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7章 得能面试
 动了一会儿,仍觉不过瘾,便拉过小蝶的头,只见她被得双目离,红半启,不断呻。王嵩吻了小蝶一下,把伸到小蝶的边,不住‮逗挑‬着。

 小蝶回过神来,抬起雪白的玉臂,用纤掌轻轻握着王嵩的具,轻启朱,含住了具前端的头,用舌尖不断头上的孔眼。

 王嵩猛觉具传来阵阵酸,按捺不住,双手扶住小蝶的头,挥动在小蝶口中不停。小蝶将口张成“o”型,卷起舌头包住

 王嵩的具被小蝶软绵绵的舌头包住,阵阵温热的感觉传来,不由得动得更大力,一下子把顶进小蝶口腔深处,顶在嗓子尖上,这下便把小蝶给顶得双眼反白,透不气来。伸手把具从口中拿出来。

 小蝶呻道:“小哥,这下可把我给累死了。”王嵩用指尖捏着小蝶发硬的头,笑嘻嘻道:“我哪会舍得累死你呢,舒服吗?”

 小蝶抛了个媚眼,拿起王嵩的具,用指尖刮了一下,放到小口上,轻道:“小内好,快给我…我要…”王嵩轻笑道:“要什么呀?”

 小蝶娇着道:“我里面好,快点儿给我吧,情哥哥,我要你的人家的…”王嵩笑分开小蝶‮腿双‬,扶正具对准口,用力向前一顶,“滋!”的一声,已把五寸长的具顶入小内,顶撞在小蝶子颈口,犹如撞在一堆棉花上,软软的,王嵩把具回退,再向前顶…

 王嵩一下一下地具,觉得小内层层的具夹住,每下都向大脑传递无尽的快,不由得得越来越快。“哦…”小蝶只觉小传来充实的感觉,足地呻起来。

 “哦…好舒服…不要停下来…再大力些…”抬起‮腿双‬紧着王嵩的,双手死命抓着王嵩肩膀,并把自己的进王嵩口中。

 了百多下,王嵩只觉越来越热,小内的像婴儿的小嘴一样啜着自己的具,加上早前小蝶时并没有,积聚了一肚子火没得发

 这时再也忍不住,猛觉会一麻,心知要爆发了,忙大力把具往小蝶小深处一顶,已然把整个头顶在子花蕊,具一阵颤,一股股出,全数向小蝶子

 小蝶被的一烫,也大叫一声:“哦…好烫…”户一阵动,子内产生一股力,像水机似的,把了进去。

 王嵩头被子啜着,觉得全身飘飘然,十分舒服。呻了一声,爬在小蝶身上,双手抚着一对玉,笑道:“小蝶,好厉害,你下面的小嘴会气!”小蝶着道:“真的?我也不清楚。”

 王嵩爬起身,出发软的具,用纸擦去从小出来的,扒开小看了几眼,没发现什么特别,于是把小蝶放在上,采用“69”式伏上小蝶身上,小蝶被王嵩的得心花大开。

 正在兴头上,仍未到达高,见王嵩伏在身上,只好用纤掌握着王嵩后半软的具含在口中,小丁香轻轻绕着头打着圈儿,指尖不时轻刮后面的丸,慢慢地,王嵩的具又再涨起来。

 小蝶心欢喜,摇动螓首,一进一出用力地着的具。另一边,下面的小受到王嵩不停的刺,早已一片滑,传来阵阵酥麻空虚的感觉。小蝶火热的‮躯娇‬如蛇般‮动扭‬着,口里呻着。

 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四肢紧着王嵩的‮体身‬,口中发出呻,娇声呼叫道:“噢…情哥哥,好哥哥…小里好,快把进来,不要再逗了…”说着,小内一阵颤,大股大股的水涌出,得王嵩一脸都是。王嵩的火也给重新动起来。

 站起身拉起小蝶,让她双手撑着书桌,背对自己翘起丰,双手扶着小蝶的纤具抵在小口,口中笑道:“小蝶,小吃不吗?哥再来给你喂个!”‮身下‬一顶,五寸长的大直直入小深处。

 “噢…”小内传来的充实感,令小蝶心神俱醉,头两侧的棱刮着道内的,引发全身阵阵酸麻,口中不断大声叫:“噢…再大力些,噢…好舒服,不要停…”

 小蝶卖力地‮动扭‬纤,配合王嵩具对小。王嵩听到小蝶的叫,身下的被又滑又紧的小包夹着,大为‮奋兴‬,更大力地在小着,笑道:“好…小蝶,哥的厉害吧?”

 抬掌用力拍打小蝶雪白的丰,把她的丰打得一片通红。小蝶似假还真地叫着,‮躯娇‬‮动扭‬得更厉害。王嵩望见她一双房不住晃,更加疯狂地挥动,小蝶叫得更大声了。

 王嵩起,低头看见小蝶丰股沟的‮花菊‬蕾对着自己,哪还客气,伸出右手拇指,用力入‮花菊‬蕾中。“呜…”小蝶猛觉‮花菊‬蕾传来一阵刺痛,叫一声:“哥!那里,不要嘛…好疼。”

 ‮动扭‬部要甩开王嵩的手指,但‮花菊‬蕾被手指着,虽则有些疼痛,但却令全身的神经更为感,是以前从未试过的另类快。小蝶脑中一片空白,终于失了方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

 只剩丰下意识地动着,‮花菊‬蕾内里的肌死命紧夹着王嵩的手指,口中啼叫一声:“我要丢了…好哥哥…好巴…大力地死我吧…”小内大股水涌出,沿着修长的‮腿双‬不停地到地上。

 王嵩的不停的在小蝶,已觉得快连连,手指被‮花菊‬蕾内里的肌一夹,只觉得脑中一阵发晕,心知想要,忙深一口气,稳住关,狂几下,“喔…”的大叫一声,关一松,把全数入小蝶户深处,只觉通体舒泰,只剩下气的份儿。

 “呜…”小蝶正在沉醉当中,舒畅感直冲脑门,再被一烫,浑身颤抖,‮腿双‬一蹬,心花大开,不同时大叫一声,终于达到高,无力地瘫在褥上。

 户口含着王嵩的具,白的,伴着水从道口出,滴在上。两人再温存片刻,小蝶嗔道:“你这坏东西,可想把我给死?我要出去了,了这么久,我爹娘可能要回家了。”王嵩调笑道:“我怎么会舍得死小心肝。

 终于尝到我的厉害啦。有时间我再过来,再的你舒升天,哈哈…”只是好景不常,王嵩与小蝶的好事不过才半年多,小蝶父母也不知何故,决意举家迁徙,不知是要搬去何方。

 临行的时候,小蝶看着王嵩,两行泪水个不停,王嵩也是难过的好一阵子,心里头一直郁闷寡。王嵩与小蝶这对小鸳鸯,就这样活生生给拆散了。***

 邻家的小蝶搬走以后,王嵩确实落寞了好一阵子,他只好寄情于诗书,朝也读,夜也读,又读了一年,转眼已是十四岁了。

 做的文章,不但先生称赞,连别人见了,也人人道好,个个称奇。适值提学道按临东昌府,先打从州县考起,临清州官出了告示考童生。一般学子纳卷保结,直到这五鼓,已冠未冠的约有千人,齐赴试场。

 点名领卷时,州官见王嵩只有十三四岁光景,问道:“你这小童生,也来捱挤做什么!”王嵩道:“童生小,文章不小。”州官大惊,便道:“口说无凭,你立在我身边,待我点名散卷完了,便要面试。”

 王嵩不慌不忙,答应了一声,立在州官案桌边。不多时,点完了名,散完了卷,州官吩咐各去‮坐静‬听题。登时出了个题目,都去作了。王嵩立着不见州官发放,知他事忙忘了,走向案桌前,跪下禀道:“求老爷面试。”

 州官笑道:“我一时倒忘了,你小小年纪敢要求面试,也罢!我另出一题,你在我桌边先作一篇。若好,我当另眼看你。若不通,先打发你出去。”

 州官沉了一沉,道:“求面试,求面试,我就出“如不可求”你去作来。”王嵩不慌不忙,伸纸和墨,顷刻成篇,递上与州官看。

 州官展开一看,只见字面端秀,已自欢喜了。看了题,起句道:“夫求则未有一可者也,何况求富乎?”州官提起笔来密密圈了。又看到中间,更加警妙,句道:“天下贪夫百倍于廉士,而贫人百倍于富人。”

 州官拍案叫绝道:“世间有这般奇才,小小年纪,出想灵快,一至于此。只怕你是记诵而来,偶合此题。

 你再把本试题去作,若果与此作一般样好,定然首取。”因问:“几岁了?”王嵩道:“童生名虽十四岁,不得年力,还只是十三岁。”州官道:“神童二字,可以相赠。”

 王嵩一面同人作了二篇,午后先上堂卷,州官看了,越加称赞。及至出案,竟是第一。因年小才高,得能面试,府考时,州官在场中散卷散完了,带了案首小童生王嵩,上前禀道:“知州取得一名神童,求老大人面试。”太守看了一看,问了年纪。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