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鸳鸯谱 下章
第1章 皮朒颜栬
 情,人之本。,人之。自古即为人伦五常之现象,吾人立处人间世界,自当难免情之思萦挂念,畅郁抑。美男子,伟丈夫,世间难有!有者,群芳斗,相互争宠。美娘子,俏姑娘,世间难有!

 有者,群英追逐,互别苗头。何必与人斗?殊不知,到头来只能分享!何必与人追逐?殊不知,到头来只能闻香!为美男子,伟丈夫者,应认真对待,切勿游走玩。为美娘子,俏姑娘者,应洁身自爱,切勿水性杨花。

 天生躯体,各自有别,切莫以之为本,游戏人间。天生运命,各自有别,切莫以之为念,踌躇不前。美者,有何可喜?丑者,又有何悲?本文之目的。

 在描述‮女男‬愉之情景,提供‮女男‬爱之技巧,以协助看倌学习闺房之‮趣情‬,为情望,获得满意之疏解。原则上,不,避免误导乖张偏颇之两观念。再者,美人图,乃美人之型像也。

 在女子而言,有十美:1。容貌6。言语2。身材7。发3。肌肤8。仪态4。体味9。服饰5。器10。‮趣情‬世间难有十全十美,但吾人皆向往之。若为美人,应当尽力修养之。四五即可,六七尚佳,八九甚幸!本文大纲,取自“巫梦缘”

 顺便一提。又本文原名“美人图”因另有他文同名,故改为“鸳鸯谱”***晴丝漾碧东风袅,九十风光易老。

 何处闲花闲草,耽搁人多少。娱忽复生烦恼,恰遇落红啼鸟。刚把新愁却扫,又是愁来了。(桃源忆故人)…

 这一首词,道尽人间‮女男‬之心事,只因鸳鸯戏水,恼人,徒令人眠不得,坐不得,也只为春风一吹,人人骨子里,就是无情的也动情,更何况是多才情种、俏丽娇娘。

 为此多少才子佳人,不论是临亭伫立或是深闺独处,总是伤悲秋,叹那春风秋,使她骨酥神颤,叹那风韵事,使他夜神驰。且说明朝成化年间,在山东东昌府,临清地方,设立了港,天下客商聚集于此,易繁荣,是一个大码头。

 举凡官船、粮船、货船到这所在,必定停泊几。故在此地开行开店的,因生意兴隆,都做了大户人家。

 南北游学赴考的、来来往往,本地读书人也因缘际会,文风颇盛。原有新旧两城,旧城读书的多,客商较少,倒觉得清静些。新城三街四巷,都是富商大贾住着,十分奢华。

 偶然有读书的,却又而好学,每届科考都有中举中进士的,好不风光。有个丁字巷的王秀才,名唤文人,生得仪表非凡,娶了房李氏,说不尽她的美貌端庄,唯独少了一些绣褟风情。

 王文人因爱她得紧,常常对她说道:“我看天下妇人,都只羡娘子一般标致,假若多点风情,则神仙生活,不过如此。”李氏感于相公之多情,加上王文人温柔指引,每番的云雨调戏,确实也能舒畅尽

 因此对于王文人不时之求,必也相应承,夫俩为此恩爱异常。又因朝戏夜,王文人体质本就文弱,又不善调养,竟成了怯症。做了三年亲,才生了个儿子,因为这年是辰年,名唤做辰哥。

 长成三岁,王文人怯症再发,重一,李氏烧香拜佛,寻医服药的,依然不见起。到了腊月廿五复病大发,廿八就呜呼哀哉死了。李氏守着儿子,苦苦的度

 况且夫家父母双亡,又无兄弟姐妹,在东昌府一带,只有娘家一个表妹子,嫁在天桥冯家,是万金的财主。表妹子时常送银子过来,照管姐姐一家。表妹夫是个廪膳秀才,唤作冯士圭。平也与王文人会文吃酒,极说得来,因此,也任娘子周济那孤孀寡姐。

 就是王文人死的那一年,八月中秋,冯家生个女儿,名桂儿,又名桂仙,蟾官摘桂的意思。

 而李氏守节,对于‮女男‬之情,虽有无尽相思,但念及夫君及襁褓之幼儿,具是冰霜坚贞,对那些‮逗挑‬唆的登徒子,更是不假词,久而人人闻之,莫不敬重。

 不觉过了三年,辰哥已是六岁,送与一启蒙师施先生,教他读些三字经、神童诗之类的,他只消教一遍,就琅琅上口了。学名唤作王嵩,施先生见他聪明,与众不同。

 就替他再取个表字,唤作高山。朝去晚回,不消两个月,三字经、神童诗就读了。先生一,出一个两字对,命他对,道:“举人”王嵩应声对道:“进士”先生道:“飞禽”王嵩应声道:“走兽”先生十分欢喜,来对他母亲说了。

 李氏闻之,甚感欣慰,也感谢先生的教导。及后,先生迳将大学、中庸与他读,开始每两行,增到每四行,再又五行,只要背过了,就不会忘。

 先生一,又出了一五字对,命他对,道是:“只有天在上”王嵩应声对道:“更无山与齐”先生惊问道:“古诗原有这两句,你小小年纪,如何得知?”王嵩道:“我只觉有先生上句,就有我的下句,连我也不知道。”先生道:“这等看起来。

 你前世必定学诗书,再来投胎的,再读几年,必然是个神童。”从此不时选几句深刻的古文教他,王嵩学了也都明白。一连读了三年,“四书”读完了,又读些诗词。

 这年九岁,先生领导他作破题。不消两月,竟有好破题作出来,又教导他作承题,越发容易,一学就会,有时还能举一反三。先生见此,不感道:“我虽是秀才,却已老了。”

 就去见他母亲道:“令郎十分聪明,必成大器,明年须送与会作文章的先生教去,我学过时了,不可误了令郎大事。”

 李氏道:“先生说那里话,小儿还是蒙童,求先生再教他几年,且待他十二三岁,再作去处,只是束修微细,明年再添加些便是。”

 先生道:“学生我此来,并非为了束修多少,只因令郎真格的聪明,是个难得的大器。我是怕过时的学究,误他大事。既承王夫人美意,学生我领命便是。

 只是令郎聪明,又肯读书,可在大寺里读书的去处,购买一部南方刻的小题文字,待学生我选挑出,一面与他教读,或者可助他进学业。”李氏听了欢喜不已。

 就在头上取一小金簪子,递与施先生,道:“求先生在书店里抵他一部,说定了多少价钱,过几去取赎。”正是:赎金购书读,读书购金易。

 施先生接了金簪,道:“如命。”即时辞了自去,果然取了一部小题文章,把与王嵩读,又选与王嵩听。

 ***倏忽光又过了三年,王嵩已是十三岁,长得是眉清目秀,甚讨人喜欢,由于天资聪,加上施先生细心调教,竟开手作文字了。不但“四书”

 “五经”读得烂,选得明透,连韩柳欧苏的古文,也渐渐看了好些了,此时王嵩窍门大开,夜间在家里。

 毕竟读到一更才睡,但有个毛病,小小年纪,见了小丫头们,他便手舞足蹈,很会淘侃说笑。原因无他,只因王嵩下面那物,比起同年男生还要壮!

 王嵩是闲不住的人,闲暇时脑子尽是坏思想,每当街上游玩,或看到左邻右舍的女生,他就忘了礼教,暗地留意着她们,比较着哪个脸蛋最俏,哪个肌肤最白,哪个身材最好,哪个脯最大,哪个股最圆?

 那些女生已经注意到王嵩带钩子的目光了,有的将头转向别处,有的装作不知,有的白了他一眼,更有的停下来,给他看个够。

 有一,邻舍金家,一个十二岁的闺女,唤作小蝶,生得俏丽,也有些知觉了。被这王嵩甜言语,哄到自己读书的小房里,扯掉了子,只是都不曾破身。有一曲“桂枝儿”王嵩还一边如此唱道:

 小学生把小女儿低低的叫,你有,我有,恰好相,难道年纪小,就没有红鸾照,姐姐,你还不知道,知道了定难熬。做一对不结发的夫,也团圆到老。

 只见小蝶斜倚在桌边上,王嵩上前,把一条粉红色的绸,从间褪下一半,出一个白部,王嵩在她侧面,刚好看的清楚,他看小蝶圆圆两瓣股,生的那么光滑圆润,皮的颜色,又细白的如粉雪捏一般。  m.IwuXs.Com
上章 鸳鸯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