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罂粟 下章
第5章
 不顾望归的挣扎,柳未开始上下其手起来。“你放开我!刚一滚回来就像一个没吃的饿汉一样,你是只用你的下半身思考吗?”望归用力挣扎着,只是力气根本比不上柳伟。

 “对!我就一个饿汉!你知不知道,离开你的这几天,我想你,我有多想你…我都没有和别人做!这样你总该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了吧?我可是为了你才…”

 “得了得了!”望归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别说什么因为我你才这么多天的鬼话!我恨你!你离我越远越好!”“你还真是绝情呢…”一把将望归横抱在怀“我告诉你,我并不是一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但是,现在的我,只有那里能思考了!”说着就抱着望归往的方向走去。

 “不行!不行!你放开我!王八蛋…”望归一边‮动扭‬‮体身‬,一边踢着双脚“放我下去…”

 “我好不容易抓住了你,是绝对不会放你下去的!我们有什么话,还是到了上再说吧!”将望归轻柔的放在上“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发烧?手臂还痛不痛?”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了!我会发烧,我手臂会痛,还不都是因为你!”“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

 柳伟敷衍的说着,就开始解望归睡衣的衣扣“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不!”望归死死抓住衣领“够了!我绝不会再让你玩我了!”

 “不是玩你,是爱你!”“我没见过这样爱的!而且我也不用你来爱我!让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讨厌你,我恨你,你所给与我的,除了侮辱,还是侮辱!”

 “你这样说,就是太不了解我的用心了…”强制的用一只手住望归的两只手,另一手就将望归的衣服撕开了“上一次我之所以那样对你,其实你自己也要负一定责任的,你辜负我的用心了…”

 当子也没保住时,望归也只得认命了,没有用,在柳伟面前,自己根本就像是一个手无缚之力的人,以前学校所学,在他面前根本没用,自己怎么会这样无能?!

 “终于认清形势了?”柳伟满意的笑着“乖乖的,我保证不让你痛苦…小别胜新婚嘛…”好笑的发现自己这最后一句话的效果就是,好长一段时间之内,自己只能看到望归的白眼了(有一点佩服小受,白眼能翻这么长时间!)。

 …自己难道对于这样囚的生活已经麻痹了?为什么,没有开始时那样痛苦了?难道自己的棱角,已经被那个混蛋磨掉了?“不!决不是!”望归坚定的摇‮头摇‬“我才没有妥协!没有屈服!王八蛋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的!”“又在一个人自言自语些什么?”柳伟从望归身后搂住他“算了,估计又是骂我的话,不知道也罢!”

 “算你聪明!”望归冷冷的从他怀中挣扎出来“我说过很多次了,别有事没事的抱住我!”

 算算柳伟回来也有一个星期了,天哪,这一个礼拜简直比一年还要长!这个求不的家伙,每天每天就只会着他想他索求,昨天,竟然还送了他一个紫水晶挂坠的项链(这是小雪雪一直想要的东西!),淡淡的紫水晶,衬着白金的项链,真的好美,正当他被这样纯洁的美震惊的时候,柳伟说出的话却让他一点气氛都没有了:“情人节快乐哦!”接下来的事就更没气氛了,对于这样的“礼物”自己看着再怎么喜欢…他当然很喜欢…也是绝不可以要的,要了就等于出卖了自己!现在自己的‮体身‬虽然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任这个混蛋为所为,但是,除了体,他的灵魂他的心,仍然是他自己的,但是收了这个什么狗的“情人节礼物”他就什么都完蛋了!

 但柳伟的回答更绝“不收吗?那我就把你四个同伴杀掉好了!”这个王八蛋!就只会用这一招来威胁他!更该死的自己,在这一招面前,永远都只能妥协!

 现在,对于柳伟的搂抱也只能做暂时的挣扎,很快的,柳伟又抱住了他,吻上了他的脖颈,顺着那项链一直吻了下去…“我明天要出去办事,这次时间也不会太长,大概一星期就可以回来了,我不在家,你可要乖…”

 话还没说完,柳伟就被望归一脸期待的神情得快疯掉了“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就这么讨厌我?”

 “答对了!你不用急着回来,我会过的很好的!”说不定,这期间我就会想出办法和同伴一起逃出去,或者,会有战友来就我们出去,望归在心中想,当然这个想法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是吗?不见得吧?我看你一定会想我的!”柳伟肯定的说,那肯定的语气到不如说是安慰他自己。

 “随便你怎么说好了,”送了柳伟一句他经常送给自己的话“住你旅行愉快!”面对柳伟的离去,他是松了一口气的,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温情脉脉时的柳伟了…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柳伟离去的时候,竟成了他灾难开始的时刻…就在柳伟离开的第四天,望归发现了有一点不对劲,从那给他送饭进来的人的眼中,他看出了一点担心,不但这样,就连平常总板着脸的阿文,也开始浮现出焦躁的神气。

 “你们到底怎么了?”望归再也受不了阿文几乎看他一眼就要叹一口气,终于问了出来“干什么你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发生什么事了?哈…不会是那个白痴真的死在外边了吧?”

 “你不要胡闹了!现在你很危险!”阿文有点恼怒的说,这个小傻瓜,他不知道现在在这个地方,没有人可以保护他了吗?他不知道危险的到来时迟早的事情吗?

 “我很危险?是呀,我从被你们抓住那一天起,就开始很危险了,现在还能在危险到哪里去?”

 真是的,这样没头没脑的对话!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鬼地方?难道,别人真的把他们五个放弃了?不准备来救他了?“你不懂!大少爷对你那么好,你就可以说是没有危险了,因为有大少爷在,我们谁也不会动你的,可是现在,二少爷回来了。”

 “二少爷?是那个混蛋的弟弟?”“对…不对!什么‘混蛋’?!你也太不知道好歹了!他是大少爷的弟弟,不过说起来,说起来他们没有血缘关系,麻烦就麻烦在这里…他们两个人都是我们老大的养子。”

 “我明白了,他回来了,是不是就要把我们五个杀了什么的?或者我们说出谁是卧底?没关系的,你不用摆这副死人脸,他要杀就杀好了,至于说出谁是卧底,那他…我们也没有用的,第一,我们绝不会说的,第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哼,你们不知道谁是细这一点我们当然知道,这个该死的细,我们推论他应该是个比较高层的人物,现在我们还没查出他到底是谁,像这种王牌人物,你们的长官时不会让你们这种随时有可能落入敌人手中的普通士兵知道的。”

 “你跟我说的还真不少,你不觉得对我谈这些你们的事,有点违反你们的规定吗?”“没关系,这些不是什么机密消息,何况…你大概也离不开这个地方了…”

 “那么严重?”“是的,很严重,对于二少爷来说,你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来窃取情报而被抓的敌人…”“我不太明白,那我还是什么?”阿文咬咬自己的嘴“算了吧,我不好跟你说这些,我尽量保护你就是了…”

 “我才不用你保护咧!”“你尽管嘴硬好了,到时候我有没有这个本事还是回事呢…真该死!他明明不该这时候会来的,怎么会突然改变了行程…”

 阿文所担心的事情很快就到来了,那天晚上,就有两个男人来到柳伟的屋子,将望归带到了那间夺走了望归所有的自尊的审讯室。

 出乎望归的预料,审讯室中除了一个三十多岁很清秀的男人和六个打手保镖样子的人之外,并没有别人了…没有吴超,许瑞他们,他以为,这个二少爷,要对付的应该是他们五个才对。

 站在明亮的灯光下,望归看清了眼前的男人,俊秀的面孔,和自己差不多的身材,和一双,让人心寒的眼睛,那眼中的目光,望归能感觉得到,那目光就已经在自己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寒的好像要冻结自己全身的血了。

 “很好,真的是个小美人呢…”对面的男人幽幽的开了口“难怪…”说着他走到了望归的面前,与望归对视着,望归更加清楚的看清了,看清了他眼中,那浓浓的恨意!

 男人的手捏住了望归的下巴“你是拿什么惑他的?嗯?”他几乎是在咬牙切齿了“你这个小货!”望归扭头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才的要死!”

 男人并没有生气,只是冷冷的一笑“等我割下你的舌头,我看你还骂的出来!”望归不由得一颤,他能感觉的出来,这男人说的是真话,不是像柳伟那样在吓唬他。

 男人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四个男人就一拥而上,抓住了望归,望归当然不会束手就擒,明知到自己是绝对跑不掉的,只是站在这里等人来收拾就有点傻了,可惜,在四个虎背熊的男人面前,反抗无效,被抓牢后,一个男人取出一只装好了药的注器,扎进了他的胳膊。

 “你们打的什么?”望归拼命挣扎想甩掉手臂上的针,只是被牢牢抓住的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药水被打进自己的体内。“不用紧张,”男人依旧冷笑着“只是让你用不了力气而已。”“你到底要干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这气氛如此的诡异?这男人到底自己做什么?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很快的,药就开始发挥作用,望归渐渐全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你到底要做什么!”

 “怕了?早知道有今天,当初你又何必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我不要脸?!我哪里不要脸?!不要脸的是你才对吧?这样让这么多人对付我,还给我打药,你才是不要脸第一人!”男人的脸因为气愤有一点扭曲“你勾引男人,还敢说自己要脸?!”

 说着他一把撕开望归的上衣,鲁的到肩膀以下“你九是用这副‮体身‬勾引他的?”说着又撕开他的子,几下拉了下来仍在一边。

 望归这才开始有些惊慌了,这男人要干什么?为什么他的眼神这样疯狂?他为什么要扒自己的衣服?而最该死的,对于他的这一系列动作,全身都瘫软无力的自己只能任其摆布!  m.IwuXs.COM
上章 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