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28章 进入內厅
 也不管丫头在旁,王嵩驱前一把握住桂儿软若无骨的一双柔夷,两相对看一会,桂儿只觉得表哥哥多不见,却加强健,俊俏中带着英,已成为一个相貌堂堂的伟男子,似非之前稚文弱可比,却也未改那风倜?的模样。

 玉面朱,长眉朗目,神采奕奕的,桂儿心里爱惜极了,不觉娇羞的低下头来,那王嵩也见她今打扮得分外娇娆,不觉擒着桂儿的小手,像传来一阵电击似的,忍不住要将桂儿搂在怀里。

 那桂儿‮躯娇‬一扭,娇嗔了一声,转身走到亭阁去了,王嵩叫了声:“表妹妹!”就跟在后面,丫头们则个个识趣,并未跟来。

 且说那亭阁乃园中八角小亭,四面开着窗,可欣赏花园景,也可避免风吹晒的,此时正值秋冬,窗户紧闭,只留南边一扇通风,人在里面,外面是看不出来的。

 桂儿‮姐小‬才进了亭阁,立在那扇窗前,王嵩已跟了进来,只觉得微风里伴着不知名的虫鸟乐声,四周静悄悄的,王嵩走近桂儿的‮躯娇‬,轻搂着桂儿纤细的肢,两人默默的,已陶醉在这爱的小世界里。

 桂儿清秀美目望了王嵩一眼,又转眼看着窗外,似在享受着情郎相伴的美丽风景。王嵩搂着桂儿,见她语还休的神情。

 也不忍出声,只以搂住的手,轻轻的‮摸抚‬着桂儿的身。才一会,桂儿开口幽幽的说:“哥哥好久了,怎不来看我?”

 王嵩想到近的种种遭遇,心中感到一丝愧疚,嚅嚅的说道:“初去安家坐馆,又忙于读书,故尔冷落了妹妹,是小哥的错,请妹妹见谅。”桂儿道:“与安家只隔一墙。

 但庭院深深的,却也不容相见。”王嵩道:“虽不得见妹妹芳容,但每回月下徘徊,心中都是妹妹倩影。夜间独眠,辗转反侧,心里挂的也是妹妹的好。”桂儿道:“小妹何尝不是,只羡那花好月园,为谁添粧?”

 王嵩闻言,心里情怀一阵翻涌,此时双眼充情意,一手轻轻的扶起桂儿的脸庞,对着桂儿柔声说道:“妹妹深情,是小兄福份,只因功名未就,不敢空对妹妹的贤淑。

 听闻姨父大人已允婚配,你我二人终成眷属,小兄盼望科举中榜,便来娶妹妹房。”王嵩这几句话,听的桂儿是感动万分,不双手环抱住王嵩,将那娇的脸颊依偎在王嵩怀里,娇羞的说道:“小妹已非君莫属,但愿早于归。”

 王嵩闻言,心中又是一震,轻轻抚着桂儿的粉脸,低头亲吻着脸颊,移到那娇滴滴的小巧红,先是蜻蜓点水似的轻吻,再吻住双,感觉桂儿的双甜蜜,又伸出舌尖,去抵桂儿的香,桂儿深情款款的,也微张小嘴,让王嵩的舌尖进入。

 王嵩着,又觉得表妹妹的津甘甜润滑,一阵的规律搅,使得桂儿‮子身‬忽地颤动起来,桂儿微着如兰似的香气,更令王嵩狂吻着桂儿的软舌,一次比一次用力,桂儿的粉脸更是红透了。

 她的‮子身‬娇软无力的轻微颤抖。王嵩一面吻着,双手环抱住桂儿柳,一只手自背后‮摸抚‬着桂儿的颈项,又‮摸抚‬着背部,肢,一路向下,‮摸抚‬到桂儿圆圆的股,来回的‮摸抚‬着。桂儿发出那爱的呻,诗样的呓语,有如小鸟叫

 他俩的体温逐渐上升,忘情的温柔,似已忘了自我的存在,那股青春的火花,由舌尖传遍全身,桂儿的体被‮抚爱‬着,‮子身‬不断发软,鼻息逐渐加重,桂儿已尝受到爱的快,“啊…”一声轻呼。

 原来‮女男‬情爱是如此美妙!王嵩‮摸抚‬着桂儿的‮躯娇‬,摸到前,虽然隔着衣衫,却摸的到一团圆鼓鼓,软绵绵的球。

 他知道那是桂儿的淑,不张手握住,轻轻的着,着。桂儿的‮子身‬又是一阵颤抖,只感觉那滋味舒服的紧,脸颊一片火热,心儿小鹿“噗…噗…”直跳,环手紧抱着王嵩的后,‮腿双‬挟紧又无力的松开,她像要发什么似的,只好用力吻着王嵩的嘴舌头,双眼紧闭,发出“嗯…”呻的声音。

 王嵩摸到前的开襟,松开桂儿的衣领,只见桂儿的粉颈,直到前,白的,那对高耸的房挤出一条深深的沟,王嵩心神一阵晃动,用手伸入,手掌一把握住桂儿的粉,从手心里传来的是软绵绵的,温温的,又结实又有弹的触感。

 桂儿的房发育的非常丰肥润,像倒扣的碗儿,一只手还不能握,王嵩爱不释手,不自觉的起来,此时的桂儿,已是意,‮子身‬又是一阵颤动,随之一阵酥骨的痉挛,感觉房被情郎抚着,竟是如此舒服。

 倏地,桂儿看到自己上身已然半,本能的一惊,把王嵩用力推开,娇羞的低着头,脸颊一阵燥热,赶忙把衣衫穿好。

 王嵩先是一怔,继而又轻轻的搂住桂儿,一面温柔的梳理桂儿稍为松的秀发,一面低声的说:“桂儿妹妹,你好美!”

 桂儿低着头不应声,王嵩又低柔的说道:“桂儿妹妹,你真是想煞我了!”桂儿这时仍低着头,只细细的说:“表哥哥,人家也是想你的。”

 王嵩抱紧桂儿的肢,痴的对着桂儿道:绣鞋红粉,粧邀宠。莺声燕语,娇能承。桂儿听了,脸儿羞红到耳,白了王嵩一眼,说道:“你坏死了,不跟你来了。”转身要走,王嵩一把搂住,又低声道:妆阁懒登折翠巾,镜台喜照画蛾眉。

 明宵锦帐魂处,正是传香合时。桂儿听了,又是一阵娇羞,许久才腼腆的道:年方二八正当时,风夫婿配佳期。

 芳心频系郎情意,红叶诗成信有奇。王嵩此时听了,内心顿感温暖无比,想到这里,不夸口称道:“妹妹不仅长得标致,文采也是一,更有那款款柔情。小生是祖宗余,还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有幸与妹妹共效于飞,就以红叶为证,后必当深爱怜惜,请妹妹放心。”

 说罢,走到庭园里,觅得一片火红枫叶,送给桂儿为念。桂儿想不到王嵩竟有如此诗情画意的情怀,接过红叶,心欢喜的藏入襟衣里,与自己那颗充甜蜜的心,紧紧贴在一起。两人这才携手步出庭园,一个是依依不舍的回去绣房,一个是一步一回首的走去前厅。

 ***王嵩别了心爱的桂仙表妹,信步走到街上,想买些纸笔,顺便看看热闹。一面走着,一面逛着,心情正感轻松,那好朋友刘子晋却招着手,面而来。王嵩上前去,作了个揖,问道:“刘兄近可好?”刘子晋赶忙回了个揖,说道:“王兄近也好?今巧遇,怎的有闲出来走街?”

 王嵩道:“买些纸笔,后回到安家,读书要用。”刘子晋道:“多不见相聚,王兄今随我,咱哥俩吃酒去,不醉不归。”说罢,不由分说,扯了王嵩就往一家巷里走去。

 且说这刘子晋,今年二十二了,也是个秀才,居临清二郎庙前,父母早逝,留有庞大家产,衣食无缺。

 平常除了读书会友,也喜欢乐花街,也说得上风,妇女被其指染者,皆深爱其才貌,结成为密友者,皆是知心,对于王嵩,知他必成大器,早就有心结。走到巷尾,有一小巧红灯笼。

 在风中摇曳着。乍看是寻常人家的宅第,白墙红瓦的,足有丈余高,看不到里面。二人走到门首,一个看门的小厮哈着来,一看是刘子晋,立即认出,堆着笑脸说道:“刘大爷,大驾光临,,请随我进去。”原来这家小院,可非一般酒楼院。

 在临清地方,却颇负名,一般寻常人若非有人引见,还不得其门而入。二人进入庭院,只见花木扶苏,小桥水的,景甚是好看。来到中院大厅,一个打扮丽的妇人,远远的看到刘子晋,立即上前来,笑声说道:“嗳呀!

 刘大爷,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你好久没来了耶!”子晋道:“近忙于读书,刚好我这好朋友来访,特来看看。”这嬷嬷笑道:“你可真福不浅,一下子就给你寻来了。”子晋道:“这位是咱临清地方的才子,是三案居首的秀才,快见过王大爷,不得怠慢。”

 这嬷嬷一见到王嵩那风俏丽的模样,知道王嵩不是普通人物,立即摇着手上那条汗巾,堆着笑脸向王嵩哈万福,王嵩并非场面生人,也给回礼了,说道:“嬷嬷不必客气。”

 这嬷嬷连声说道:“两位大爷随我来,我给两位爷带路。”上了二楼,来到一间绣房门首,但见雕龙绣凤的,十分华丽。这嬷嬷哈着,说道:“我家姑娘,生特别,非得她看过喜欢,平时不愿见客,两位请入内稍坐。”王嵩二人,进入内厅,但见房内铺设典雅,悬挂着花草字画,件件是娟秀清丽,决非一般庸俗可比。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