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危险罂粟 下章
第五章
 “美乐,醒醒,下班了。”

 轻柔好听的嗓音传来,硬是将睡得正香甜的许美乐唤醒。

 什么下班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念头一窜进脑袋,她蓦地张开眼,瞪著再陌生不过的天花板,然后缓缓地对上一旁徐慕庸的脸,傻愣地开口:

 “这里是…”

 “秘书休息室。”徐慕庸脸上堆起真诚而优雅的笑容。

 “啊…”她突然拔声尖叫,随即坐起身,瞪著身上的衣服皱成一片,还盖了件凉被…他,应该很君子吧?

 “放心,我没有袭击女人的习惯,倒是被袭击过很多回,那不是什么快乐的回忆,所以我不会用在你身上。”他一贯地笑着,坐在畔,两人近得可以嗅闻到彼此的气息。

 她苦笑,他这么说是想要告诉她,有不少女人觊觎他?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重点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为什么还在这里?

 “晚上九点了。”仿若看穿了她的心思,他好心地替她解答。

 “九点?”

 许美乐整个人跳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瞪著他,随即抓著他的手,瞪著他手上价值非凡的表,确定现在的时间确实是晚上九点。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对,我还要打工…完蛋了、完蛋了!”

 她甩开他的手便打算往外跑。

 徐慕庸一把将她拉回,顺势带入怀里。

 “你急什么?”他特地将她带来休息室,让她舒服地睡上几个小时,她居然一点都不感谢他?

 “我当然急啊!”迟到会被开除的,她能不急吗?

 她心急地看着扣在上的长臂,回头瞪著可恶的徐慕庸。“是谁允许你这样搂著我的?”

 她差点忘了,今天在会议室时就是因为他抱著她,还不断地拍著她的背,才会让她舒服得一头栽进梦乡里。可恶!明知她急得很,还使出这般下的手段。

 这种男人要怎么和他交往下去?

 他看起来白白净净,气质温和内敛,举手投足就像是个天生的贵族,然而骨子里却是个下的恶人,脑子算计。

 “你不喜欢吗?”他笑着反问。

 “我们已经到了可以随意搂搂抱抱的阶段了吗?”

 “我以为喜欢一个人,想要贴近她是很正常的表现。”

 “是很正常没错,但问题是,你以为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吗?”没有!她敢对老天发誓,她对他根本还没有那种感觉。

 “快了。”他笑得很自信。

 至少她没一把推开他,这已经算是相当好的开始了。

 许美乐不明白他是从哪儿生出的自信。“麻烦你放开我,我快来不及了。”

 算她求他了可不可以?

 他或许衣食无缺,但她可不是啊。

 “来不及就算了。”都已经九点多了,还去干嘛?

 “喂…”说这是什么话?急的不是他,他当然可以说得云淡风轻,但是这工作可是她的生计之一耶…

 许美乐一急,开始手脚并用地又踢又踹,就算挣不开,好歹也要让他知道,她是绝对不会任他予取予求的。

 徐慕庸齿一笑,手脚将她箝制得更紧。

 “喂…”可不可以别贴得这么近?她跟他又不是很

 “美乐,我们来谈个替代方案吧。”他不疾不徐地低语。

 她泼辣的挣扎方式让他角难以遏抑的笑开来。

 “替代方案?”她停止了挣扎。

 “对。”

 她顿了顿,眯眼瞪著他像狐狸一般的笑脸。“什么意思?”

 “你先告诉我,你打工的月薪有多少?”

 “你问这个干嘛?”

 “先清楚了,我才知道要如何另外帮你安排一个薪资较高的打工机会,好让你以后不用再跑来跑去。”

 在7thDoor这种夜店打工,他是百分之百地不赞同。

 “很难。”她老实地说。

 “为什么?”

 “蓟园的薪水较低,因为我是打工质,一个月拿得到一万五就算很不错了,但是我在7thDoor就不一样了,虽然底薪不高,但是小费却高得惊人,一个月下来,两份打工的薪水大概也有四万块左右。”说真的,比总机的薪水高了将近一倍,要她怎么舍得放弃这两份工作?

 “哦?”徐慕庸略微盘算一下。“如果以四万块聘请你,一个星期只要工作五天,星期一、三、五的晚上六点到十一点,还包含星期六、的全在内,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什么工作?”天底下有这么好的工作,她乾脆辞掉目前的打工算了。

 “嗯…”该怎么说呢?“管家。”

 一份管家的工作绝对好过她在外头东奔西跑,抛头面,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她老是出现在夜店里。

 或许她没有发觉,但夜店里头已有几张老面孔开始注意她了。

 属于他的东西,他绝对不允许他人染指,尤其当他们是抱著不良的念头接近她,他自然不可能再将她置于危险的境地,惹出不必要的风波。

 许美乐眯起眼,打量他许久。

 “我能请教你,老板是谁?”她没理由不接受这么好的条件,但是,只在某一种情况底下,她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工作内容非常简单,不会整理家务没关系,不会料理也无所谓,只要在时间之内待在那间屋子里头…”

 “喂,我在问你老板是谁!”她不客气地打断他。

 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这老板又不是脑袋坏了,要一个不会做家事又不会料理的管家做什么?又不是要请个财神爷回家供著!

 这么可笑又荒唐的条件,也只有一个笨蛋说得出口,而那个人…除了眼前的徐慕庸,不作第二人想。

 “我叫作徐慕庸。”他突然正地道。

 她恼火地翻了翻白眼。“我知道,你不需要再自我介绍了,你的名字在公司里没有人不知道!”就连清扫的欧巴桑都知道他的大名。

 “那就不要老是喂啊喂的叫,我们是‮女男‬朋友,不是陌生人。”

 她牙关咬了又放,放了又咬,觉得牙齿酸极了,却偏偏放松不下来。

 “那些先不谈,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可怜到要别人同情,更不屑别人耍手段买我的感激!”

 她是喜欢钱,喜欢到夜追逐也不觉得累,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她不偷不抢,全凭实力赚钱,不需要别人救济她。

 “我没有同情你,更不需要你感激我,我只是碰巧缺个管家罢了。”他不愠不火地回答,儿不把她的怒气放在眼里。

 “换句话说,你是要花钱买和我相处的时间?”他的闲钱会不会太多了一点?

 他虽然说得理直气壮,可不知怎地,听在她耳里总觉得是阴谋,她要是眼睛不张大一点,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给卖了。

 “不,我只是缺了个管家,要是你会料理和整理家务,那就是分了。”他说得诚恳而认真。

 她心头微震了下,忙敛下眼眸,忽略心中那股莫名的悸动。

 不管了,反正他是花钱的大爷,她只管尽本分、领薪水就是了。但要是他以后有任何不轨…

 半晌,她有了结论。“往后,不经我的允许,你不准再这样搂著我,更不能以职务之便騒扰我,不管是公司还是这一份管家的工作都一样。”

 “可以。”

 “还有,你不可以…”

 什么都好,只要她先把这件事答应下来,什么事都好办。

 ----

 翌下午。

 “你到门口等我。”徐慕庸在下班前拨了通电话给许美乐。

 (你想死啊?想害我变成炮灰吗?)电话里的声音听来刻意低不少,像是怕让人听见。

 “不然,我们约在转角。”他可以再退一步。

 (不行,我待会儿要去接我妈出院,没有空跟你约会。)唉,反正陈海薇又不知道她在跟谁讲电话,她说得这么小声做什么?

 “那么我载你去吧,顺便接你妈回去,再载你到我的住处。”

 (我去你住处做什么?)莫非他图谋不轨?

 她不小心提高了音量,发觉陈海薇回头瞄了她一眼,赶忙以傻笑应付过去。

 “你不是已经接下管家的工作了吗,难道你不用先过去瞧瞧?”他的脚步一刻不停,迅速地坐上车子。

 (啊!)她都忘了这件事了。

 “说好了,五分钟后转角见。”

 (喂…)

 这徐慕庸真是愈来愈嚣张了,先是利她,而后又命令她,他是把她当什么了?

 许美乐气恼地将‮机手‬丢进包包里,突地发觉身旁来一道古怪的视线,她不回过头去。

 “海薇?”

 看陈海薇怀疑的表情,她忍不住想,要是有一天她在公司里待不下去了,始作俑者肯定是徐慕庸。

 她不爱在公司里表现出真情,因为她还想待久一点,然而每次和他说话,她便管不住自己的子。

 “你有男朋友了?”

 “呃…”他算是吗?“算是吧。”

 不就是‮女男‬朋友,这又不代表什么!他们又不是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

 “感觉上你跟他的感情很好呢。”陈海薇好羡慕,身旁的好友皆是一对对,就唯独她落单。

 许美乐搔了搔头,笑得有点心虚。“还好啦。”要是让海薇知道和她交往的人是徐慕庸,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她真不敢想像。

 “美乐,你想会是谁送我花?”

 许美乐睇向放在柜台上的花,笑得更加心虚了。

 “不晓得耶…”她好苦啊,天天得编一堆谎言。

 全都是那家伙搞的鬼,三不五时就送上一束花,钱多也不是这种花法,看得她好心疼。

 “是吗?”

 “我先走了,我跟他有约。”不敢看陈海薇落寞的神情,又怕她再问起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她拎起包包义无反顾地往门口走。“拜。”

 呜呜,她好命苦!她没事被卷进这烂局作啥?

 又不是她自愿跟他交往的,但是这件事要是被公司同仁知道,她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

 “这车…”坐上徐慕庸的跑车,许美乐惊讶得连眼睛都快要凸出来。

 “喜欢吗?”

 “喜欢你会送给我吗?”她没好气地啐了一口。

 秘书薪水真有那么高吗,让他开得起名贵跑车?

 “你会开车吗?”徐慕庸轻轻地转动方向盘,漂亮的眸子直视前方,却没忽略她的一举一动。

 “我不会请个司机呀?”他要是肯把车子送给她,她马上二话不说收下。

 虽然已经不是什么新车了,但肯定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况且,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完全不用付出成本,何乐而不为?

 “那就请我吧,我可以一逃邺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地接送,只要你一通电话。”

 “我要是请得起司机就不用兼差了。”这种话亏他说得出口,他敢说,她还不敢听咧。

 他可是公司的风云人物哪,她岂敢让他沦落成司机?

 “好了,先告诉我你母亲住在哪一家医院。”

 “不用了,刚才我妈已经打电话给我,说她已经回家去了。”她顿了顿又道:“她的朋友已经接她出院了。”

 下回她非找个时间和那个朋友聊聊不可,要是他只想和老妈玩玩排遣时间,她非要他滚远一点不可。

 “那你肚子饿了没有?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他漂亮眸子里的眼珠一转,脑袋里头立刻浮现数种方案。

 她侧眼瞪去。“大爷,我不是你聘请的管家吗?你不是要带我去看看工作环境吗?既然如此,不如就先让我试试身手,你要是满意咱们再签契约,要是你不满意,那我马上就拍拍股走人。”

 他该不会忘了今天到底要做什么吧?

 “我肯定满意。”他一脸真诚的笑。

 “哼哼。”她不冷笑。

 满意什么啊?这人真是循私!要不是他喜欢她,这种话他哪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瞪著他漾自信笑意的侧脸,她心里虽然极恼怒,但还是忍不住要夸他一声,真是好看的一张脸啊!一个男人的面貌漂亮到这种地步,好看到这种程度…真想问他是不是有去整容?

 这徐慕庸多金年轻,脸孔是万中选一,身材更是不在话下,一个男人一生中梦寐以求的一切他几乎都拥有,这种男人怎能不吸引他人的目光?

 就连她在仔细瞧过他几次之后,也忍不住要夸他长得真是好,然而让她不解的是,他的条件如此好怎么会看上她?

 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合理,说漂亮,她绝对不是公司里最漂亮的一个;说个性,她几乎没有半点女人味可言;说她是个自私自利、一切向钱看的小气守财奴倒还差不多,这样的她,他到底是喜欢上她哪一点?

 不是她妄自菲薄,而是她真的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吸引得了他。

 如果她是徐慕庸,她肯定要挑个听话又乖巧的女孩子,而且还要身家背景及观念思想相当,绝对不会找像她这种在钱堆里打滚的小人物。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会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徐慕庸突道。

 吓得她瞠目结舌,潋滟水眸眨也不眨地瞪著他。

 他有读心术,还是与她心意相通?

 为什么她什么都没说出口,他也猜得到她在想什么?

 “那是因为我一直看着你。”他说得柔情似水。

 “你一直看着前头,哪有看我?”她瞧得很清楚,一路上他目不斜视,聚会神地注意路况,哪有闲暇分心瞧她?

 “哦,你这么清楚?”她是仔细地瞧着他的一举一动吗?

 许美乐蓦地眯起水眸,有些恼羞成怒地别过眼去。

 哼,这人看来斯文无害,然而骨子里却是工于心计、城府深沉。是她笨,第一眼瞧见他还误把他当成善类,现在才明白,他们两人根本是同种不同类。

 至少,她不像他那么卑鄙,捉到别人的弱点就威胁。

 “我请人帮我买了一些食材,待会儿你瞧瞧,要是有什么不足你再告诉我一声,我请人准备。”见她别过眼,他也不以为意,自顾自地说著。

 “请谁?”

 “嗄?”

 “我说你请谁帮你买食材?”她抬眼睇著他,发现他含兴味地瞅著自己。“我在问你啊。”

 既然都有人帮他买食材了,还要她做什么?

 她可不希望他为了给她一份兼差的机会,就辞退了原本的管家。

 还有,他老瞧着她做什么?

 笑得那么卑鄙?他这种笑法,看来好像斯文的笑,可在她的眼里,总觉得他好像不断地打量著她,就等她一松懈,随即就要对她下手。

 拜托,别糟蹋了那张赏心悦目的脸,笑得那么猥琐不好吧!

 要是让他人瞧见了…唉!

 “谁帮我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往后就交给你处理了。”他一迳地笑着,不把她的问题当问题。“往后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做,我把我最‮密私‬的一部分全都交给你了。”

 她冷睇一眼,受不了他嘴的麻双关语。

 “开车专心一点,我还很年轻,不想发生意外。”

 她没好气地别过眼,看向窗外,发觉车子已经停了。

 徐慕庸下车绕过车头,替她开了门。

 “到了。”

 她看着窗外,一栋度假小木屋就在眼前。

 不会吧,哪门子的秘书供得起这样的房子?  M.iWUxS.cOm
上章 危险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