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罂粟 下章
第4章
 在他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望归就昏过去了,但是这样暂时的逃脱也没有持续多久,柳伟在他昏的状况下解放了自己,随后就起身将一杯冷水泼到了望归头上,迫使望归又醒了过来,还没等刚刚醒来的望归呻出声,他的‮身分‬就再次刺入了望归已经在血的后庭…

 …当他将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几次之后,冷水就泼不醒望归了…看着睡梦中不断呻的望归,柳伟的心头涌起一丝后悔。

 昨晚自己确实做的有些过火了,等他发完全部的望与怒气后,他才清醒的意识到望归的惨状,尤其是当他松开捆住望归双臂的布条,看到望归已经在迅速肿起的双臂时,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把他整惨了。

 很快的将望归臼的手臂接上后,柳伟没有叫人帮忙,给他把身上收拾干净后,又取出注器熟练的给他打了一针消炎针,这才换下干净的单与被子,轻轻的搂着昏睡的望归,柳伟的心中思澎湃,为什么会这样在乎他,为什么对于他的欺骗,他的咒骂这样在意?要知道他们原本就是敌对的两个人哪!

 可是就是这样的关系,自己为什么,还对他产生了这样从没有过的情愫?混乱的想着,柳伟也很快的睡着了。

 天还没亮的时候,柳伟被身边的人的息与呻醒,当他感到伏在自己怀中的人的高得吓人的温度时,他完全清醒了。

 “喂…”柳伟轻轻摇摇身边的望归,望归只是难过的哼了两声,柳伟不用再摸望归的额头,也知道他现在的体温起码有三十八九度“怎么会这样…没想到这种倔强的小白痴居然也会生病…”

 (你居然还有脸说这种话?是谁把人家可爱的小望归成这样的说!)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望归的‮身下‬,他才有点吃惊的发现昨晚完事后换下的干净单上,又有了一片血迹。

 “是伤口的吧,才会发烧…”柳伟推断着望归发烧的原因,迅速的披上睡衣下,取了急救箱回到边,将望归翻过身,撑开他的‮腿双‬,用棉签蘸了药给望归把‮身下‬的伤口清理干净,又翻出一包退烧药用温开水冲了,把望归轻轻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吃药了,喂,清醒一下好吧?把药吃了…”

 望归依旧是哼叽了几声,连眼睛都没睁一下,而最让忙了半天的柳伟难过的是,这样昏中的望归,依然在下意识的从他的怀抱中挣脱。

 “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吗?”柳伟认真的看着望归烧得通红的面颊“真的这么讨厌吗?…”(废话,谁叫你这样对待人家!)想了想,柳伟自己将药含在了嘴里,随即他将欺上了望归的,将自己嘴里的药喂到他的嘴里,药的苦味使得望归不自的要躲开,柳伟急忙一把抓住他的下鄂,迫使望归将药全都咽了下去。

 恋恋不舍的移开嘴,柳伟将望归放躺在上“就算你再怎样讨厌我,我也不会放开你了…望归…柳望归…真是奇迹呵,我们居然会是一个姓呢…”望归出了一身汗醒来后,站在他边的是那天端饭给他吃的那个阿文。“又是你…”“是啊,又是我。”阿文冷冷的回答,真不明白大少爷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竟然将这个被他们抓住的特种兵留在自己的身边,而且还…

 特别让自己照顾好他,就连这次这个小家伙生病,都的他一惊一乍的,不但自己亲自照顾了他两天‮夜一‬,现在出去办事还特地把自己叫来,说什么好好照顾他,一旦病情不见好就马上去叫大夫,真是不懂了!

 是的这个小家伙年轻又漂亮,但是大少爷经历过的漂亮男孩,比他更好的不知有多少,为什么偏偏对这样一个根本就不该有这样感情的人有了这样的感情?要知道,‮暴强‬他,侮辱他,这样做谁也不会提出异议,只是现在,留他在身边,照顾他,疼惜他,这就不对了,这样下去,事情会朝着很危险的方向发展的!

 “大少爷有事出去了,他要我先来照顾你,你要什么吗?”阿文的声音仍是冷冷的,对大少爷言听计从是他是他活着的使命,但是,大少爷可并没有吩咐他要对眼前的男孩和颜悦啊,于是阿文理所当然的对这个很可能会毁了大少爷的前途的望归没有好脸色了。

 “我不需要什么,可不可以请你出去?”望归也是臭着一张脸问。这句话多多少少的让阿文有一些吃惊“请我出去?”

 “对!”望归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很坚决“你说的那位混蛋大少爷是叫你来照顾我是吧?我现在怎么说也是病人吧?你摆着张脸给我看恐怕对我康复没有什么帮助反而会有妨碍,如果你要说你这张臭脸是天生的,那就请你出去随便摆给谁看吧,我不想看!”

 阿文有一点愣在那里了“臭脸”?是说他这张让无数‮女美‬神魂颠倒的俊脸吗?这辈子没听谁说过有谁这样评价自己!“你说我臭脸?”阿文的表情有一点可怕起来“还从没有谁这样说过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望归无情的打断了“这是很有可能的!你所说的那些人一定会将你这样的脸称之为‘酷’,或者是‘与众不同的气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他们的审美观念已经不正常了,要么就是他们都是蠢蛋!现在由审美观念完全符合人类标准的十分聪明的我来告诉你,你这样的脸就叫臭脸一张!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就请你出去!”

 阿文愣了一会…这辈子发愣的最长时间,就转身出去了,出门后他在门口站了一会,突然浅浅的笑了一下…

 这也是很少有的,大少爷,阿文这回有一点明白您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子“情有独衷”了…骂走了阿文,望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早就知道像这种见不得天的毒枭基地中,一定都是些不正常的人!明明一张脸比大粪还臭,竟然还自以为是英俊潇洒!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张脸是针对我柳望归而来的,看我躺在你们那个混蛋大少爷的上,而且自己还被吩咐来照顾我,所以感觉很不是吗?那就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了,我可没想要躺在这里,更没有叫你来照顾我!

 想到这些,他不自的想起了柳伟,醒来后他就回忆起了那一晚的待与‮暴强‬,同时也迷糊糊的回忆起了自己高烧时的温柔的怀抱与双…“你确定不要我喂你?”

 阿文仍是努力板着脸“恐怕你的手还动不了吧?”在他睡觉的时候自己就检查过了,他的肩关节处肿的很厉害,这几天之内要想动是绝对不可能的。

 望归也在苦苦思索着对策,是的没错,自己的手动不了,似乎连轻轻的动一下手指都会让自己的整条胳膊痛起来,那晚柳伟实在是太过分了!但是,要让眼前这个人来喂他吃饭,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虽然他现在的脸色比起早上见面时好上了很多(小望归你不知道咱们阿文已经有一点喜欢你了吗?),但是他是那个混蛋的人没错,那他就是不折不扣的敌人加仇人!“那你送我回牢房去好了。”

 真是的,简直要为自己的聪明喝彩了呢,多好的主意啊,那里有他的战友,他们喂他吃饭就好了!“不行!大少爷待过你不可以离开这间屋子。”

 没想到能看到这个小家伙出失望的神色是这么一件让人感到有趣的事情!“为什么不许?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什么叫不许离开这间屋子?”望归开始愤怒的叫嚣。

 “没把你当成什么,俘虏而已,你自己不会是忘了吧?我想在你逃出去或是有人将你救出去之前,你都的听我们的!”

 好!能又一次见到这个男孩无措的表情。糟糕!还真是把自己的命都掌握在他们手中这么一件最重大的事给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样疏忽大意?这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啊!归结底,这全怪柳伟!

 “到底要不要吃?”阿文觉得这样下去望归恐怕会不停的想下去“你要饿死自己吗?”“当然不是!”他才不会饿死自己!虽然在那一晚过后,他真的有过死的想法,但是,许瑞的话早已坚定了他摆这件事的阴影,好好的活下去的决心!“那你就吃啊!”已经将一勺饭递到了望归嘴边“吃!别叫我看不起你!”

 最后一句话比较管用,望归赌气似的狠狠的吃了那勺饭,还一边嘴嚼一边狠狠的瞪着他以示自己虽然吃了他喂的饭,但决不表示妥协。阿文真的开始在心中偷偷乐了出来。…“精神不错嘛!”

 柳伟笑的走到望归的身边,看着望归穿着自己的过于肥大的睡衣坐在窗边,他的心情就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真的,他这一辈子,真真正正心情好的时候并不多,现在这种情况更是少见。

 “回来了?”望归冷冷的看他一眼,这个臭男人,别以为自己生病时照顾了自己几天,自己就会感激涕零了,他可不会忘了是谁让他那么痛的!“是啊,回来了,你这句话问的真是不错,就像个独守空闺的小子见到外出归来的丈夫呢!”

 “白痴!”望归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这个笨蛋,竟然连这样恶心的话也说的出来,什么小子,什么丈夫,他把他当成什么了?“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是在为你没有死在外边而有一点点遗憾罢了!”

 “还不错!对于我没有死这一件事你只是有一点点遗憾,我以为你会遗憾的要死要活呢!这就充分说明,你对我已经有感情了!否则,我没死这件事,怎么会对你这样没有打击呢?”

 柳伟依然笑的绅士极了。望归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靠!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人?!“我想你又误会了,我并不盼着你死在外边,因为我想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你!还有,”望归赌气的叫嚣着“在杀了你之前先断你的狗爪子!”

 有仇不报非君子!这几天没事干,除了透过这扇可怜的窗户观察这个大基地,想着如何逃跑之外,最多想到的就是有朝一这个超级大‮态变‬落到自己手中之后自己要怎么收拾他,那些设计方案真是想着就

 “那也没关系!”柳伟笑的还是很灿烂,让他尽管说好了,就让他嘴巴吧,等一会到了上,嘻嘻…(你在想些什么呀?!_/)一把搂住望归“随便你怎么说好了…”

 顺便在望归耳垂下的脖颈上偷了一记吻,好!这感觉就像自己在外边这几天想的那样!“想断我的爪子?你还真会记仇呢,我的小豹子…”  m.IwuXs.COM
上章 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