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罂粟 下章
第3章
 …望归醒来时,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已经回到牢房里了,而是仍然躺在柳伟卧室的上,只是被体汗水的脏不堪的单已经换成干净的了。

 “你醒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让望归一惊,连忙抬了抬头,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英俊男人站在边。

 “你…你是谁?”望归的声音中有一丝疑惑,但也有掩饰不住的愤怒,反正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我是大少爷的侍从,你叫我阿文好了。”

 阿文说着将桌上的托盘端了过来“你睡了大半天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不要吃东西,”望归挣扎着坐起来,好痛,真的好痛,恐怕‮身下‬又会被撕裂了“那个混蛋呢?”

 “如果你指的是大少爷的话,他有事去处理一下,相信应该很快就可以回来了,有什么事吗?你最好还是把东西吃了。”阿文把盘子端的离望归更近了一些,饭菜的香气就把望归包围了。

 “不吃!”望归拒绝的声音与他肚子的叫声同时响起,使得一直板着脸的阿文忍不住笑了笑,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有意思呢,难怪大少爷很喜欢他,竟会把身为俘虏的他留在自己的卧室里,这样做不但不合规定,还是很危险的,虽然很明显的这个大男孩不是大少爷的对手,不过,他到底是受过训练的特种兵,总的来说还是有危险的。

 “你还是吃了吧,这样大少爷回来我也好待。”看了一眼饭菜,确定自己的体力也确实是需要补充了,望归看了阿文一眼“那你放在这里好了,等我吃完就送我回去。”“送你回去?回哪里去?”

 “牢房啊!难道你们会送我回家?!”真是白痴!这里的人个个都是白痴!一定全都嗑药嗑傻了!但愿他们哪一天集体扎金针(就是故意注过量‮洛海‬因,让自己在最舒服的时候死去…小雪在卖一点知识啦^_^),集体死光光,才是老天开眼,为社会铲除败类!

 正在自己想的得意之时,阿文的声音却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大少爷吩咐,不用送你回牢房了,你以后就睡在这里。”

 “什么?!你说什么?!”“他说你以后不必再呆在那间又脏又臭的牢房里了,这里有又软又干净的大可以给你睡没关系,”柳伟笑着走了进来“阿文你可以出去了。”

 阿文出去后,柳伟坐到上“怎么样?对我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感到很高兴?”“高兴!真高兴!这证明你终于嗑药嗑傻了!”

 “不要讲,我们是不会碰‮品毒‬的,”柳伟淡淡的笑着“这样才是有水准的毒枭!把你从俘虏的‮份身‬中解放出来,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做我的人,不是更好吗?反正,你们这次行动,也是失败了,我想你们这五个人,也不值得救吧?”

 “你少胡说八道!那种冷血的事情只有你们这群匪类才干的出来!”“随你怎么说,反正这段日子里,你是一定要待在我们这个地方了,是作俘虏住牢房好呢,还是做我的人,呆在这个舒舒服服的地方好呢?”

 望归低头想了一想“说的也对哦…算了,反正我也被你玩够了,随便你吧…你…”他突然脸红了“是不是有点喜欢我?”第一次见他这样害羞的样子,柳伟真的有点意了“当然…不然我就不会让你留在这里了…”

 “那…”望归害羞的头垂的更低“你可不可以亲亲我?”“傻瓜!”柳伟简直有一点喜出望外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征服这个倔强的男孩了!随即,他疯狂的在望归的颈子上吻了下去,正当他要去吻他的双时,他的‮腹小‬受到了一记重拳,打得他的内脏一时间都缩在了一起。

 “啊!”正当他叫痛要起身之际,望归又是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他脸颊上,柳伟顿时被打的从上跌了下去,狼狈的摔在地上。

 摸了一下嘴角,柳伟看见了血,随后,看见了望归仇恨又得意的眼神。柳伟冷冷的一笑,从地上站起身“你这种花拳绣腿,还想要打我?”

 话虽这么说,但柳伟心里明白,这不是实话,事实上,这两拳真的打得很重,现在他的疼的几乎值不起,至于脸上那一拳,已经让他的一只眼睛有一点睁不开了,嘴里更是充了‮腥血‬味,看来,认为一个还没什么经验的特种兵没有伤害他的本事这种想法,还是有偏差的。

 强忍住疼痛,却忍不住腔的怒火,他竟然骗了他!利用他对他的喜欢!他会让他付出代价的!“看来我是太相信你了!”

 柳伟恶狠狠的靠近望归。望归又是一拳挥来,但这回柳伟有了准备,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你是用这只手打我的,嗯?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宝贝!”柳伟的话音刚落,另一只手就抓住了望归的肩膀,还没等望归反应过来“喀”的一声就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鼓。

 “啊…”望归痛的大叫了一声,柳伟则是得意的笑着放开了他的手臂“再试着打我一拳啊!”柳伟的冷笑着“我看你还能不能再抬起手来!”

 望归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人,这个禽兽!竟然,竟然把他的手臂了臼!还说什么看他能不能再抬起手来,当然不能了!有那个人胳膊臼还能抬手?!

 就在望归又疼又气的想着要骂些什么时,柳伟竟又抓住了他另一只手臂,还绅士派头十足的笑着说:“我没记错的话,这只手也打了我吧?是不是,我的小宝贝?或者,我还是乐意接受道歉的,如果你肯跟我这个被你深深伤害的人道歉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这只可怜的小胳膊。”

 “你做梦!你被深深伤害?你根本就是贼喊抓贼!”望归想也不想的口而出“你根本就是个十恶不赦,罪大恶极,无加‮级三‬的王八蛋!想让我跟你道歉,门都没有!”

 “那好,”柳伟似乎早已将他的反应预料到了“那我就不客气了?”随着又一声响,望归的另一只手臂也臼了,这次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望归并没有叫出来,但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汗珠。柳伟放开他的手臂,抬手拭去他额头上的冷汗“你就是这样倔强啊,这样你也不认输吗?难道你就不痛吗?”

 “混蛋你把手拿开。”望归冷冷的说,声音不大也很平静,柳伟知道他是因为疼痛而无法再跟他大声嚷嚷了。

 “随你高兴!”柳伟拿开了手,却坏坏的一笑,突然就在望归上深深的吻了下去,本来他没打算这样做的,这样似乎有些太趁人之危了(你以前趁人之危的事干的还少吗?),但是那一瞬间,看到望归因疼痛而略显苍白的深深的惑了他,是他不想起刚刚望归一脸羞涩的要他吻他时的表情,现在明知道刚才那一切都是假的,但柳伟仍是克制不住的吻了望归。

 只可惜,他在确定望归两只手都无法动的情况下,疏忽大意了,忘记了第一次见到望归想吻他时的惨痛教训,忘记了望归是个除了利爪之外,还有锋利的牙齿的危险的小兽,当他终于想起了那晚的教训时,他的已经鲜血淋淋了。

 还没等望归得意的说些什么,柳伟的拳头就狠狠的打在了望归的肚子上,望归不得不承认,柳伟的身手确实在自己之上,这一拳打的他几乎没将五脏六腑都吐了出来,这样的‮体身‬再也坚持不住,望归就蜷缩着‮子身‬倒在了上,好痛,真的真的好痛,肚子疼的翻江倒海,将‮体身‬蜷缩到了最小限度也没能将疼痛减轻一丝一毫,倒下时还撞到了臼的肩膀,更是疼上加疼,以至于望归在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内,只是在上缩成一团的息着,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擦净上的鲜血,柳伟才注意的看着上的望归,发现望归狼狈凄惨的状况后,他心里的怒火才平息了一些。

 “怎么样?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柳伟冷冷的问道“现在,让我明确的告诉你,你是我的,包括‮体身‬和灵魂!我要你永远记住这一点,不许你再反抗我!”望归面前抬起头,声音微弱但却斩钉截铁“不可能!”

 柳伟没说什么,只是定定的看着望归,而望归也不甘示弱的盯着他,两人就这样互相瞪视了半天,直到柳伟冷静下来,想到望归伤势初愈又被自己的筋疲力尽的‮体身‬恐怕不堪这样的‮磨折‬,他这才将眼睛别开。

 “好了,你到底要不要我给你把手臂接回去?”柳伟觉得自己问这句话时简直窝囊极了,失败极了,自己挨了两拳,还被咬了一口,最后惩罚他不成,还要问他要不要替他接手臂,真是要多失败有多失败!

 可是,为什么,就是很不下心来狠狠整他呢?曾经对于如何刑讯俘虏那样精通又冷血的他,此时为什么面对眼前的人儿的苍白的脸色和不断冒出来的冷汗时,他的心,就是硬不起来呢?

 但是正当他的内心沉浸在自己温情的问句中时,望归的回答却不啻于一柄狠狠割伤他的利刃。“不用你管!你杀了我好了!少在这里猫哭老鼠!你这个…”望归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看见了柳伟的眼神,从没有见到柳伟出如此可怕的眼神。

 柳伟是真的愤怒了,自己已经妥协到了哪一步他知道吗?他竟然这样几句话就毁了他对他所有的关心与温柔(断人家胳膊还敢说什么温柔?)。

 “很好,”柳伟怒极反笑“我还真是喜欢你这个样子呢,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想,上,你!”他一字一顿的狠狠的说道。

 没等望归做出什么做出什么反应,柳伟已经冲到上一把抓住望归的头发,将他原本缩成一团的‮体身‬硬是拉开,不顾他受伤的胳膊,鲁的扯下他的睡衣,睡,很快的望归就一丝‮挂不‬的在他眼前了。

 “你不得好死!”望归拼命的挣扎,然而手臂没有受伤的时候都打不过他的望归,此时又怎么能反抗呢?

 故意抓住他的一只手臂,就那样硬是拉着他那只受伤的手,将望归翻了过来,让他趴在上,似乎这样做时望归忍不住发出的惨叫还不足以平息他心中的怒火,又抓住望归两只胳膊狠狠的扯了又扯,直到望归叫的声音都有些哑了,他才将望归的两只胳膊拧到背后,撕了一条单将他的双臂紧紧的贴在一起捆了起来,以确保在整个过程中望归都要忍受着这种痛的‮磨折‬。

 做完这些,柳伟没有任何准备,就用手掰开望归雪白的两团浑圆,直接刺了进去,这样的一下已经让望归叫也叫不出来了,而柳伟,在不断的出又刺入的过程中,仍不忘在望归的肩膀上狠狠的着来加剧他的痛楚…  m.IWuxS.Com
上章 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