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17章 生得狭长弯曲
 遂也低声道:天赋情岂偶然,相逢那得不相怜。笑语恰似花边蝶,偷香窃玉待何年。桂儿听罢,脸蛋儿涌起一片腮红,俩相依偎的,正在情浓。言未了,忽然外边传话,请王大爷厅上去,王嵩只好依依不舍的别了桂儿,往前厅走去。

 ***原来冯贡生见外甥文字高强,肚子里已有了腹案,对众门生的文字,写不完都不甚关心了,冯贡生道:“舍甥王嵩,从不曾与贤友相叙,今只一篇罢了,明补完次篇。且便酌叙叙罢!”

 故此请出王嵩来,且自吃了午饭。因吩咐暖酒伺候,吃酒中间有个姓安的学生,唤作安可宗,就住在冯家隔壁。

 他父亲安骥,字伯良,是浙江人,有巨万家私,住在临清三代了,这天桥一带,他是第一富户,家里有大厅楼阁庭园。因见冯贡生是禀生选贡,每常趋奉他,就教儿子可宗拜他为师。

 这安可宗也作得几句时文,此时已二十岁光景,样样有他父亲为富不仁的意思。只一件好,极欢喜结朋友,若遇着说得来的,就肯留他住,请他吃。

 这安可宗见王嵩年纪小,容貌又好,作文字又快又妙,便对业师冯贡生道:“家父要请一位好朋友和门生读书,不知王兄肯俯从否?束修是家父肯从厚的。”冯贡生道:“极好,极好!

 舍甥实是大才,若在宅上,我们又好常常会文,大家有益!”安可宗道:“只怕今年宗师岁考,须早些用功才是。今晚就劳冯老师过舍,和家父议定了束修,择一个吉,就好进馆了。”王嵩道:“今夜怎好就投,改来罢。”

 正说着话,外面悉悉索索落起雨来,众人都告辞回去。冯贡生道:“远些的不好相留,王外甥既有安学生美情,且多坐坐,便在隔壁歇了也罢。”

 王嵩心里虽指望在姨父家住了,好亲近亲近表妹桂儿,却见姨父不留,只好随了冯贡生及安可宗到安家来。

 话说那安伯良平也闻得王小秀才的才学,久仰他的名了。听得儿子同他回来,不胜欣喜,一面吩咐掌家的小老婆鲍二娘:“快收拾酒肴出来,这小官人是咱临清第一个才子。”一面自己走到厅上,和王嵩、冯贡生作了揖。

 安可宗向父亲说了请他同读书的意思,安伯良道:“王兄肯俯就,小儿之幸了。”就拱王嵩、冯贡生进花园去,道:“咱们再吃三杯。”王嵩道:“量用少,不劳赐饮了。”安伯良那里肯依,拱他到园子里。

 在花厅上坐下,又吃了一回酒。说起馆事,一口应承了六十两一年,四季相送,此时已是九月天了,就是九月起算。冯贡生向王嵩道:“既好攻书,又可少助薪水,贤甥待雨略小些,可回家说与令堂知,择就好坐馆了。”

 王嵩应允了,同坐吃着饭,安伯良晓得冯贡生酒量好,再三相劝。冯贡生道:“想都没吃晚饭,且吃了饭着。”安伯良又敬了三四巡,大家吃饭过了,说些读书作文的话。

 且说安伯良的女儿,嫁在临县,偶然回家的唤作顺姑娘,名媚儿,幼时也曾跟着老师启蒙,认得一些文字。

 只因嫁个富家子丈夫,‮体身‬孱弱,那话儿宛如蚕儿大小,成亲一年多,还是个童女子,未曾破身。公婆对孙儿又催生的紧,顺姑娘不便明说,只因心情苦闷,才托个为父亲作寿祈福的理由,在家已两三了。

 顺姑娘自小受爹娘宠爱,娇生惯养的,生动活泼,却长得如花似玉,不用装扮也是美滴,尤其那双凤眼,闪动的,好似会摄人心魂。

 这一,顺姑娘刚走到花园去玩,打从隔眼里一看王嵩,不看犹可,这个风女子,不觉魂飞天外,顺姑娘低声自道:“爹爹说他是才子,就是容貌也美过潘安了,若得与他说句话儿,也不枉人生一世。”

 正思念的入神,见王嵩辞道:“吃不得了。”言罢,立起身来。安伯良道:“既如此,不敢强留,待学生回拣个吉,明先送聘礼关书,就好候王大兄过舍了。”冯贡生道:“有理!有理!岁考在即,也该大家用功了。”安可宗取出历来与父亲拣看了,本月十五大吉。王嵩道:“领命了。”

 正好王嵩家里老仆寻到冯家,也过安家这边来接,王嵩只得立起身来作谢了,告辞回去,安伯良又留住冯士圭在园上吃酒。王嵩回到家里,练了一会神功,过了‮夜一‬。

 第二一早,拜见了母亲,把坐馆的事与母亲说了,李氏道:“我就说你姨父有正经话,若得了个好馆,家里越好过日子了。”王嵩道:“我坐了馆。

 除了会文,不十分会友了。这几里,还要出去会会朋友,与他们作别。”李氏道:“你只管自去,平原也不曾着家。”

 ***王嵩辞了母亲出门,恰好撞见了存儿,王嵩道:“我有了读书去处,正要会会你,今夜准到后门来。”存儿回家,说与卜氏知道。到了黄昏人静,王嵩照旧从后门进去,见着月娘,比前番越觉亲热了。

 吃酒时,王嵩一面吃着,一面拿眼睛注视着月娘,只见月娘今打扮的花枝招展,那吹弹破的粉脸,刻意化了妆,白净净的面容,弯弯两道娥眉,配着丹红胭脂,看起来更觉娇滴。月娘看王嵩一眼色眯眯的,瞧着自己。

 也不觉漾,便紧依偎在王嵩的身旁,像小鸟依人似的,一边挟菜劝酒的,一边闪动着美目盼,与那王嵩打情骂俏。王嵩也老实不客气的,看房里并无他人,不是亲嘴含舌。

 就是摸,郎情妹意的,好不快活。到了初更时候,二人趁着酒,相搂相抱的倒在边,喜孜孜的光衣服,仰躺在里。

 就等月娘上来。月娘这次有了经验,不似前番羞,也喜的上了,自己去衫裙,只剩贴身小衣不。王嵩见她只穿着一件粉红镶边的半透明薄纱小衣,坐在缘,体态玲珑,可爱极了。

 月娘穿着的那件感小衣,像蝉翼般轻薄透明,只用一条大红色的绸带子系着,一对粉若隐若现,鼓鼓的,把前的薄纱顶住。

 那两粒娇红的蒂,凸显的弹跳出来似的。小衣的下摆,只够覆盖住部,那双洁白圆润的玉腿,整个暴出来,一直看到月娘那双小脚,真有说不出的绮情。王嵩倏地看到月娘‮身下‬空无一物。

 原来月娘刻意不穿子,那蝉翼般轻薄透明的小衣,根本挡不住春光,那34d、24、36的曼妙身材,透过薄纱,隐约看得见户上一大片乌黑闪亮的

 王嵩一股冲动,一把抱住月娘,就是一阵吻,口里还一面说道:“姐姐这身打扮,真乃神女下凡,煞我了。”翻身把月娘拥抱着,隔着小衣,对着月娘那对粉,又是亲,又是的,直把月娘逗着咯咯笑着不停。

 王嵩双手握住月娘像羊脂般的一对豪,只够覆盖一半,尖还奇妙的微微上翘,粉红色的晕,圆鼓鼓的房,王嵩情大发,便用手指灵活的捏着蒂,使得月娘的头渐渐硬了起来。

 月娘被这么一捏,舒服的不断发出“嗯…”的声音,王嵩一面捏蒂,又一眼瞥见月娘户上那乌黑秀丽的,忍不住的滑‮身下‬子,紧盯住月娘的‮体下‬,只见那丰腴的小山丘,覆乌黑秀丽的芳草,中间一条小溪,映着水,亮光光的,煞是人遐思。

 月娘见王嵩紧盯着她的‮体下‬,不由娇羞的一手掩住,修长的玉腿本能的微夹。一只手则握住王嵩的具,一阵一阵的上下套着。王嵩说了声:“姐姐,你那妙处莫非就是蓬莱岛的桃花源?得让我仔细瞧瞧。”月娘此时已动,娇羞万分,眯着蒙蒙的一双媚眼,“嗯…”的说不出话来。王嵩也不管月娘“嗯…”

 是肯或不肯,用手指轻轻的拨开,月娘立时呻起来,‮身下‬轻轻‮动扭‬,甘泉由两片花瓣中缓缓泌出,王嵩用手指按住花瓣左右动,月娘竟“嗯…哟…哟…”的呻声更长。

 王嵩给那老道教过房中术,小册子密笈也有说明,此时,他以两指将拨开,将蒂包皮上推,俯身用舌尖着突珠。月娘的蒂从未与人看过,更别说了,只见月娘忽地将股上,把户猛顶,口娇声道:“要命了!小哥!你这是那来的?受不了了!”

 王嵩不管她,继续用舌尖蒂,又将舌尖伸进户里,对着月娘的道内壁的软一阵,时而轻蒂,时而,更将舌头探入小里一阵搅

 “啊!小哥…亲哥哥!”月娘双眉紧凑着,一阵阵叫,双手抓着王嵩的头,胡乱的着,神情已是至极。

 原来这月娘是标准的美人胚子,丰腴白的皮肤,不但身材标致,体态玲珑,生就一双媚眼,恁那个男子见了,谁不神魂颠倒。更奇妙的是月娘的道,生得狭长弯曲,膣绉摺密布。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