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危险罂粟 下章
第三章
 真的是疯子!

 许美乐冷眼瞪著柜台里的花,上头点缀著各式缎带和珠链,感觉相当精致而高贵的一束香水百合,闻起来更是香气人,但是…她却恨不得把花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上两脚。

 疯子,送她花做什么?

 周末两天没见著他的人,今天上班却冒出一束花来,搞什么?

 徐慕庸是想要死她吗?居然还在上头放了小卡片,他不知道自己在公司里头的人气吗?

 许美乐眼明手快地取下放在花束边缘的卡片,儿不管里头到底写了什么,反正先收进包包里头便是。

 她藏起小卡片并不是因为窃喜,而是因为公司里头没有一个好地方可以让她将这张小卡片给毁尸灭迹,她怕把卡片送进碎纸机里,都会有无聊人士将卡片拼凑起来看个究竟。

 这束花太显眼了,会害她变成众矢之的,搞得她万劫不复。

 鲍司的福利相当好,同事间的相处也还不错,她想在这里待久一点;再者,这份工作是她主要的收入来源,她可是花了非常多的心思努力地相同事打成一片,岂能让他轻易地破坏掉?

 混蛋,将她到这种窘境,他觉得很快活是不是?

 什么追求嘛,害死她才是真的!

 与其送花,还不如直接折合新台币给她,她还会觉得开心一点,就算要成为众人唾弃的目标,她也甘心。

 “哇,花耶!”

 后头传来熟悉的声音,许美乐立刻收起一脸恼怒的神情,回头笑嘻嘻地说:“海薇,有人送花给你唷。”

 “送给我的?”陈海薇意外极了。“怎么可能?”

 “上头没有署名,但是我猜应该是送给你的。”她随意胡诌。

 反正这种东西送给她,她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倒不如送给陈海薇,做个顺水人情。

 “真的?”呜呜,她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收过花了。

 “你就安心的收下吧。”

 许美乐暗自庆幸,还好她今天来得早,可以在第一时间先将这件烦人的事给处理掉,要是让陈海薇先到的话,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不知道是谁送的,搁在这里很伤脑筋的…”

 就见陈海薇嘴抱怨,可眼底眉梢全是难掩的喜悦,她一脸足地绕进柜台,先搁下私人物品,又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只花瓶。“我去装水。”

 “请便。”许美乐依旧勾著笑,直到她的背影消失。

 ----

 唉!一大早就这么累人。

 许美乐昨天连赶两个兼职,回到家都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东摸一下、西摸一下,天色都快要亮了,天晓得她根本睡不到四个钟头,现在是倦得连眼睛都快要张不开了。

 今天的午休时间要省下来,她要拿来补眠。

 要是不趁中午休息一下,真不知道她晚上要怎么过。

 “你来了。”

 一阵低沉好听的声音传来,许美乐蓦地瞪大眼,儿不想回头,不想面对声音的主人,忍不住在心底又暗咒了几回。

 “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她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连眼睛都眯起来了。

 “喜欢我送的花吗?”

 徐慕庸今天穿著一套淡灰色的名牌西装,里头搭了件铁灰色的衬衫,及肩的长发整齐地绑起,额前滑落了几缯,更添几分佣懒人的魅力。

 他今天的模样异常魅惑人心。

 但是,她可不一定非得买他的帐。

 “海薇很喜欢。”

 “海薇?”

 “我的同事。”她职业地笑着,眼镜底下的眼眸却不带笑意。

 徐慕庸不置可否地眯起黑眸,角淡噙著笑意。“我以为你会喜欢。”看来他遇上一个相当有个性的火爆佳人了。

 天底下有哪一个女人不爱花?唯独又呛又辣的她。

 她看起来柔顺,但据他观察,这份柔顺只不过是她在公司时掩饰真情的面具。

 不过也好,他接触过太多柔顺的女人,只觉了无新意,还是有个性的女人相处起来较有挑战

 “我不喜欢那种没有建设的东西。”她毫不客气地道。

 是他要问所以她才回答的,可别怪她伤了他的自尊,她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哦?”“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以后别再这么做了。”

 “如果我说不可以呢?”他低柔的嗓音自好看的逸出,漂亮的桃花眼直往她脸上瞧。

 “我会跟上级报告你騒扰。”他笑得真是可恶,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难道是她说得不够明确,让他听不懂她有心拒绝他的追求吗?

 “那我会跟上级报告你不遵守公司规定,在外头私下打工。”他向来不玩这种不入的手段,但有机会使用的话,何必放著不用?

 “你…”“你想上级会比较相信谁?”徐慕庸眼眸微眯,更显出他难以抵抗的魅力。

 “你到底想怎样?”笑意瞬间消失,面对他这种卑鄙小人,她再也不想献上笑脸。

 “我不是说过了吗?”

 “我的答案是不。”够明确、够清楚了吧!

 “我不答应。”

 许美乐瞪大眼,简直难以相信他竟如此无赖。“什么叫你不答应?这种事情一定要你情我愿,你总不能强迫我点头吧?”

 难不成他以为只要他看上的,谁都不能拒绝他?

 哼!大概是从来没有人拒绝过他吧,看来,她极有机会成为空前绝后的第一人。

 “我不认为你有理由拒绝我的要求。”

 她挑高眉,嘴角带著苦笑。“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

 或许他真的完美得无可挑剔,但她自认有残缺,实在高攀不上完美无缺的他。

 “太没道理了。”徐慕庸忍不住抗议。

 “天底下没道理的事可多了。”

 “说的也是。”他人的眸子闪过吊诡的光芒。“就像我刚才说的,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会向上级举发你在外头打工的事。”

 手法虽然不太漂亮,但是,为了两人感情著想,他不得不祭出卑鄙手段,她先答应交往。

 “你!”真教人不敢相信!

 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她可不会相信他真的对她一见锺情,既然没有感情为基础,他又是为了什么硬她答应?

 她敢说,只要他想要,肯定会有一大群女人前仆后继扑上去,他实在不需要强迫她,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懊不会是她无意中得罪他了吧?

 就算她真的得罪了他,以他的身分和气度,实在没必要和她计较,这只显示他气量狭小。

 “而且…”徐慕庸笑得很贼,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突地他侧过脸去说了句:“陈‮姐小‬,你手上的花瓶真是典雅。”

 “徐…”陈海薇走向柜台,难以置信地瞪著他,一闪神差点连手上的花瓶都不保。

 “要花用的吗?”他接过差点落地的花瓶,优雅地搁到柜台上。

 “是…”

 许美乐侧眼探去,发觉陈海薇的魂魄几乎完全被他给走了,她是一点都不奇怪,他可是陈海薇的偶像之一呢,她进入公司将近半年,总算有幸在近距离下瞧见偶像,相信她心里一定觉得死而无憾了吧。

 “这花真美。”徐慕庸状似随意地问著。

 “是啊。”陈海薇双眼发直,只吐得出最简单的回答。

 “不知道是谁送的?”他宛如黑曜石般漂亮的瞳眸缓缓地瞧向她,意有所指地说著。

 “不晓得耶。”

 “我想…”他斜瞥许美乐一眼。“或许有人知道。”

 许美乐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眼。

 好卑鄙的人!竟然把矛头转到她身上,要是让陈海薇知道送花的人就是他,那还得了?他这种说法分明是要她去死!

 太太太下了,令人不齿!

 亏他长得如此斯文儒雅,举手投足像个贵族一般,然而行事作风竟是如此肮脏,太教人不了!

 “美乐,你知道是谁送来的吗?”陈海薇顺著他的视线看去,疑惑地问。

 许美乐眨了眨眼,好不容易才挤出一抹苦笑。

 “我不知道耶,我一来便见到花搁在柜台上了。”眼角余光瞥见徐慕庸挑起浓眉,一副戏谑的模样,让她忍不住一肚子火。

 他那神情好像在嘲笑她似的。是,她是知道谁送的,但知道又怎样?公司又没规定不能撒谎,而她不过是说点无伤大雅的小谎罢了,有何不可?

 最可恶的是他,是他害她撒谎的,凭什么在一旁嘲笑她?

 “上头没有小卡片吗?”他笑道。

 许美乐闻言为之气结,陈海薇都没问了,他问个什么劲?

 他根本是在她,她点头答应他的追求。

 哼!先是拿私下打工这件事威胁她,现在又当着陈海薇的面要这种烂招,看来,他相当清楚自己的魅力,知道只要他登高一呼,卑微如她随时会让那一票爱慕他的公司女同事给踩死。

 他现在是想把她离公司吗?

 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她真的得罪他而不自知?

 ----

 许美乐真的一头雾水,她不过是个小小总机,根本不可能和徐慕庸有所接触,她也是最近这几天才见到高高在上的他,就算真想得罪他,也没那个机会啊。

 他现在这样对付她,真的是令她丈二金刚摸不著头脑。

 她敢说,这间公司里头再也找不到像她这般爱好和平又好相处的人了,而她也只是想要平平凡凡地工作,一点也不想出风头,他为何偏要来惹她?

 混蛋,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一般而言,这种花束应该都会附上一张小卡片,对不对?”徐慕庸语调轻柔地说著。

 一旁的陈海薇听得如痴如醉。“是啊、是啊!”说她是花痴,一点也不为过吧?

 许美乐瞧她痴的模样,无力地别过眼,海薇怎会把这种恶劣的人奉为神祗般崇拜?

 “对了,美乐应该也收过不少花吧?”他话题一转,转到她身上。

 她张大眼,随即微微地眯起,用尽全身力气牵动嘴角。“怎么可能?应该是海薇的机会比较多。”

 这个坏人!他到底打算怎么玩她?不把她玩死他不甘心是吧?

 “不会吧,我记得头一回见到你是在7thDoor,那时候我看你在店里还的。”他一双勾魂眼定定地瞧着她。

 许美乐一愣,头一回见到她?

 头一回见面不是在公司里吗…难道他先前便去过7thDoor,而她不小心得罪了他;然后他在公司里发现她这个人,因而起了报复的念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这个人也未免太小气了!

 居然用这种方法报复她,真够狠的!

 看来不管她接受或拒绝他的追求,她都很难在公司继续生存下去。

 要不是公司的福利太过优渥,她真的会考虑转头就走。

 不行,她岂能如此轻易就被恶势力击败?要走,也得先搞清楚状况,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如果真的无法配合,再走也不迟。

 “7thDoor?”陈海薇不解地问。

 “那是一家夜店。”徐慕庸好心地对身旁的陈海薇解释,双眼仍旧睇著她,等著她的答案。

 “夜店?”

 “是啊,美乐就在那家…”

 “海薇,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她冷冷地打断他,走过他面前时不忘瞪他一眼。

 “哦。”陈海薇随口应一声。

 “我也该回秘书室了。”

 许美乐一走,徐慕庸也跟著走。

 “嗄?”就这样走了?

 陈海薇有点失望地坐到柜台后,正要将花入花瓶内,她才想起…

 敝了,他跑来总机柜台做什么?又是何时跟美乐那么的?

 他怎么会美乐、美乐的叫得那么顺口,而不是叫她一声许‮姐小‬?

 不管了,这件事等许美乐回来再拷问她就知道了。

 她现在心情好得很,今天收到花又见到徐慕庸,简直幸运到不行,中午用餐时再到楼上说给姐妹淘听,保证教她们羡慕不已。  M.iwUXs.cOM
上章 危险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