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危险罂粟 下章
第九章
 好狠的一巴掌!

 徐慕庸漂亮的桃花眼直盯著电脑萤幕,大手抚上依旧有些红肿的左脸,然而眉眼之间却不见恼意,角反倒勾上一抹微乎其微的笑意。

 值得,很值得。

 至少,他问出了答案,也更加贴近许美乐的生活,只以一个巴掌为代价来换取,他欣然接受。

 毕竟这一个巴掌里头还包含了太多她不常显在外的情绪:他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她不但不讨厌他,相反的,还对他有些好感。

 虽然他还不知道昨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但经过她初步解释之后,他放心多了,也不想再去追问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反倒脑子充斥著她撒泼的可爱模样。

 一想到许美乐昨晚的模样,他角的笑意更浓了。

 “好事近了?”一旁的宋湛耒小心翼翼地问,偷偷摸摸的模样看来就是不怀好意。

 徐慕庸抬眼。“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一早来就一直笑得很噁心。”

 “哦?”徐慕庸不自觉地抚上角。

 是吗?他真有这般雀跃?他只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和昨天大相迳庭,好像从地狱一脚跨上了天堂的门槛。

 “发生什么事了?你该不会真的想不开吧?”感觉他正常了一些,宋湛耒才敢放大胆子靠近他。

 徐慕庸微挑起眉。“我还没想到那方面。”

 眼前是一段含各式滋味的恋爱,一段很纯粹的恋情,他还没想到将这段恋情提升到婚姻。

 但若要将她合理化地绑在身边,说不定一张结婚证书是最佳利器。

 “记得别太早踏进去,我不想落单。”

 徐慕庸好笑地睨一眼宋湛耒,正要开口反驳他,却突然听到‮机手‬铃声,赶紧自公事包中取出‮机手‬。

 他还以为是许美乐打来的呢,没想到竟是一通没显示号码的电话。

 敝了,会是谁?

 他优雅地将‮机手‬靠近耳畔,好听的声音扬起:“喂?”

 (不要再接近她了。)话落,不给他回话的机会,电话随即挂断。

 徐慕庸瞪著‮机手‬,直觉这声音熟悉极了,就和他昨天打给美乐时,替她接电话的那个男人声音十分相似。

 电话里所谓的她,是指美乐吗?

 他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他别再靠近她?

 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男人,他凭什么警告他?美乐不是说这个男人是她妈妈的朋友吗?

 他为什么打这种语焉不详的电话给他?是警告还是恐吓?

 “慕庸,怎么了?”感觉到他的异状,宋湛耒不由得敛去轻浮,正经起来。

 徐慕庸敛眼思忖了一会儿,随即拿起‮机手‬拨号。

 “喂,少渢,我昨天拜托你帮我查的事,有没有一点眉目了?”他昨天要到许美乐家拜访之前,特地将她的照片送到时少渢那儿,托他调查。

 (有是有…)电话那头的时少渢似乎有些为难。

 “结果呢?”

 (其实,我昨天就大致查出一个结果了。)

 “这么快?你怎么没有给我电话?”

 (那是因为…)他顿了顿,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道:(我说了你不要生气,你知道的,一般我会锁定的目标只有几个,可谁知道这么巧,就在你给我的地区范围里出现了…)

 “你的意思是说…”徐慕庸的心凉了半截。

 (她和一个男人出现在饭店里,大约过了两个多钟头才出来。其实他们也不一定是开房间,毕竟饭店里头有餐厅还有酒吧。)

 “那个人是谁?”他冷声问道,心跳得极狂。

 饭店?这是他最不愿意得知的结果,真是教人不敢置信。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会比他好吗?

 就算要用餐,也不该挑那种时候、那种地点!

 (他姓徐…)

 “够了!”他沉声打断。

 是了,昨天依稀听到她提起是个姓徐的男人。

 (你真的不听下去?是伤的啦,但知道真相总比被蒙在鼓里来得好吧。那个人就是…)

 “我说够了!”话落,徐慕庸狠狠地将‮机手‬往墙上一砸,‮机手‬随即四分五裂。

 刹那间的变化让秘书室里的人全都傻眼,个个都被他从未表过的怒气吓得倒一口凉气,见他一脸鸷地起身往外走,没人敢吭一声。

 ----

 “啊!”砰的一声,重物落地声伴随著许美乐小小的尖叫声,教一旁的陈海薇不由得回过头来睇著她。

 “美乐,要不要紧?”

 “不要紧、不要紧。”她连忙挥著手。

 “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哦。”

 闻言,她只能报以乾笑,赶忙捡起东西,微恼地回到座位。

 可恶,这是今天的第几回了?

 都怪徐慕庸那个混蛋,昨天莫名其妙地欺负她,害得她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不小心便会想到他对她又啃又咬又的,昨天给他一巴掌算是客气的了。

 他根本是神经病,干嘛老追著她问那个人是谁?

 她都说了那个人是老妈的朋友,她不过是替老妈去问几句话罢了,老妈根本就是少筋,有些事她不亲自出马问个清楚,难不成真要老妈傻傻地跟人跑了?

 他却不听她,迳自对她伸出魔掌,那行径跟小孩子没两样。

 也不想想自己是多大的人了,在外头的形象就像是个优雅的贵族,怎么昨天表现出来的模样活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子?

 说穿了,他就是吃醋。

 拜托,那个人当她老爸都不为过了,他有什么醋好吃的?

 般得好像他很在乎她似的,也把她的心情搞得七八糟、不知所措,连带今天的工作效率更是糟到了极点。

 不管了,反正她今天不需要上他那儿打工,不踏进他的地盘就不会再遭受他的欺负。

 是欺负吗?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期待?

 呜呜,她是哪里出了问题?居然会期待…

 许美乐想到自己的肩、被他啃得红肿,不自觉地抬手抚,随即又浮躁地闭上眼。

 著魔了、著魔了,看来他是在她心里生发芽了…

 “美乐,你知道吗?”

 “嗄?”她惊讶地看着突然出声的陈海薇。

 知道什么?不要突然问得这么诡异好吗?她会吓到的。

 “徐秘书有女朋友了。”陈海薇非常难过地道。

 “咦?”她一愣,有些心虚地别开眼,状似不经意地道:“那应该不是什么大新闻吧?像他那种条件好的男人,换女友的速度应该跟换衣服一样快吧。”

 为什么陈海薇会知道这件事?倘若她知道,岂不是整个后援会都知道?是谁放出去的消息?该不会是那个神经病吧?

 等等,陈海薇会不会正在套她的话?还是所谓的女友是另有他人?

 “才不是呢,你这么想就错了。”

 “哦?”她挑眉睇著她。“难道不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徐秘书可是个非常洁身自爱的人,而且他非常挑剔,不是极品女人绝对入不了他的眼,他是非常典型的宁缺勿滥。”

 “你这么确定?”说得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般。

 “那当然,男人逢场作戏早已见怪不怪,像他这种极品男人尤其喜欢尝鲜,但是徐秘书就是与众不同,他并不‮心花‬,更不爱尝鲜,他只追求顺眼的女人,而且绝对不劈腿。”

 “是吗?”哼,真是有原则呢。“那他现在女朋友了,你有何感想?”

 “他瞧上眼的女人肯定不差,但能维持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哦。”听起来平心静气的。不过,要是陈海薇知道徐慕庸正在交往的女人就是她的话,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嗯…不敢想像。

 太可怕了,她才不想被一群女人的口水淹死咧。

 “美乐。”

 “咦?”一抬眼,看见一脸森冷的徐慕庸,许美乐不瞪大双眼,声量陡地提高。

 “徐秘书?”陈海薇惊呼。许美乐一头雾水地瞪著他,不懂他一脸鸷冰冷是为哪桩。

 现在是怎么著?该解释的误会昨天不是都已经说清楚了吗?他现在来是为了什么?

 而且,他怎么可以直呼她的名字?

 不是跟他说了,不要在大庭广众下叫她美乐,他应该要称呼她许‮姐小‬!

 徐慕庸儿不理睬旁人投注的目光,绕过柜台,一把扣住她的手腕,随即拉著她往外走。

 “喂,你在发什么神经?”他是要死她吗?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拖著她跑。

 眼角余光觑见陈海薇瞠目结舌的表情,许美乐几乎快哭了。

 她会被他害死,真的会被他活活害死!

 ----

 徐慕庸一把将许美乐拖到一楼逃生门边,回过身,漂亮的眸子淡淡地覆上一层阴影,目光含怒地瞪著她。

 许美乐一头雾水,不由得发噱。“你可以告诉我现在是什么状况吗?”

 打他一个巴掌的报复吗?拜托!也不想想她为何赏他一个巴掌,她都还没找他算帐,他倒是先发制人了?

 “我问你,你昨天到底是跟谁到哪里去?”他沉声问道。

 双手紧握成拳在身后,徐慕庸努力让自己冷静,然而口的烈焰一古脑儿地冲向脑门,断绝了他的思考能力。他不想帮她圆谎,更不想为自己编造美梦,他只想知道事实的真相,想由她的嘴巴亲自证实时少渢的调查是否为真。

 “你有神经病啊?”她转身就想走。

 他到底想要怎样?不是说过了吗,他还问?真是够了!

 简直莫名其妙,她真不知道待会儿该怎么跟陈海薇解释。

 “不准走,在没得到答案之前,我绝对不会让你走!”他往前一步,紧紧地将她的手扣住,硬是将她扯回跟前。

 许美乐吃痛地眯起眼,瞪著他鸷冷冽的神情,心头微颤了一下。

 “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她气恼地道。

 她没得罪他吧?摆张臭脸做什么,想吓她啊?

 “我问你,你昨天和什么人到什么地方去?”徐慕庸不耐地大吼。“我说了是跟我妈的朋友,一位姓徐的先生…”

 “上哪去?”他冷声打断,喉头微微一动·

 “我们去饭店…”她原本不想说的,就怕他有什么古怪的联想,但现在要是不说的话,她好像真的走不了了。

 “去饭店做什么?”他无力地闭了闭眼,仿若等待宣判死刑的囚犯。

 “吃饭啊!”她没好气地道。“要不然呢?”

 他那是什么嘴脸、什么语气?她敢肯定在他脑海里出现的不只是古怪的联想,还是相当下的猜疑!

 “饭店除了用餐还可以休息,你不知道吗?”他勾冷笑,向来人的俊脸微微扭曲著。

 许美乐眯眼直睇著他,紧抿双

 真如她所猜想的一样…

 “那就随你想像了。”她怒吼著。

 “不准走!”

 “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啊!”她挣扎著想要离他的掌握。

 “你要我怎么相信?那个男人打了电话给我,要我别再靠近你,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她和一个男人深夜在饭店待了两个多钟头,这期间能做的事可多了,他不愿做出下的揣测,找她只是想知道真相,他只想从她的嘴里听见真相,哪怕真相会伤得他体无完肤!

 “你想知道是什么意思不会自己打电话给他?”她使尽全身的力气甩开他的手。“我给你电话,你自己去跟他问清楚!”

 “你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有,还敢说你跟他不?”

 “拜托,他是我妈的朋友,我当然…”瞪著他冷然决绝的俊脸,她不冷笑。“反正你打定主意不相信我了,我说再多也没有用,既然如此,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那是因为我爱你,我想要相信你!”要不,她真以为他会无趣到拿这种事找她兴师问罪?

 就是因为爱!因为爱她导致他多疑而猜忌,整惴惴不安,心浮气躁。

 她将他整到这种地步了,还想要再怎么‮磨折‬他?

 “那你就相信我啊!”“你要我怎么信?”他不‮头摇‬苦笑,一脸受伤的神情“我不曾让人这么伤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战无不胜嘛!”她冷冷一笑。

 “错,那是因为我还不曾如此深爱过一个女人。”

 许美乐瞪著他布痛楚的神情,是那般鲜明而生动,儿不像作假,好似他真的为情所困…是她困住了他吗?  M.iwUxS.cOM
上章 危险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