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10章 不噤抬起头
 小厮存儿眼尖,走近王嵩的身旁,王嵩回过神来,只与那存儿说句:“黄昏时节,你到我门首来。”就见远远一个同进学的朋友,只得走去拱拱手,一同走了去了。

 ***嫦娥新浴,夜夜能粧束,敛青镜,吐红烛。梅空唯辩白,竹衬才分绿,方妒小眉湾,又捻双弓蹴。

 冰破纤纤玉,香映罗衫,不管玉楼金屋,房凉似冰。桃箪愁眠独,唐突帘帷,觑得人偏瘦。且说存儿回到家里,卜氏问存儿:“刚才王秀才说了什么?可去伺候伺候王大爷?”存儿道:“早哩!王大爷吩咐我下午来。”

 卜氏道:“今夜可是来相会?”存儿道:“该是来哩,还该买些东西,只怕王大爷要吃些酒。”

 卜氏道:“我又不是娼,怎好陪他吃酒!”存儿笑道:“怎么?看他年纪小,酒酣耳热的好说话!吃酒何妨?”卜氏骂道:“小奴才,谁和你绕舌。”

 就取出五六钱一块银子,吩咐存儿:“只拣好吃的,买了几件苏州三白酒,不够你再来拿银子买,不要被他笑话。”存儿接了银子,一项项买齐了,才说了一声。

 就往王家门首来。王嵩已在那里等久了,问道:“你为何这时才来?你先领到后门瞧瞧去。”存儿就领着王嵩,在后门口看了一遍。

 王嵩道:“好!好!果是冷静去处,没人行走。你且回去,在后门等我,将及点灯时候,不消你来了,我竟到这所在来。”存儿应了,各自走去。

 存儿到家,把这话说与卜氏,直说得卜氏面红心热,想到小官人果真要来了,浑身都起了劲,连那下口儿都开始不自在。

 不多时,西沉,看看夜了,卜氏忙洗了个澡,就如接新郎般,小心装扮,连身上隐密处都抹了花油,只怕他不喜欢。整备妥当,摸出一块约一钱的银子,给了存儿打赏,吩咐存儿:“快快吃了夜饭,往后门侍候。”

 存儿欢喜的接了银子,应了自去。卜氏又叫瑞儿来,也摸出一块约一钱的银子,给了瑞儿,吩咐瑞儿:“我有个嫡亲小兄弟,今夜到咱家来玩,你可在此服侍,明不要对看门老儿说,若说了,打你个半死。”

 瑞儿接了银子,真格的喜出望外,忙应道:“谁和他说?”卜氏道:“小心服侍了我的小兄弟,还要赏你钱买衣裳!”

 卜氏吩咐了一会,看看那天已渐渐黑了,月也上了,心里好生焦燥,道:“小冤家,为何只管不来?”忽然存儿在前,又一个人在后,息息索索走进来了。

 卜氏羞得面通红,没躲闪处,只得立起身来,但见如花似玉,一个小秀才进得房来,见了卜氏,深深作了两个揖。立住了脚,带着笑脸儿说道:“乃天仙下降,绝代无双,小子王嵩何福,今得以亲近。”

 卜氏道:“好说,这位大爷,真个是潘安美貌,又闻得是个才子,还是我的造化,小女子闺名月娘,得蒙赐临,请坐。”王嵩见存儿立着,不肯就坐。

 卜氏吩咐道:“你俩个收拾酒去。”存儿、瑞儿轻诺一声,都出去了。王嵩从小就要搂女儿家,摸手摸脚的,此时已十四岁了,有什么不知道的。

 他见月娘夭夭娆娆,十分美貌,且不去坐,竟上前搂住了月娘的‮子身‬。月娘也不躲闪,道:“大爷小小年纪,恁得如此风?”便由他伸手去摸。

 存儿搬着肴馔和酒菜进来,看他们搂抱在一起,心里津津的,再也忍不住了,把‮子身‬倒退到房门口,叫一声道:“!酒菜拿在桌上了。

 只怕酒冷了,且同王大爷吃杯酒着。”存儿才跑了出去,随后瑞儿提着热水盆进来,伺候着他俩洗洗脚。月娘道:“瑞儿,在外房去睡,没事不要进来了。”瑞儿相当知趣。

 她先把炉火加旺些,才应了声出去,出去时还把门给扣上了。且说瑞儿刚才进房,就听着月娘那娇颤动的声音,又看到月娘与王嵩媚来眼去的拨着,早就拈酸动了火。出了房门,见那存儿立等着,两颊烫热,就扯着存儿的手,一同走到外房去了。

 月娘与王嵩正在情热当头,见瑞儿出去了,月娘只得与王嵩坐在一块儿,开始吃酒。王嵩移了移椅子,与月娘紧挨着身,一只手搂着月娘的肢,嗅着月娘身上扑鼻的女人香味,你一杯,我一盏的。

 正所谓酒逢佳人千杯少,酒酣情浓的,好不高兴,此时,月娘廉之心尚未完全消失,她假意的说:“王大官人,你看天色不早了,我家中还有事待理,对不住,奴家失礼了!”

 说罢,作势起身走。王嵩也算是个中老手,值此良机,焉能失去,当前拥抱着月娘的身躯,言道:“姐姐!别走!”月娘被搂抱着,心里是愿意的,并未推开。王嵩又道:“姐姐,自从见了你,想念至今!”月娘说道:“给人瞧见了不好。”

 王嵩道:“这里绣房暖的,你侬我侬,给谁知道?”那月娘早已动了火,又吃了几杯酒,酒力开始发生催情的效用,听了王嵩‮逗挑‬的话,脸通红,面带桃花,作风不住大胆起来,言语跟着变得非常骨,娇笑道:“你可破身不曾?”

 王嵩道:“小时节与那小姑娘家作过这事,这一向未曾近女,还要姐姐教导哩。”月娘看着这般标致人儿,长得172公分的身高,模样任是俊秀可爱,也等不得了,娇声说道:“你穿着衣服不便,炕上的不好,上有帐子遮着,我先替大爷了衣物,停会儿再,好么?”王嵩道:“极妙了。”

 两个手牵着手,走到边,不由分说,王嵩把衣物光。掀开帐子,先上了,月娘随即了绉纱袄儿及雪白纱裙,跟着也扒上去。王嵩见月娘上了,又将月娘一把抱个怀,一只手抚月娘的颈项,另一只手伸去‮摸抚‬月娘的‮躯娇‬。

 摸着,摸着,摸到两座凸起的小山峰,王嵩心里一阵颤抖,又隔着薄薄的衣衫,用手指触摸着头,月娘不住,伸手到王嵩间,握住王嵩的物。王嵩年轻,正值年少气盛,此时一物,已坚的翘起来。

 月娘的纤手用力一握,再上下套几下,那约有五寸长的具,又‮硬坚‬许多。王嵩俊秀的脸庞,出消魂的表情。

 不一会,从前端出透明的体,月娘毫不犹疑,用指端抠了一抠,把那透明的体在具上一阵涂抹,再上下套,由于有的润滑,月娘套起来,更加滑顺。王嵩俊秀的脸庞。

 此时已热的发烫,微闭的眼睛,神情极为享受。月娘将王嵩扶下躺在上,见王嵩模样俏丽。那‮硬坚‬高耸的具,赤红赤红的,委实将忍许久的情,一下给引爆了。想道:“空闺守了二年多,很久没见过男人这好东西了。”

 月娘情不自的低下头,用那小巧的舌尖,一口含住了王嵩的,又用那香头马眼,再轻轻的用那洁白的贝齿,叨住‮茎玉‬,一松一紧,稍为用力的含住具,一上一下,吐套,两只小手也不闲着,一面‮摸抚‬着王嵩膛,一面用手指捏着两粒头,来回起来。口里还不时发出“嗯!”的声。王嵩这时是快集,有说不出的舒畅,又看到月娘那花容月貌,那曲线玲珑的‮躯娇‬,又见那胭脂小嘴儿正含着自己那宝贝,上下摇晃着,发髻上的金钗银簪,花枝颤,又是好看,又是。不里,只觉背脊一阵酥软。

 那具,万马奔?,竟有东西要注出来,忍不住“呀!呀!”声连叫,月娘见状,改以玉手快速套。只听得“噗!噗!”几声,王嵩的了出来,白糊糊的,的月娘手都是。王嵩出了,魂魄飞了天,却浑身感到舒畅无比。

 也不待月娘是否愿意,翻身就把月娘在下面,双手搂抱住月娘纤细的肢,把头儿埋在月娘的粉上,像小娃儿般‮动扭‬着,一边说道:“姐姐真是救我的仙女,此番下凡来,莫非要与我再续前缘?”

 月娘被他一逗,不喜孜孜的笑起来,‮摸抚‬着王嵩的俊脸,一边说道:“小官人真是前世冤家,奴家见了你,怎样也不开身。”王嵩道:“姐姐是怎样想念我的?”月娘娇声说道:“你这俏嘴儿,坏死了,怎这样问人家!”

 王嵩见月娘娇柔模样,不忍心戏她,便接着说:“我看了你第一眼,便惊为天人,想我临清地方,竟有姐姐这般天香国,而佳人就近在咫尺,我王嵩竟浑然不觉。”

 月娘道:“奴家那里有公子说的好,只因命薄,嫁了丈夫只两年便死了,年纪轻轻的,无儿无女,举目无亲的,孤孤零零。”

 王嵩道:“姐姐放心,后我便常来走动,陪伴姐姐。”月娘听了王嵩这体贴窝心的话,不觉眼眶一酸,泪珠儿闪动,抱紧王嵩,哽咽的说:“姐姐疼你,姐姐甘心!”王嵩听月娘的语气不同,不抬起头,看到月娘梨花带泪的模样。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