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15章 不曾进去
 王嵩一面搂着,一面亲了月娘的嘴,柔声说道:“你的风标致,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况且又有‮趣情‬,我怎肯负你的情,且把我俩再快活一阵,天亮我就去了。”月娘道:“快活正有日子哩!你‮夜一‬不睡,明你母亲看出来。

 反而不美。你略睡睡,我起去暖一壶酒起来,就便听听更鼓,倘更鼓绝了,好叫你起来,方为两便。”王嵩依言睡了。月娘扒起身来,把点的灯,引起炉内的火,暖了一壶南酒,取了几碟南果,准备打点与王郎吃了。

 坐了好一会儿,天再不肯亮,轻轻开了门,走到厅后,叫起存儿来。存儿睡眼蒙胧的,听见卜氏叫他,立即扒起身来。卜氏道:“快打点送王大爷出门去。”

 月娘回身转到前,叫醒了王嵩,帮忙的将就梳洗了,胡乱把酒吃了几杯,存儿打从后门送他去了。***且说王嵩见天色尚早,只得敲到一个好朋友刘子晋家,坐了一会,吃了些早饭,出了旧城门,来到天宁寺。

 见一全真老道跌坐蒲团,丰姿如仙家之类的,旁边布条招牌写的是“能医人事、专治恶毒”又两行小字“精通房术,立见成效”四周则聚集许多人瞧着。

 全真道:“列位施主,贫道在龙虎山半峰岩,拜了明师,修炼长生二十余年,家师因贫道夙缘未尽,不能超脱,发命下生,救人危急,济世之穷。

 自江右各省而来,昨至贵地,亦非化斋,为施药救人疾病。有百草灵丹,能治诸般病症,有缘诸公不可当面错过。”看的人听得灵药救人,这个向前说:“老娘咳嗽,求道爷一丸。”那一个道:“老父病目,可吃得么?”

 来来去去,人人都道兄弟儿有病,络绎上前取药。这王嵩也在人群之中,看着好奇,竟驱前一看,探个热闹。王嵩见人群渐散了,正想走开,那老道却出声说道:“施主请留步!”

 王嵩四周一看,又无他人,乃转身问道:“仙长可是叫我?”那老道说道:“正是。”王嵩道:“敢问仙长有何赐教?”那老道说道:“看施主气宇不凡,天生异禀,愿助成效。”王嵩道:“仙长,什么天生异禀,我不明白?”那老道说道:“有了这个天生异禀的利器。就是女人的克星。”

 王嵩道:“如何助我?”那老道说道:“随我来!”那老道语罢,立起蒲团,收了招牌,将行头作一包袱,用柺仗挑于肩上,就往城门口走去。王嵩先是一怔,再想反正无事,跟他走一遭,谅也无妨,就尾随在后,一路同行,来到二郎庙前。

 那老道言道:“施主,贫道在二郎庙玄房挂单,请随我进来。”二人一入房中,全真放下柺担,打个稽首,王嵩连忙回礼,那老道倒杯茶给王嵩,王嵩给了一锭银子添作香油,老道推辞一番,互相问候,道出姓名,宾主这才坐下。全真开口言道:“施主可是初识人伦?”

 王嵩大惊,忙道:“仙长高妙,一言就中。”全真道:“刚才一见施主,看施主气宇不凡,又见施主神色不同,只因贫道与施主有缘,特邀至此,以解施主困厄。”王嵩道:“弟子有何困厄?”

 全真道:“施主天生奇才,后必得显达。奈因施主命主桃花,女相近,不可不甚,轻则损身,重则阻碍功名。”王嵩道:“弟子敢请仙长指点津,以渡开茅。”

 全真道:“敢问施主,何以当受?”王嵩道:“弟子极好友,与貌‮女美‬子亦好嘻游,奈何那东西只普通大小,又不能持久。刚才有见尊示,乃有人战房术,乞赐一二,当以重报。”全真道:“何以言报?施主既有雅兴,一定相送。

 但有一事,请施主务必谨记,贫道才肯相教。”王嵩道:“但说无妨,弟子尽力就是。”全真道:“施主有一三妾之命,除此之外,偶而留连一二尚可,切勿深陷其中,应以功名为重。”

 王嵩道:“能有佳人美眷相伴,弟子心愿已足,决不贪恋粉脂。”全真道:“如此甚好,南无无量寿佛!幸哉!幸哉!”全真语罢,看着王嵩神色,发言又道:“但不知施主所者何件?”

 王嵩思忖了一会,想到一些男女爱之小书,又想到那月娘之情事,道:“弟子闻有长久战之术,可是真否?”全真道:“此有两门道术,确实不讹。

 一为比甲功夫,炼,运气者长短自如,。另一久战功夫,炼者强身壮,运气者收放控制,通宵不怠。”王嵩道:“请仙长教我。”

 全真道:“贫道看施主用功多学,要深究此法,也是夙缘。此法在贫道已四十余年,留在身边,亦是无用,今且传你。”

 全真说罢,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与王嵩,又再言道:“修炼之法,书中记载甚详,施主早晚照着炼,只消七,必见成效。”

 言语中,又从药曩里取出三粒乌黑丹丸,与王嵩,言道:“初始三,每夜子时,以酒服一丹,可助修炼时效。”又说:“药丹用完,可照书中末页药方煎制,后每三服用一粒即可。若长期服用,可收补肾壮之效。”

 王嵩接过书册密笈及三粒神丹,内心欢喜不已,连连作揖道谢。全真道:“修练本法,任何一个女人被你上了之后,都会臣服于你,绝无任何怨言,而且于媾之中,还能取女人的元,增加你的能力,甚至可以让你延年益寿,返老还童。”

 王嵩道:“按这么说,我收了女人的元,那女人岂不是要尽人亡,这么恶的心法,我不要练。”

 全真听了哈哈大笑,道:“看不出你这小子这么有良心,还如此怜香惜玉,告诉你,本门心法最难得是可以让‮女男‬双修,你取对方元,也会将元灌输对方体内,让女方得到滋润,青春永驻,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这么神奇?”王嵩简直不敢相信的问道。全真道:“你练了,不就知道了吗?”就在王嵩感觉欣喜之时,那老道突然伸手按住他的天灵盖。

 在任督二脉汇处输入真气,王嵩顿时感觉一道清凉在经脉中过,就像雨后般神清气。便这样,一个在前缓行开路,气势逐落。一个在后,溶合收滚雪球般越发强盛。

 终于两股劲气相遇,在丹田集结,又下冲卵曩焦尾…这时候,王嵩只觉得全身轻飘飘地,便如腾云驾雾。

 忽然间身上冰凉,似乎潜入了碧海深处,与群鱼嬉戏…经此之后,王嵩再也不是平常之人,因为他已经发生了胎换骨的变化,别人一辈子都不能打通的奇经八脉和扩充经络。

 他短短半个多时辰就实现了,简直是不可思议。难怪那老道一眼就瞧出他气宇不凡,天生异禀。全真端视着王嵩,开口又说道:“凡要用此道术,必须两情相悦,若违伦常,恐遭其愆。

 初然试法,止许一次,不可过之,否则‮女男‬俱伤。若遇女子邂逅,浅尝即可,不可再次相为,只因此术又名“飞燕途”一旦女子痴,必纠难返。

 修炼此术,勿忘修心养,普施功德,切不可妄传他人,慎之!慎之!切记!切记!”王嵩一一谨记在心,起身叩谢。

 不多时,已近正午,王嵩先是吩咐膳堂备了一席素斋,把着酒壶,一杯又一杯的与道人再三称谢,那老道见王嵩真诚,亦再三代修炼秘法。

 王嵩甚是欣喜,购便一席道袍,道履一双,加上纹银三锭,以托盘托出,要敬谢那全真老道,全真一见笑道:“贫道云水修炼,衣草履足矣,施主与我作速收回。”

 王嵩道:“仙师在上,受弟子三拜,只因弟子拜求,言过重酬,莫非嫌微?”推辞之间,要老道务必收下。

 全真道:“贫道还有他处未竟,不便带在身上。不然,施主先替贫道收下,三年后,待贫道回山途中,再来拜领如何?”王嵩道:“就依仙师所言,暂由弟子与师寄下,敬请仙师务必再顾。”

 王嵩别了老道,带了密笈妙药,这才起身回家去,他母亲见了骂道:“这两夜在那里结,小小年纪,这等放肆了!

 昨冯姨父差人来请你,不知有甚正经话,我怕他知道你不回家,不长进,后来不把女儿与你了,只得说你在同学朋友家会文,不曾回来。你今还不快去哩!”

 王嵩道:“孩儿确是会文,晚了不得回家,只是不曾先禀母亲,是孩儿的不是。”母亲也就不言语了,正是:东天不养西天养,此处不留彼处留。节节灵通,描画处,真是颊上三毫。

 ***紧趁新晴天气好,莫教再错春光。编成曲两三行,笔赊还打草,墨剩更合芳。蓦地停思闲步步,几前炉内添香。举头忽见柳条长,风情难打叠,花事费商量。且说王嵩领了母亲的命,要去见冯姨父。

 只因夜里不曾睡,眼色模糊,怕姨父看出来,不好意思。走了几步,想道:“这时节已是申牌时分了,不好到冯姨父家去。且自回家,只说冯姨父不在家,不曾进去,明再去也不迟。”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