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罂粟 下章
第21章
 望归轻轻的呻了一声,苏树文吁了口气,放下杯子,刚想解开望归被捆的双手然后去拿药来,突然想到了望归刚刚‮杀自‬的行为,于是决定还是暂时捆着他,又撕了一条单,捏开望归的嘴,把布条进他嘴里让他咬住,又把布条的两端在望归脑后系了个死扣,让望归醒过来不可能再去咬自己的舌头。

 做完这一切苏树文才拉过被子盖住望归的‮体身‬,自己去拿药了。***望归呆呆的躺在上,看着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又一次试着想抬起手臂,可是没有做到。

 上午苏树文替他清理好伤口穿好衣服之后,虽然解开了他的双手,却给他注了一剂肌松弛剂,以至于他只能这样老老实实的躺在上,任由那布条勒在嘴里,苏树文怕他清醒以后又再‮杀自‬,所以没把布条解开。

 门开了,苏树文走进来,站在边看了看望归“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我们就回家。”望归扭过头,不想看他,什么“回家”?那哪里能叫做“家”?!苏树文见他扭头,伸手抓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搬过来强迫他看着自己“我在对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望归皱眉,想要甩开他的手,苏树文察觉了他的反抗,把手抓的更紧“不许动!你给我乖乖听话!不然你还想怎么样?还想跟那个许瑞跑?我告诉你你趁早死了这个心,你如果再敢有跟许瑞在一起的念头,我告诉你,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我会让你亲眼见到他的尸体!我说到做到!”说完狠狠的捏了捏望归的下巴后才放开手。

 望归被他捏的很疼,但却更明白他所说的话并不是简单的威胁,一他现在的疯狂,只怕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了。

 “你不用这么瞪着我,我不会改变主意的,”苏树文冷冷的说完,就伸手解开了望归嘴上布条“吃饭吧。还有,我顺便补充一句,如果你死了,我会考虑让许瑞陪你的。”言下之意他最好不用想要‮杀自‬,如果真是那样,他一样不会放过许瑞。

 望归也只能狠狠的瞪他一眼以泻心头之气。这样的一瞪换来了苏树文劈脸一个耳光“不许再用这种眼神看我!”

 伸手抓住望归的头发,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我要的眼神,就像你曾经给过柳伟的一样,我要的,是爱人的眼神,你懂不懂?”“我懂,不过我不会给你的,因为你不是我的爱人。”望归视着苏树文的眼睛,冷冷的说。

 “我是!我必须是!你会慢慢学会的!现在吃饭!”说完并不松开望归的头发,另一只手端过一碗汤凑到望归嘴边“快喝!”望归在他手下艰难的扭过头,不肯张口。

 “你给我喝!”苏树文放开望归的头发,转而捏住他的下鄂,迫使他张开嘴,便拿着汤向他嘴里灌,望归拼命的扭头要挣脱他的手,汤撒了一身。

 “你到底在别扭些什么?!”苏树文把碗向地上一摔,瓷碗顿时摔得粉碎。望归终于挣脱开他的手“我不吃你的东西!如果你一定要把我留在你身边,你关我一天,我就一天不吃你的东西!”

 “那好,”苏树文擦擦手上洒上的汤汁“我就是要关你一辈子,你不可能一辈子不吃饭,你坚持的下场很可能就是饿死,对吧?你好像忘了我刚刚跟你说过的话,你如果死,我会让许瑞陪你。”

 “不行!”望归失控的大叫“你不能!我和他只是朋友,并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许你牵扯到他!我不许你伤害他!”

 “你不许?!你凭什么不许?!”苏树文气的手直发抖“你什么人都可以关心,什么人都可以去爱,那个姓柳的毒贩子也好,许瑞也罢,你全部都能把他们放在心上,为什么唯独是我?唯独是我就不能?!我爱你妈妈爱了那么多年,我养大了你,为什么你们‮子母‬对我都是一样的绝情?!”

 “不是我们对你绝情,而是感情这种事,根本就不是可以勉强的,当年的妈妈是这样,今天被你当作替身的我,更是这样…你醒醒吧!放了我,放过阿瑞!”

 “够了!”再次听到许瑞的名字,苏树文想起了望归身上那些瘀痕,脑海中立时幻想出两人在一起亲亲我我的样子,一把怒火再次在中烧了起来“以前是心的‘柳伟’,现在是口的‘许瑞’!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当成把我养大的爸爸啊,你为什么就不能清醒一些呢…”望归绝望的哭道。“我不要当什么爸爸!当年我也曾问过她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就是三个字…‘好朋友’…你们‮子母‬的绝情可真是一样!现在…”伸手抓住望归的双肩“我要你现在发誓,再不去想柳伟,再也不提许瑞,从此以后你的心里只有我!你说!”

 望归轻轻‮头摇‬“我不说。”声音很低却坚定无比。苏树文挥手就是一拳,望归在‮物药‬的作用下无力反抗也无力闪避,顿时被他打的摔在地上。

 “好,你不肯说,我教你说。”说着慢慢的间的皮带,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望归看着他的动作,明白了他的意图,挣扎着想爬起身,却又被苏树文一脚踹倒在地。

 苏树文扑到他身上,开始撕扯他的衣服“我现在就教你说!”望归用仅剩的力气挣扎“不要我!不要再我了…我不会和你回去!我和阿瑞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耳光劈头盖脸的打过来“你还敢叫那个名字!你还骗我!”

 不知挨了多少下,望归觉得脸已经由‮辣火‬辣的痛变为麻木,再也说不出话来。但‮体身‬还是竭尽全力扑腾挣扎,不要再一次被‮暴强‬,今天就是死在这里也决不能再受他的侮辱!

 已经愤怒的几乎失去理智的苏树文的拳头巴掌不停落在望归身上,想让望归屈服,而望归却用手和牙不停的撕打咬他,虽然没什么力气,但经他这一反抗挣扎,过了好久苏树文也没能顺利的撕开他的衣服,而自己的胳膊上反而被望归狠狠咬了一口。

 苏树文眼中的怒火更因此而熊熊燃烧,却松开望归站了起来。望归刚要口气,身上却突然被猛了一记,挨打的地方立刻火烧火燎般疼起来。疼痛中抬头看苏树文,原来苏树文已经下自己的带当成鞭子打向望归。

 望归疼的在地上翻滚着躲避,坚实的皮带却如同暴雨般向他袭来,紧密的打像一张密实的大网,把望归罩在里面,打的他连躲闪的机会也没有。

 望归躲闪不开,只好伸手护住自己的头。然而脸上还是被到了,皮带先是在他左颊上狠狠的了一道,继而擦过了他的右眼,眼前立刻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见了。

 望归捂住被打的眼睛,痛的在地上缩成一团。而苏树文仍然不停打,望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挨了多少下,直到最后连翻滚的力气也没有,如同死了般躺着。苏树文狠狠的扔下皮带“我看你还敢不听话!”说着就来撕望归的衣服。望归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别…求你…我听话,我听你的话,我不再想柳伟了,也不会再提许瑞了,我以后都会乖乖的呆在你身边,求求你别…我好痛…真的好痛…”

 苏树文听了他的话,惊喜不已“你真的听话?”望归点点头“我听话,我好痛…”苏树文见他顺从,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来,把手拿开,让我看看。”说着扒开望归捂住眼睛的手,见到望归的右眼被自己的皮带的已经肿的很高,不停的着眼泪“我抱你到上去…”

 轻轻将伤痕累累的望归抱到上平躺“你为什么就不能一开始就乖乖的听话,那样的话…我又怎么会忍心这样待你…”叹了口气“等一下,我去那个冰袋给你冰敷一下。”说完出门了。望归在他关上房门的一瞬间,挣扎着从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窗边,推开窗子,发现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是在四楼,望归笑笑,还以为是在高层建筑当中,原来只有四层楼,不过四层楼…如果不出意外的滑…也是会摔死的吧…

 于是当苏树文匆忙的拿着冰袋返回房间时,正看着望归摇摇坠的身影站在了窗台上。“望归!你干什么?!下来!”

 听到苏树文的叫声,望归没有在犹豫,最后抬头看了一下星空,深了一口空气,便纵身跳了下去。苏树文扑到窗边想抓住他,却抓了个空,只见到望归的身影犹如一道流星,在夜空中滑过之后便快速的坠落下去…

 “砰”的一声,望归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重重的落地了,顿时浑身上下都传来阵阵剧痛,在这样的剧痛中他的意识逐渐的失去,就在黑暗降临的一刻,他听到有人轻轻叫他:“望归…”

 好熟悉的声音…好想念的声音…望归咬着呀挥去了眼前的黑暗,阿伟…柳伟的脸,离自己是那样的近,近的就要贴上他的脸…

 “阿伟…太好了,原来…你一直在天上等我对不对…不…没关系,即使是在地狱等我也没关系…看,我来了…来找你了…”

 望归欣喜的对眼前的柳伟说,可是好奇怪,为什么死了,身上却还是有如此的剧痛?而且痛的越来越厉害?“阿伟…”望归还想说话,却觉得喉头一甜“啊”的吐出一口血,吐在了眼前的柳伟前。好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趴在柳伟身上?“望归!”柳伟见他吐血,大惊失“望归!”

 “阿伟…我…”“别说话了!”柳伟轻轻的扶着望归的‮子身‬“望归,你看着我,好好的看着我!我没死,你也没死!

 我们都没有死…你看清楚没有?傻瓜,你为什么要跳楼?你看,要不是我及时接住了你,我们就真的生死两隔了…”

 将自己的‮体身‬轻轻从望归身下出来,柳伟发现因为刚才事发突然,自己接的不准,望归的右半边‮体身‬还是摔在了地上,望归吐血,只怕是摔断了肋骨,断骨刺伤了内脏。

 “望归,你忍忍,我这就送你去医院!你听着,你一定要坚持住,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从今以后,就要在一起了!”

 望归一时忘了身上的疼痛,整个人如坠云里雾里,阿伟没有死?是他在最后时刻救了自己?明白了这些之后,望归紧紧抓住眼前的柳伟的手“阿伟!”

 忍不住喜极而泣“阿伟!你活着…我,也活着…”柳伟忍着眼泪点点头“所以你要活下去!”说完拿出‮机手‬很快的播了救护车的电话“别怕,再忍一下,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望归…”  m.IWuXS.Com
上章 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