茶,奉完茶却站在案桌旁言又止,似有话要说。王嵩见他神色有异,便停下来问:“小哥,你我不算外人,是否有话,尽说无妨。”

 夭桃一听,当即出笑容,说道:“大爷是这样子啦,我们家‮姐小‬顺姑娘实在可怜,嫁给邻县陈家那个独生子,已过门一年多,只因她丈夫‮体身‬孱弱,天天与药罐子为伍,可怜我们家顺姑娘,嫁,有什么委屈,都往肚子里

 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哪知她那婆婆不知究底,急着说要陈家子嗣,一直怪罪顺姑娘,没能好好服侍她那宝贝儿子。”王嵩兴趣来了,便问:“那是顺姑娘的家事,又能如何?”

 夭桃叹了一口气说:“问题就在这,我们家顺姑娘无处投诉,为此心情幽怨难解,今早回来娘家,我们家夫人跟她说南山娘娘庙很是灵验,要她上那儿祈福求子,恳求个三天三夜,若是心诚。或是菩萨垂悯也说不定。”

 王嵩听在心底,也暗自觉得顺姑娘确实可怜,因为若三年无子,按当时习俗,夫家是可休了顺姑娘的。或是念兹在兹,第二天午饭刚过,王嵩突然感到有些倦疲,文章也无心阅读,便想找安可宗叙叙,适巧他不在府内,便想说出外散步,以疏缓身心。

 便信步走去,走着走着,竟往南山方向而来。且说那顺姑娘携着丫环雀儿,搭着轿子,一早就来到娘娘庙,她向方丈说明来意,说是祈福而来,愿意晨昏到大雄宝殿听经礼佛,还甘愿吃斋三天,以示至诚。

 那方丈知她是临清安家的顺姑娘,又是邻县陈家的长房媳妇,自是不敢怠慢,立即给她安排在后院一间清静小院住下,并要小和尚们细心侍候。顺姑娘要丫环雀儿拿出百两锭银,添作香油钱,那方丈眯着眼收下,还再三感谢顺姑娘的大德。

 顺姑娘在方丈引领下,至中殿礼佛祝祷完毕,因已近中午,便被安排回到小院用膳,或是方丈特别嘱咐,只见那一桌八道素斋,不仅香悦人,一入口的滋味,更是美味佳肴,一点也不输一般荤菜宴席。

 餐后,顺姑娘略作休息,却是一点不觉困顿,她见室外天光正好,景怡人,便想出去走走,以舒缓抑郁之情。

 或是娘娘庙菩萨显灵,顺姑娘走至一山坳处,却见一人侃侃行来,仔细一瞧,不是别人,正是她萦思梦回的王嵩郎君。顺姑娘热泪盈出,一声“王大爷!”

 她快步奔去,情绪是激动万分,本来一直沉醉在鸟语花香的王嵩,突然听到有人高喊“王大爷”免不了抬头一瞥。

 只见一丽衣女子朝他奔来,再一细瞧,竟是安家的顺姑娘!俩人见面,初是一片沉默,还是王嵩打破僵局,开口向顺姑娘问安。

 话匣子一开,顺姑娘笑容绽开,再无矜持,二人欣喜之情,可说溢于言表。王嵩与顺姑娘一边聊着,一边信步慢行,此时四处寂静,古木参天,青草如茵,那丫环雀儿颇为知趣,故意放缓脚步,自是落后俩人一大段路程。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