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危险罂粟 下章
第八章
 美好的星期假不该独自过的。

 徐慕庸坐在书房里,任由电视在一旁不知所云地呐喊著,不管电脑萤幕上头到底跳动了什么图表,他的眼只是专注地瞪著电话。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许美乐不会打电话给他的,但总是不免有些期待。

 敛去向来挂在角的优雅笑容,他漂亮的脸上多了几抹深沉的光影,好似在暗暗打算著什么。

 进度远比他预定的来得慢,但这件事又急不得…

 徐慕庸缓缓地闭上眼,有几分倦意地枕在办公椅背上,咀嚼著哽在口的酸甜苦辣,这八成是运呈徽那笨蛋所说的思念吧。

 这就是相思?

 他连著催促了许美乐几天,昨天总算是将她给来了,然而,直到她走之前,始终和他保持著距离,一张冷脸拒他于千里之外,不过他却发现,她不时会偷偷地觑他两眼。

 不自觉的,他角的笑意更浓。

 他不相信她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只有她自己才会相信这种谎言。

 知道她的心意是一件好事,代表著他循序渐进的苦功出现了成效,只是,光只是知道怎么足得了他渐被养大的胃口?

 他要的不只是她刻意藏在心底的情,他还要她也发现那份情,继而想更进一步接近他,出于她的志愿接近他,他要她心甘情愿地走进他的世界里,而非靠他在一旁追赶催促著。

 但他该怎么做才好?

 她就连今天请假都不愿意告诉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和他预定的目标还有一大段路哪。

 徐慕庸缓缓张开眼,视线依旧定在电话上头。

 她到底是上哪儿去了?

 难道又是她母亲出问题了?如果是她母亲的问题,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许美乐打死不招的态度,在他是酸甜苦辣的中再添一股微涩,真可谓是五味杂陈了。

 她这行径教他无法不在意,实际上,他一直都相当在意,要不他昨天不会一逮著机会便追问。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是吗?

 一个男人怎能掌握不了自己女人的行踪?

 他很在意,异常地在意,连他自己也没料到,一见锺情的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而且,爱火在瞬间便烧上心头,教他有点措手不及。

 但没想到不代表他会抗拒排斥,事实上,他欣然接受。

 只是她有点难以驯服,他得再花多点时间。

 不过,此刻他只能单纯地等待,他真怕被莫名的猜疑给疯。

 他敛下深沉的眸,思忖半响,然后义无反顾地拿起电话快速地按号码,等待电话接通。

 (喂?)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他一愣,没多想便立即切断电话。

 他仔细查看自己拨出的号码是否正确,发现拨的确实是许美乐的‮机手‬号码,但接电话的怎么会是个男人?

 跳号吗?

 思忖了下,徐慕庸随即再拨,电话接通的瞬间传来的依旧是男人的声音,他不微恼地再切断电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拧起眉头,向来冷静自持的心竟然多了几分浮躁。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这个暧昧的时间,她的‮机手‬竟是一个男人接的,这代表了什么涵义?那男人的声音听来不年轻了,难道会是她爸爸?

 不对,她的父亲早在她未出生前便去世了。

 那么,那个人会是谁?

 她的叔父?舅舅?大伯?或者是表哥堂哥之类的?还是她的朋友?

 他眯起的眸子显出几分恼怒,恼的是自己竟冷静不下来,忍不住推敲起各种可能

 啐,这哪里是推敲?根本是胡思想。

 与其坐在这儿胡思想,他倒不如…

 徐慕庸拿起电话再拨另一组电话号码。“喂,你好,麻烦请找美乐。”

 (不好意思,她不在耶,请问你哪边找?)电话那头传来温柔圆润的嗓音。

 “大姐,你好,我是美乐的同事,不知道美乐上哪儿去了?”他优雅而有礼地问候著。

 电话那头如他所料地漾起笑声。(我不是她大姐,我是她妈妈。)

 “真是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大姐。”

 (呵呵,我不是。)电话那头笑声渐收,顿了顿后才道:(美乐跟朋友出去了,需不需要我帮你转达事情,还是等她回来再叫她跟你联络?)

 “知道她上哪儿去吗?她是几点外出的?”他敛去笑意,声音有点紧张。

 (她出去一整天了,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不过,她应该差不多要回来了。)

 “既然这样,不知道我能不能现在过去拜访?”向来温柔的嗓音多了一丝生硬,向来噙笑的俊脸如今寒鸶骇人。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他没有办法置之不理,口一股闷气搞得他心浮气躁!

 ----

 许美乐缓缓地合上门,踏入玄关,发现客厅的灯还亮著,不由得拧起眉。

 “妈,现在都已经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我不是跟你说了不用等,你为什么老是…”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听见里头传来老妈的笑声,她的眉头拧得更紧,赶紧加快脚步一探究竟。

 “你怎么在这里?”不会吧,这算什么?私闯民宅?

 “你回来了?”许美抬眼睇著女儿,秀丽面容上多了些智慧的痕迹,看得出她年轻时的美貌。

 “妈,你怎么让他进来?”许美乐走到沙发边,恶狠狠地瞪著一脸笑意的徐慕庸。

 现在是怎样?他又在搞什么诡计了?

 为什么她外出一天回来之后,他竟然出现在她家里,而且和老妈有说有笑,还把老妈逗得笑出眼泪?

 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

 “他不是你的同事吗?”许美愣了下。

 “是啊。”但是…

 “美乐,是我硬要过来拜访的,你别生气。”徐慕庸柔柔地道。

 她感觉他今天似乎不太对劲,虽然说他平常老拿一张笑脸骗人,但不知怎地,她总觉得他今天的笑脸有点诡异。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吓到行不行?“老妈,你要让陌生人进来,好歹也要先跟我确认过,要不然,如果有人骗说是我朋友,结果跑到家里洗劫,甚至搞出凶杀案怎么办?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耶,哪有人没常识到这种地步?”

 能不能多点危机意识啊?老是少筋让她这个当女儿的很辛苦耶。

 但是话说回来,能够让老妈留他留到这个时候,肯定是因为他那一张骗人的嘴脸,他笑得太无害,总让人以为他是个善类。

 哼,她又不是不认识他。

 “可是,他不像坏人啊。”许美为他辩驳。事实上,她觉得他斯文有礼,谈吐也不俗,而且听他问起美乐的事,总觉得他好像很喜欢她。她是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呢。

 “坏人两字不会写在脸上告诉你的,难道你不知道有些人是人面兽心吗?”许美乐意有所指地道。

 徐慕庸不以为意地挑起眉。“说的也是,许妈妈,你往后得小心一点才好。”

 “因为是你,我才开门的,要是别人敲门,我才不管呢。”许美笑睇著他“而且,我觉得你对我们家美乐很有意思,对不对?”

 “妈…”在说什么啊?

 “真是瞒不过许妈妈的眼睛哪。”看许美乐盖弥彰的模样,他状似不在意,掩在浓密长睫下的瞳眸却透出几分阴冷。

 “难道不是吗?”许美抬眼看着自己女儿。

 “妈,已经很晚了,你不觉得你应该去睡了吗?”她双手扠在上,略微不悦地瞪著母亲。

 啧,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人收买?

 “我还没问你今天跟那个人谈得怎么样…”许美咕哝著。

 “那个…”许美乐偷觑状似不在意的徐慕庸一眼,没好气地说:“明天再说,你赶快去睡!”

 她才不想在他面前提那件事。老妈也真是的,不想想现在已经很晚了,怎么还留这个男人在这里?况且,她们怎能在他面前提起这么‮密私‬的事,这件事要母女俩单独谈的,夹著他这个外人怎么谈?

 明了女儿的硬脾气,她这做母亲的只能无奈地起身。“你们慢慢聊,我先去睡了。”

 “许妈妈晚安。”徐慕庸不忘问候一声。

 “晚安。”

 许美乐目送老妈走进房里之后,正准备恶狠狠地骂徐慕庸一顿,谁知道一肚子气还没骂出口,他已经走到她身旁,一把将她抱进怀里,让她忍不住一愣。

 “你…”喂喂喂,他不会打算在她家上演限制级戏码吧?她保证老妈现在肯定贴在门上偷听。

 “你上哪儿去了?”他低声问道,嗓音里带著一丝不悦。

 她不眯起眼。“我还没问你跑到这里做什么,你倒是先问起我了?”有没有搞错啊?

 这是兴师问罪吗?

 “你到底是上哪儿去了?”他的双臂微微收紧,更将她往怀里带,对她的独占浓烈可见。

 闻言,许美乐又是一愣,眉头紧紧地拧起,双手伸入两人‮体身‬间,硬拉出些许距离。

 “徐先生。”啐,又是一个徐先生,真是教人烦躁。“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记得我已经跟你请过假了。”

 还有,他可不可以不要搂得这么紧?

 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个占有极强的男人,他应该再嚣张一点,再狂妄一点,不要搞得好像他很舍不得放开她似的,她很不习惯耶。

 “你只是跟我报备你有事,却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上哪儿去了,跟什么人出去,去做了什么,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你到底是和谁在一起?”他非常地在意,要是她不给个答案,他会为了这点死赖著不走。

 等待的苦闷远超过他的想像,而他也等得够久了。

 他贴着她的颈项,嗅著她身上好闻的香气,轻轻地抚过她的香肩,直想将她进体内藏起来,不想让其他不相干的人瞧见她,更不允许她深夜在外游,而身旁陪著的人不是他。

 “喂,你不觉得你管得太严了?”要不要她钜细靡遗地代所有行程啊?

 她就是不说,难不成他会咬她?

 许美乐拧起眉,正等著他的回答,却蓦地发觉肩上传来一阵痛感,教她不由得瞪大眼,直觉想闪开。

 “喂,你到底在干什么啦?”居然咬她?

 “你到底去哪里?”

 低沉的嗓音伴随著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肩,一阵炽烫又夹带著痛楚酥麻的感觉袭来。这人到底想要怎样啦?

 “我去哪儿为什么要跟你…啊!等等,你在干嘛?”她无力招架地被他一把推倒在沙发。“徐先生,你不要搞错地方了,这是我家不是你的住处,你不要太过分了!”

 不要以为她会闷不吭声,放任他予取予求!

 般清楚,这里是她家,是她家的客厅,她老妈随时都会从房里冲出来,他可不可以清醒一点,像往常一样沉著冷静、优雅斯文,跩一点也没关系,但不要像现在这样,让她很难应对。

 “和谁?”他儿不管她说了什么,瓣霸道地覆上她的,一双燃著怒焰的漂亮桃花眼直瞅著她,仿若要探进她的灵魂里。

 “关你什么事啊?”她嘴硬地道,又羞又恼地咬著

 什么时候开始她做任何事都要向他先报备?他凭什么用这种方式问她?这根本是刑求吧!

 太太太下了!

 “不关我的事?”他眯眼凝睇著她,敛去笑意的俊脸更显鸷。

 “你生气了?”

 “哦,你看得出来?”他蓦地勾起冷冽却又蚀魂的笑,伸手放肆地掀开她上衣的下摆。

 “你干什么?”感觉到他温热的手抚上她的腹部,她吓得忙用手抵抗。“你不要太过分了,你真以为我不会反抗啊?”

 他又不是不知道她老妈刚走进去,他居然想在这儿上演宫戏…不对,她在想什么啊?她一点都不期待,也不是担心老妈会瞧见什么不该看的,她只是不他无视她的人权,想要对她霸王硬上弓而已!

 “到底是谁太过分了?居然背著我跟男人外出,还玩到这时候才回来?”他贴上她,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畔。

 “嗄?”她一愣,随即将前因后果连在一起。“对了,你打了电话过来,我正好在洗手间,所以…”

 “那个男人是谁?”他的大手放肆地往她酥软的口探去。

 既然知道他拨了电话,她为什么不回?那个时候她又为什么会在洗手间里?她到底背著他做了什么?

 “你敢!”她直瞪著衣衫底下的大手。

 “你可以试试看。”

 他没有什么不敢的,只可惜她不够懂他,不知道他甚少动怒,而一旦动怒有时连自己也控制不了。

 “等等、等等,我说,他是我妈的朋友,我只是…啊!住手!”

 救命啊!老妈引狼入室啊。  M.iWUxS.cOm
上章 危险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