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27章 不噤倒昅一口
 就是等着那王嵩情郎那任的、强壮的恣意轻薄。王嵩那充男子汉气概的雄伟物,此时已抵住,渐次的就要往里进,另一只手则抚着玉,温情的吻着香

 月娘受到三点同时的‮逗挑‬,早已泛滥,潺潺出甚多。又感到那让她回萦终的大具就要入,肥窄紧小的儿,一阵甘美肿,四肢紧夹着王嵩的‮体身‬,伸过香舌,给他,极力张开,好让那心爱宝贝赶紧入。

 王嵩提一口气,锁固门,下沉,终使具深深的膣小,直抵‮心花‬,这时的月娘,户被那更见长‮硬坚‬的入,竟也能紧紧含住,只什那酥麻酸软的滋味,更甚以往。

 忙急急着气,顾不得身汗水,伸手按住王嵩的股,户,那狂热,似已按耐不住。王嵩见状,先是轻提慢送,渐使具从窄小的道中,送自如,再以无比的燕功夫,贯注天赋异禀,才个十来分钟,那死的滋味,月娘是从未尝过,顿时语,愈发狂癫不止。

 王嵩体壮强,物大技巧,每次按其所需,令她满意快活,奋勇捣着小,安慰久旷田,给予无比痛快。

 月娘确是尝到刻骨铭心的舒适,快的周身顺畅,魂飞魄散,不由得极力合‮动耸‬,配合无间,要以那紧致小上功夫,也使他得到乐趣,渐渐的,月娘那‮渴饥‬、贪恋之情,愈来愈发猛烈。

 她现在已不顾及其他,更何况小别相逢,怎不令其情‮奋兴‬,更加的快意疯狂!王嵩一面享受这美俏丽的情尤物,看她那股娇媚、劲,火般的热情,更被刺大起,不顾一切,‮劲使‬的提起大的具,用力。王嵩一阵子轻巧慢动。

 忽然猛,三浅一深的技,运用全身力气,干那窄小。又再干的数百来回,月娘死的了大股

 但还是不肯罢休的,奋力耸滑娇户,时高时低的不停的叫着:“啊…可爱的…好宝贝…今又尝到…好乖乖…比之前…壮…唉…如今…宝宝…我的心肝…我的命…用劲的…干吧…干死吧…我这…小…太需要了…

 你…你…要顾惜我…尽量的…嗯…舒服呵!好呀…哎呀…情哥哥…那具…又…又长…干到底了…好深啊…进去了…等等…

 又入子了…好舒服…快活…要疯了…会死…哎…我的天啊…哎呀…又进去了…哼…好亲亲…啊呀…大丈夫…

 我的亲亲…我…啊呀…又昇天了…啊呀…又昇天了…受不了…停一停…够了…你快出来呀…受不住了…够了…不能了…我要…你…爱死你了…快…

 快出来给我…哎呀…我…不要了…要死我啊…不得了…小…受不了…”月娘大声哼了一声,浑身抖动的不停,那出一股又一股的,‮子身‬忽地像个了气的气球,瘫软着四肢,鼻息吁吁的着气。

 那神情恋、陶醉、快活的样子,敢情是绝顶高的乐极了。王嵩这才抵住心,抱紧她的‮躯娇‬,含着玉,轻‮心花‬,旋转、磨动,使之更乐,更,更能享受登仙登极后的舒畅。

 月娘软弱疲乏的躺在上,媚眼半闭,静享那狂野愉后的足,王嵩此时仍将壮的具,里,抵住心,但也停止不动,只是细致温情的亲吻着月娘。

 而那月娘,先是给王嵩一番强烈连绵的后,又给王嵩这一番高后的柔功抚动,已是彻底的醉了。

 只是王嵩这温情的慰藉,又使月娘那还在缩挟颤动的,竟又汨汨的,见月娘体力之强,那媚劲,着实让王嵩欣喜万分,知道她稍事休息,就可再承受自己的

 如此美人妙,王嵩自是十分喜爱。月娘又了,在其旋之下,反紧夹,摆动户,,以扭、摆夹的自然反应,起来。

 王嵩感觉其体热如火,媚劲十足,尤其纵送合,极尽柔媚和顺,与王嵩的,竟是配合的天衣无,他抱紧娇柔丰的‮体玉‬,享受那令人消魂的脂粉香味,无论如何,他也要多多品尝这美尤物的风滋味。

 王嵩再次提起具,运起那燕神功,顶抵,那头棱旋得她是娇身直抖,。如江之水,全身酥麻,醉陶陶,轻飘飘的,煞是舒服爽快!

 一时间,月娘不知何来的发狂劲儿,剧烈的耸,玉不断的转动,一轮一轮的摆动不止,娇吁吁的,那香忘情的吻住王嵩,“嗯…”的:“小亲亲啊…我的心肝…舒服透了…天啊…真…唉…又又有力…咬呀…得好紧…得我…好充实…好…真会干…唔…亲亲……酸酥…心肝儿…我的心…散了…快…出了…停一停…小冤家…

 吃不消了…干死我了…干死我了…你…停一下…大丈夫…宝贝…实在…不行了…”王嵩见她又了‮子身‬,不忍再用燕神功‮逗挑‬她,改将头探索的入子,那棱冠子紧紧的封住子花蕊,住不动,手握双‮摸抚‬,俯身,温柔热情的热吻不已,那月娘经王嵩如此绝

 顿时失声大叫:“你这是要命啊…啊!死我了…爱死我了…哥…不要离开我…人家…天天让你干…给你…随你玩…登仙了…又出了…”

 方才王嵩见她了‮子身‬,本想让她休息一会,才使用那紧抵渡气的功夫,谁知月娘从未尝此美妙滋味,实在太了,一时受不住,竟又,而且还狂个不止。“月娘,你怎么啦?我又没再,你那怎的又了?”

 “嗯!讨厌!你把人家抵的好舒服,还说人家?你那东西太大了,子都给你进去了,不知怎的,人家那里面一,又给你出来了!”“美娘子,不,我的小亲亲,喜不喜欢这样?”

 “羞死人了,我是你的人了,还问人家!”“小娘子,我的亲亲,你真好,你的劲,真让我喜欢,刚才你穿的那件小儿,透明的看得见,好感啊…你真会装扮,我感觉薰薰然的,好像神仙般快活。”

 “啊,那个喔,那是我自己闲来制的,就是要穿来引你这小狼的,喜欢的话,我可再作点别的,定要叫你疯狂!”

 “好耶!好耶!只要你穿的,加上你那天使般容貌,魔鬼般身材,每次让我看到,定要把你夜通宵!”王嵩与月娘两人,这时只有快活的玩乐,互相‮逗挑‬,‮抚爱‬玩,轻怜爱,细细的温存,诉述热情爱意,甜语不休。

 他俩知道,唯有发挥本身才能,尽心全力,给予对方舒适快活的享受,尽情的追寻乐,才能同时足自已的情

 说着,说着,王嵩与月娘继续不停的玩,花式奇异,姿态百出,旗鼓相当,欢乐至极,爱情昇华到达顶点,这贪醉的人儿,情深热爱到极点,,彼此调合,舒畅的全身酥软。

 那种狂野奔放,死的滋味,真给他俩尝到了。王嵩怜惜的‮摸抚‬着月娘散的秀发,整夜的欢乐,虽已疲力尽,但还不愿分开休息,他紧紧的抱着月娘那汗体,恩爱绵,腿股俱贴,仍然贪恋不舍。

 而月娘仍是那股情热爱劲,恨不得能与王嵩合为一体,其神情出只羡鸳鸯不羡仙之足。

 ***王嵩在月娘家过了二夜,隔带着一盒四件巧的糕点,来到姨父家,刚好姨父冯贡生外出洽公,晚饭后才会回来。

 只见了姨娘,王嵩说是给两位大人请安,再送上糕点,要请姨父姨娘品尝。姨娘心欢喜,直夸王嵩孝顺的好,又笑着说道:“甥儿,你坐馆也忙于读书,可不要劳累了,有空多来走动。”

 想到桂儿与甥儿既有婚配之意,不若让他俩多多亲近,又说道:“这糕饼好吃的极,你就随着丫头,带去给桂儿尝尝。”王嵩听了正中下怀,应了声:“小甥知道了。”

 王嵩心欢喜,急着与表妹妹相会,就随着丫头来到后院,有丫头提着糕点早去通报‮姐小‬,说王大爷来见。

 那桂儿正倚在窗台,一边看着园花草,一边正思念着表哥哥的风采,想到前几,在花园里,两情依偎的情景,心里感到无限的甜蜜,此时忽见丫头来报,先是一阵惊喜。

 那顾得那好吃的糕点,连忙吩咐丫头赶快打扮整粧,手忙脚的,梳着油光发髻,簪花点缀,红白均匀,脂香粉腻的,加上眉开眼笑,精神活泼,看起来好不娇,又仔细挑选了一袭鹅黄华丽衣裙,脚下换上新做粉白绣缎花凤头鞋,翘瘦生娇,衬托着轻盈擅握的三寸金莲,实在令人心爱。

 桂儿装扮妥当,这才喜孜孜的,在花丫头的扶持下,走出绣阁下得楼来。王嵩在栏亭处早已久候,一见桂儿倩影下来,笑嘻嘻的上前去,先是闻面一阵幽香,沁入心脾,不一口,见着了面。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