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罂粟 下章
第10章
 透过玻璃,他看到柳伟进了另一辆车,接着,车就发动了。一路上,旁边的男人不时的用手指用力进望归的手腕与捆住他双手的绳子之间,看看绳子是不是松了,当他第四次这样做的时候,望归终于忍不住了“喂,你没必要这样小心翼翼吧?”

 “当然有必要,”男人冷冷的回答他“你以为我们找了你多长时间?”“我就真的这么要紧?”“是的,不用以为你可以活下去。”“喂!”另一个男人打断了他“你和他说这么多有什么用?”

 他认真的看着望归“我不知道你对我们大少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只知道大少爷是真的喜欢上了你,他以前从来不曾做过这么多出格的事情,如果你是真的为了我们大少爷好,你就乖乖的听我们老大安排。”

 “如果他的安排是让我死呢?”“那你也要听,而且,他的安排只能是让你死。”“我死了对柳伟有什么好处?”

 “他就没有弱点了。”这句话望归无法否认,是的,他真的已经成了柳伟的弱点,但是,这就是他要付出生命的理由,为什么他们那个老大就不能让他们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平静的生活呢?为什么一定要对他们苦苦相

 …他们的速度很快,在第四天就到达了那个改变望归一生命运的丛林基地。车子在黄昏的落的余辉中开进了基地。没有见到柳伟,望归被两个男人单独带进了一间屋子,昏暗的房间中,一个男人坐在桌子后的椅子上,另外四五个男人站在他两旁。

 望归知道,这就是大毒枭柳思东。只是他没有想到,当他看清了柳思东,与柳思东对视时,他的感觉,很奇怪的,并没有预想中的恨意与厌恶,到底是什么感觉,他说不清。

 其实柳思东并非他想象中的凶神恶煞的模样,他的样子儒雅的很,四十多岁的年纪,让望归觉得也许长袍马褂更适合他一些,而并不是他现在穿在身上的西装。

 “柳望归?”柳思东站起身,走到望归面前,看了他很久,那样疑惑,那样深邃的眼神让望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你很漂亮。”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柳思东绕到望归身后,开始给他解开捆住他双手的绳子。

 当绳子终于解开时,望归的双臂已经没有了感觉,无论怎么样,他也被捆了整整四天三夜,但他仍然能感觉到,柳思东拿起了他的一只手“淤血很厉害,现在是不是没有感觉了?”

 望归没有说话,他这根本就是废话!“不说话?那就是在心里骂我了?”柳思东笑笑,放开望归的手“过一会血就会开始动了,你会很难受,不过,我想还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所以,我们现在开始我们的谈话,如果你的手很不舒服的话,请告诉我一声。”说完话他坐回椅子中“是不是想知道我要把你怎么样?”

 “我已经知道了。”“已经知道了?那你说说,你是怎么理解的?”“哪有什么好理解的?不就是杀了我吗?”

 “你…是这样理解的?那你的想法呢?我的意思是说,你爱阿伟吗?”望归没有马上回答,爱他吗?是的,他爱他,只是,这段爱恋,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是错误的,感到手臂上的血动开始加快,酸痛的感觉一阵比一阵紧,他突然抬头对柳思东说:“我的手臂很痛。”

 柳思东沉默了一会,随即笑了笑“很好,你很会利用我给你的权利来逃避我的问题,那好,你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我的理解告诉你,如果你不爱他,你倒会好受一点,因为,天下再没有比相爱更让人痛苦的事。”

 望归浑身一颤,为什么,为什么要向他点出如此残酷的事实?是的,也许对别人而言,相爱是那么美好,但是对于他和柳伟,这决决对对是一件痛苦的事。

 “你想一想你们彼此的立场与‮份身‬,你和他在一起,添加的只是你们彼此的痛苦,如果你们没有相爱,你们到可以轻易的割舍而不会痛苦,偏偏的,我能够看出来,他爱上你了,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而你呢?也许一开始你是恨他的,不过,我没想错的话,现在的你,已经是他的了,整个灵魂,整颗心…”

 柳思东的声音忽然冰冷起来“这就注定了你们是一个悲剧!”“我知道!”望归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柳思东“我知道我们是一个悲剧,不过,我没有后悔,我想他也不会有,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不过,你到底养育了他那么多年,请不要伤害他。”

 “这件事情不是你说了算!你已经自身难保了,不用再费心替他求情了!”“正是因为我反正是没救了,我更不能让他因为我被牵连!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句话你说对了,你放心好了,他无论如何是我的干儿子,我不会杀他的,而且,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不但活下来,还可以得回失去的地位和权力,只要他亲手杀了你。”

 望归愣了一下“你这样太难为他了,我可以…”柳思东不假思索的打断了他的话:“你不可以自己了断!由他来,必须由他来!这是我给他的机会。给他两条路,第一,他杀了你,得回他失去的一切,第二,你们两个一起死。”说完他打了一个响指。两个手下把柳伟带了进来。

 虽然只有四天没有见面,但望归在这里见到他,真的就有了恍若隔世的感觉,这是最后一面了吧?“望归…你还好吧?”

 柳伟的问话说得很轻很轻,望归的泪水就在听到他的声音的一刹那不争气的了下来“我很好…很好…阿伟,我…”

 “阿伟!”柳思东打断了望归的话“该怎么做我已经都告诉你了,你也想好了吧?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说完他挥了挥手,一个下属走上来将一个铜制的托盘放到了桌子上之后恭恭敬敬的退下了,盘子中赫然放着一柄闪着寒光匕首和一把手“你选吧,随便选一样,用它来结束你这一段不应该有的孽缘!”

 柳伟没有动,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望归,似乎是想用自己的双眼将望归整个人都进自己的体内,看着柳伟深情而又决然的目光,望归笑了笑“阿伟,就照他说的做吧,这是我欠你的…你只要答应我,下辈子,不管在哪里,你都要来找我…不可以去找别人。”

 柳伟点点头“好,我答应,不管在哪里,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会找到你,爱上你,好好的对待你,不会…不会再像这辈子一样的让你受伤了…”说完柳伟没有再停顿,从托盘中取出了匕首。走道望归面前“望归,对不起…请别怪我狠心…”一把将望归紧紧的搂在怀里,柳伟吻上他的眼睛“闭上眼睛,什么也别看了…”

 望归听话的闭上了双眼,这样很好,这样被他拥着,被他吻着的死去,原以为马上就要刺到自己身上的匕首却迟迟没有刺下来,柳伟紧搂着他的手却是松开了。疑惑的挣开眼睛,望归“啊!”的叫了一声,不要!不要!谁来告诉他他看到的不是真的?!为什么?为什么那把本应该进自己膛的匕首,此刻却是没进了柳伟的口?!望归的惊叫使得站在柳伟身后等待结果的柳思东疾步走了过来“阿伟?!”

 “干爹…”柳伟撑着自己已经摇摇坠的‮体身‬“我死,可以吗?我这辈子只求你一次,用我的命求你…放了他…”柳伟倒下的那一瞬间,望归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依依不舍与爱恋…

 ***望归用力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痛告诉他,这一切,不是他在做梦,不是他因为失去柳伟而产生的幻觉。

 只是这一切,来的太诡异,让他无法相信…那天,柳思东竟然真的放了他,并在让手下送他走之前对他说:“好好活下去吧,别辜负了他的一条命。”

 只是当他终于回到部队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军事法庭的审判。清楚的记得他们对他的指控,说他与柳伟发生了关系,倒戈相向,杀死战友,竟然还回来想替柳伟做卧底。这一系列的罪名陈列完毕之后,更让望归惊讶的是,他们居然还有认证物证。

 本来料定他们拿不出什么有力证据的望归,却在见到那证人的时候目瞪口呆,许瑞,怎么会是他?他们应该还被关在那个丛林基地中,本来望归想到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汇报其他战友的情况,好让人组织去营救他们,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许瑞作为控告他的人证。

 许瑞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一眼,但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刻进望归的心里,刻的他的心鲜血淋漓。

 “我们被抓住后,那个柳伟看上了他,就把他带走了,后来我们从给我们送饭的看守嘴里套话,才知道他已经和那个柳伟好上了,我们想他的年纪那么小,又是第一次出任务,一定是因为害怕挨打或者被杀什么的才任由那个狼胡来,可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被带出去,看见他就站在柳伟身边,柳伟对他说,想让他相信他是真的投靠他了,就亲手杀了我们这些人表示忠诚,我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从柳伟手中接过了,向我们开…大概是因为心虚害怕吧,他并没有打中我的心脏,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当成死尸仍在密林深处等着喂狼了,我身边就是其他战友的尸体,他们已经死了…我连滚带爬的挣扎着在林子中走,本来以为也会就这么死了,只是没想到在林子中与到了一支似乎是什么热带植物的考察队,才拣了一条命。”

 就是这样一份证词,将望归彻底的打进了地狱,为什么?为什么阿瑞?为什么你要这样说?!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的,哪里有什么背叛?哪里有什么亲手开杀死战友?我们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明明又这么多的话要问许瑞,可望归当时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而接下来的那个证人,对他就更加不利了。

 当看到‮察警‬将那个男人押上法庭的时候,望归感到他全身的血都东成了冰,是他,他记得他,柳强的手下,那晚‮暴强‬他的男人中的一个!在法庭上他是另一个可以指控望归的证人。据说他是在一次贩毒时被抓获。

 望归记得,当时那男人在证人席上看了他一眼,还对他笑了笑,就对法官说:“我认得他啊,一个没骨子,的狠的小家伙,他不只陪我们大少爷柳伟上过,我们基地中的很多兄弟都和他睡过,我也是,如果你们要证据,我记得很清楚,他右腿的‮腿大‬内侧,有一颗绿豆大小的朱砂痣,感的狠呐,他亲手开打死了另外几个被我们抓住的缉毒兵,我亲眼见到的,我还知道,我们大少爷确实是叫他回来做卧底的。”  M.IwUXs.COM
上章 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