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罂粟 下章
第1章
 望归这一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甚至可以说,自从养父将他送进特种兵的训练学校,他的字典中就不可以再有害怕这个词,可是现在,他怕,他怕极了“不!不要!”

 他的叫声在他自己听来都无力极了。“你这么叫倒好像在邀请我呢!”柳伟笑,随即对手下“把他抬起来!”

 “不!不!”望归惨叫“你不可以这样做!”然而没用,已经全身都被扒了个光的他,被四个男人抬了起来,四人分别抱住他的四肢,使他只能难堪的动着‮体身‬,企图不将隐秘处暴在那个可恶的男人面前。

 当然明白他的难堪,柳伟吩咐手下“腿再打开一点!尽量分开!对,打到最大!”得意的看了看被紧紧捆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嘴又都被堵住的望归的四个同伴,柳伟转身面对望归“好了,宝贝,我们现在开始吧!既然刚刚在我的卧室里你那么不想干,我就成全你,让你的初夜展现在你的同伴们面前,怎么样?这样你满意了吧?”

 走近望归被大大的打开的‮腿双‬间,看着他粉红娇的花蕾“你还是‮男处‬?那我应该很荣幸了?当然你也很幸运,有我这个老手,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叫你太痛苦,当然如果你刚刚听话的话,我会叫你的出夜过的浪漫一点,起码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情况下,不会叫这么多人观赏我给你开苞!不过这都是你自找的!”

 摸了摸刚刚在卧室里当他想吻望归时而被望归狠狠咬破的,他的语气摹的加重。“混蛋!畜生!”

 望归痛骂着。柳伟皱了下眉“我会叫你这张嘴除了呻叫唤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的!”手指在望归的入口处轻轻刮搔“怎么样?”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碰触过,望归感到一阵恶心“不!”

 柳伟的一笑,突然将一手指捅进望归的体内“啊…”望归痛的惨叫出来,其实在学校多次受到耐力训练,早已教会望归如何在酷刑面前保存军人的尊严与宁死也不泻机密,所以轻易的疼痛绝不至于叫望归痛呼出声,只是这种痛太撕心裂肺,‮体身‬最娇,最不得杂物的地方硬是被进一手指,在痛与自尊被践踏的情况下,望归也不住了。柳伟皱皱眉头“你好紧呀,”

 紧的他也只能勉强进一个指节“还真的是从未做过呢吧?”手指狠狠的转动,越来越往里“放松‮体身‬!”他感到自己快忍不住了,这‮体身‬好人。

 “不要…不要!”怪异的痛感叫望归难受的拼命‮动扭‬‮体身‬以求解,却叫柳伟的手指更加往他体内深入。

 忽的出手指,柳伟将自己的‮身下‬贴近望归,望归只来得及感到一个又热又硬的物体顶在自己后庭的入口处,下一刻,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袭来,柳伟火热的望已经深深进了他的‮体身‬!

 “啊…”望归痛叫着“不要不要啊!”混乱中,他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体下‬已经被撑破了,温热的血顺着‮腿大‬了出来…当然知道他受伤了,但柳伟不愿停下,开始快速的律动起来。

 “啊…”望归已被‮磨折‬的全身力了,随着柳伟的撞击,他被人抬着的‮体身‬也晃动着,悬空的头无力的仰了过去,只感到那火热的望在自己的‮体身‬里进进出出,造成的,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痛苦与羞辱。

 “你的身材真好…”柳伟有些着的说“是在特种部队里练的吗?”虽然肤离所谓的古铜色还有些距离,但肌里匀称而有弹,尤其让他满意的是,望归的‮体身‬没有普通男人那浓重的汗

 深切的体会到何谓奇大辱,望归却只能无能为力的任他为所为。感受到抓着自己部的双手更加用力,每一次的律动都深入他的体内,从来不晓得疼痛可以剧烈到一种想令人求死的地步,望归咬紧牙关忍受着非人的痛苦。

 剧烈的查摆动‮磨折‬着他的感官,紧紧的内壁被勉强扩张到能容纳那‮大巨‬的入侵,对疼痛的耐力早已向极限挑战。

 剧痛中,望归悬空的头歪向一边,他看到了伙伴们,看到了被紧紧束缚的四个队友,他们都被紧紧的捆在电椅上,嘴也被捆着,他能看见他们眼中熊熊的怒火,与深深的无奈与自责。

 一个个看去,比他们都大的队长吴超的眼中另有一种鼓励,望归明白他想对他说什么“别怕!别哭!住!男子汉就什么也不许怕!”

 又看到与他最好的朋友许瑞,他的眼中,是那样一种痛苦的眼神,这辈子,从中学时就同学的他,从没见他这样痛苦过,他努力的要挣脱捆绳要去救他,额上的青筋已一条条绷起,望归的泪突然了出来…

 柳伟发完了的时候,望归已经昏了过去,将被得像一个破碎的玩偶一般的望归丢在地上,他拉好子对手下说:“给他穿上衣服,押回牢房去!”

 望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的头枕在队长的‮腿大‬上。感到了望归的动作,吴超忙低下头,轻轻抚着望归的头“望归,你醒了?好一点没有?”

 吴超的话钩起了望归的痛,他紧紧咬住嘴,扭过了脸,但是泪水却止不住的滑落下来。“望归…”队友们围住了他“你,你不要哭…”望归用手捂住了脸“别理我!”

 他只是觉得,他再也没脸见人了!那个骄傲,倔强,从不认输的柳望归已经在那‮夜一‬的辱中死去了!

 许瑞狠狠的拉开了望归遮住自己脸的双手“我不许你这样!你听到没有?!望归,你听着,那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的辱!我认识的望归,从来都不会认输的,不管遇到什么事,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你,你都没有在乎过,气馁过,今天你也要这样子!

 你记不记的,国中时,大家因为你没有爸爸妈妈,都看不起你,嘲笑你,可你照样能够昂首的在那些人面前逍遥自在,当我对你表同情时,你是那样的急言厉,你说,你不用别人的同情,没有别人,你也会活的很好,因为你就是你,你从不会向任何事情低头!为什么今天你要选择逃避?!我告诉你,我不会允许你这样子做!要是那样,我才会看不起你,你听到没有?!”

 望归过了好久,紧紧抓住了许瑞的手“阿瑞…”“哭吧,你哭吧,望归,其实,从小时候,你就需要好好的哭一场了,只是你太倔强,可你不知道,那样只会让你无法发…”说完,他紧紧将望归抱在了怀里,望归“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久久的…

 “望归,你吃一口好不好?”一个队友端着一碗汤劝他“你…”“我不吃!我死也不吃那个畜生的东西!”

 望归倔强的说,‮身下‬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柳伟给与他的侮辱,此时对于柳伟特意派人送来给他的汤更是死也不吃。

 只是队友担心他的‮体身‬受不了再吃硬面包和冷水,许瑞接过汤“傻望归,汤和面包都是他的东西,他吃什么不是吃那畜生的东西?倒是你自己的‮体身‬…”

 还没等他说完,望归就气哼哼的打断了他“我的‮体身‬没事!我…”一时又气又脑不知说什么才好“不许说什么我‮体身‬不好!”“好好好,算我说错了,好望归,你吃一口,嗯?吃了,我们才有力气逃跑!难道你想等到我们有机会逃走时,或是别的队又来救我们时,你准备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跑不动?”

 “我才没有病殃殃!”嘴上虽然倔强,但望归知道,他的‮子身‬真的经历了那一次的‮磨折‬,已虚弱无力,于是到底把汤一口口喝了,队友们这才放心的笑笑,到底,望归的坚强,没有叫他一蹶不振。

 被关了十几天,他们几乎有些绝望了,奉命到这个热带丛林中的毒枭基地来窃取内部材料,却因为部队内部出了细而失手被擒,现在,部队到底有没有抓到细?他们能不能得救?

 铁门哗的一声打开了,两个看守出现在他们面前,上前抓起望归就走。“你们干什么?要走我们一起去,不许带他走!”

 看守笑笑“上次让你们见识了一次,这次还要参观呀?我们大少爷可没心情让你们观赏了!”他的话让所有人心中一惊,望归拼命的挣扎“不!不!我不要去…”

 “怎么样?‮体身‬好一点没有?”端着一杯红酒的柳伟笑眯眯的看着望归,这男孩还真是漂亮!

 他心中喝彩,上次是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的他,就已经让他着不已,以至匆匆结束审讯将他带进卧室想餐秀,谁知倔强的望归反而咬伤了他,是他愤怒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暴强‬了他,事后他反复回忆每一个细节,他敢肯定望归绝对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男处‬,这样想着,他又觉得那样对他确实太残暴了,所以才送了好吃的叫他补养‮体身‬,现在,确定望归的‮体身‬已经没问题了以后,柳伟再也压抑不住已克制多望。

 “送我回牢房!”望归怒瞪着他“我告诉你,你别想再碰我一个指头,你要我说谁是你们内部的特工,那是绝对没可能的,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出卖我的战友,或者你还想侮辱我,那我就死在这里!”

 “还真是倔强呀!”柳伟放下杯子“是我喜欢的性格!”柳伟一把握住望归的下巴“我不会你说出内部的特工,我知道无论如何你也不会说的,不过,你要是敢死在这里,我就要你那四个同伴受尽‮磨折‬的死去!你信不信?!”

 “你?!”望归愤怒的看着他,他知道他说到做到,现在他们五个人已经是阶下囚,生死掌握在他的手中是毋庸置疑的。

 “你不可以伤害他们!”他也只能说的如此无力。“你错了,我可以,我在抓到你们的那天就可以杀了你们!这一点你是绝对知道的,对不对?只是你实在不愿面对这项实事罢了!”  M.iwUxs.cOM
上章 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