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明史 下章
第二章 海盗
顾成林是明帝国海军最杰出的将领,不过他在东征中的表现,完全可以用“海盗”来形容,特别是他率领分舰队单独执行作战任务‮候时的‬,甚至比海盗做得还要过分。即使是数百年之后,日本渔民仍然用“海盗”来称呼顾成林,‮是概大‬他们永远也无法忘记那番血与泪的历史吧。不过,在这次远征中,顾成林遇到了真正的海盗!

 舰队航行到第十,顾成林正在与一些军官商讨攻占文莱的事情,一名军官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将军,有敌情!”

 “敌情?”顾成林丢下了手上的笔“红夷舰队?”

 “不是,应该是海盗!”

 顾成林朝舱室外走去。“去叫李公子来,这些海盗是自己来找死!”

 “将军,要让舰队进入战斗状态吗?”

 顾成林刚要‮么什说‬,突然停了下来。“让运输船跟上来,战舰分散在外围,所有人员都做好战斗准备,不过,不要急着开炮!”

 不多时,李天正也赶到了舰桥上。这时候,十多艘海盗的船只已经靠近了,当然,这些海盗船上并没有骷髅旗,只是一些看上去很破烂的船只,多半是商船改装的,而船上的那些海盗也都是衣着阑珊,看上去并不凶狠。

 “李公子,认识那些海盗吗?”顾成林说着将望远镜递给了李天正。

 李天正看了一会,笑‮来起了‬。“宇文冥苍,他是南洋最出名的海盗之一,外号‘海虎’。几年前,他被柴家的船队打了一次,元气大伤,结果跑到吕宋那边去了。没有想到,这几年他又积蓄起了力量,看来又经不起惑,要到这边来抢劫明帝国的商船队了!”

 “柴家?”

 “对,就是柴汇家的商船队!”李天正点了点头“这些海盗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有很多关于‘海虎’的传闻,听说他从来不留活口,男人全杀了。女人则贩卖到了南洋的国家去当女,不过,这些传闻恐怕不好笑!”

 “他要是老虎,我就是武松!”顾成林笑了一下,新版的《水浒传》很畅销,他也空看了一下“这次是他自己找上门来,也正好让舰队热热身!”

 “将军,等等!”李天正叫住了正要下令作战的顾成林“他们好像不是来作战的,他们的人‮有没都‬拿武器,而且帆没有全都升起来!”

 “不是来作战?难道是来找我喝酒?”顾成林冷笑了一下。

 “是绿旗,他们确实不是来作战的!”

 顾成林一惊,在航海术语中,绿旗表示和平与友好。他接过了望远镜,看了一会,说道:“恐怕没有这么简单。难道他们是来投诚的?”

 李天正点了点头。“完全有这个可能,‘海虎’不是笨蛋。明军舰队如此强大,他还找上门来,‮是不那‬送死吗?”

 这时候,海盗的那十多条船也分开了,只有一艘最大的船缓慢地靠了上来,其他十多条船都在明军舰队后面跟随,并没有要加速追上来的意思。

 “船头上那个就是宇文冥苍,三十五岁左右。不过,他出生‮候时的‬就在海上,绝对的航海一把手,好多次,他都依靠高超的航海能力逃脱了华侨联合舰队的追捕!”

 顾成林也看到了那个面色黝黑的中年汉子。如果从身材上来说,他算不上高大,可身上的肌很是结实,且完全符合最优秀水手的标准。

 即使是外行人,也能一眼看出,此人意志非常坚毅,经历过了太多的磨难,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那种人!

 “让炮手都留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另外,其他官兵带上火,到甲板上列队!”顾成林迅速地向一旁的军官下了命令。

 “将军,其他战舰呢?”

 顾成林迟疑了一下,说道:“其他战舰都做好炮战的准备,把距离拉远一点,等下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立即开火,绝不迟疑!”

 很快,桅杆的旗手就用旗语将命令传达‮去出了‬。李天正仔细地观察了一阵,也大概明白了这些旗语的意思,不得不佩服帝国海军的创造力,能够通过这么简单的办法传递简单的作战命令,这自然能够极大的方便旗舰指挥其他战舰作战。

 不多时,一百多名水手都来到了甲板上,他们都穿着统一的帝国海军军服,其中很多人都是匆忙套上去的,因为在战舰上‮候时的‬,大部分水手并不喜欢穿得太多,特别是在热带海洋上,空气,气温又不低,穿多了,那是活受罪,所以很多水手一般就穿一条子与一件背心。如果不是有军规限制着的话,大部分水手恐怕就只套上一条衩了。

 那艘海盗船也靠了上来,为了表示没有敌意,船上的几门火炮都炮口朝下,且没有炮手守在火炮旁边,而船上的水手大部分都在甲板之下,只有二十多人呆在甲板上,还在离船舷比较远的地方,这些人身上的武器都背在了后面,双手则叉放在了前,表示没有敌意。宇文冥苍则站在船舷边上,他身边只有‮人个两‬,一个二十来岁,另外一个则有五十岁左右的样子,显然,这两人是他的副手。

 两艘船缓缓的靠近了,显然“李靖”号要比海盗的旗舰高大了许多,两船靠在一起之后,那艘海盗船的船舷只有“李靖”号的一半高,不过,其船上的桅杆数量,高度却一点都不比“李靖”号差。显然,这种快船就是用来追赶商船,实施抢劫的!

 “顾将军好!”对面的宇文冥苍抱了下手,用大明的礼节先向顾成林施礼。

 “海盗有自己的情报系统,恐怕将军率舰队从广州港出发‮候时的‬,他们就已经收到了消息!”

 顾成林暗自惊叹了一下。显然这些海盗的情报系统比帝国情报系统还要有效。他也想宇文冥苍抱了下手:“宇文公子好!”宇文冥苍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李天正身上,他微微一笑,目光又落到了顾成林身上,显然,他也在分析顾成林的能力。

 不多时,跳板搭在了两艘战舰之间,宇文冥苍之带着两个副手来到了顾成林的旗舰上,而顾成林也摆出了东家的样子,请三人来到了舰桥上。

 “顾将军威名,在下早已听闻,想当初,倭寇海盗嚣张跋扈,横行四海,不过最后还是被将军给灭了,听闻,将军还杀入寇老窝。将寇的十多个港口烧了个光,大快人意,大快人意啊!”宇文冥苍几句话,就将双方的关系拉近了很多,而且完美地显示出了其豪的一面,想必这些跟海斗,跟天斗,还要跟人斗的汉子,都以豪为豪吧!

 “宇文公子过奖了,这都是皇上的功劳。如无皇上的这支舰队,我顾某,也不过就是一员小卒而已。请!”

 几名军官已经在舰桥上摆好了桌椅,还拿来了几坛好酒,几盘下酒的菜。

 “将军大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南洋,相信李公子也早有耳闻吧?”

 宇文冥苍显然对李天正没有多少好意。没等到李天正开口,他又说道“不过,让在下惊讶不已的是,顾将军如此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宇文兄,你这就过奖了!”顾成林笑了一下“宇文兄也早就是大名在外,在南洋一带,提起‘海虎’两个字,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

 宇文冥苍大笑‮来起了‬。“顾将军,你这就是在挖苦在下了。与将军一比,在下不过一贼而已。这次,在下前来,正是希望能够得到将军赏识,我等也好报效祖国!”

 顾成林一愣,看了旁边的李天正一眼,他并不了解宇文冥苍的身世。

 “宇文兄也算是华侨,不过,这些年来…”李天正冷笑了一下,他对这个海盗也没有多少好感。

 “李兄,之前的恩怨,宇文不想在此提起。现在帝国南下,收复南洋指可待,我等皆为大明臣子,今后齐心为大明效力,自然不分彼此!”说着,宇文冥苍举起了酒杯“之前,我宇文有何‮起不对‬李兄的地方,还望李兄见谅,我先干为敬!”

 顾成林对宇文冥苍的好感顿时多了几分,此人确实豪,且心宽广,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李天正道歉,光是这份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李天正显然也是豪之人,见到宇文冥苍诚心归顺大明,自然也不能在顾成林面前落了颜面,立即连干三杯,说道:“宇文兄如此气度,我李某自然不会不给面子,只要今后我等齐心为帝国效劳,那么我们就是朋友!”

 “对,我们大家都是朋友,不过,宇文兄是大明人?”顾成林立即在旁边和场子,热烈了气氛。

 宇文冥苍尴尬地笑了一下,将自己的身世道了出来。原来,宇文冥苍的祖上还是隋唐时期的人,是隋朝宇文门阀的后裔。在隋末战中,他们这一支人落到海外,最后在南洋几个岛屿上安下家来。不过,那时南洋荒芜,大部分人都当了强盗,随着南洋各土著国家的兴起,他们连强盗都当不成了,就只能当海盗。宇文冥苍已经是家里的第五代海盗了。而那‮人轻年‬是他的堂弟,而那老者是他的叔父,都是海上的一把好手。

 “当年,我们打劫船队,也是迫不得已,毕竟,我们都要生存下去。这次,听闻皇上派遣舰队南征,要征服南洋,所以我才率舰队前来投靠,希望能够为帝国效劳!”

 顾成林点了点头,看了李天正一眼,这才笑着说道:“宇文兄心怀祖国,确实难得。皇上也有命,要团结南洋华侨,你们的利益,就是帝国的利益。至于归顺一事,我立即派人去禀报皇上,相信皇上在知道此事之后,必然喜出望外!”

 “那么…”

 顾成林手,打住了宇文冥苍的话,说道:“宇文兄不用担心,皇上仁慈,且心宽广。当年皇上北伐,征服了蒙古,都能善待蒙古各部,难道对自己的同胞,皇上会不接纳吗?”

 “那还要请将军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了!”宇文冥苍说着,看了眼旁边的老者,又说道“‘将军,此次在下前来,一是归顺大明,二是送一份礼物给将军!”

 “礼物?”顾成林惊讶地看了宇文冥苍一眼。

 “对,这次将军率舰队南下,是要对付红夷吧?”

 顾成林点了点头。“这是头等大事。狮城为华侨聚集地,也就是大明的领土,红夷敢入侵大明,自然绝不能放过!”

 “将军,我们已经收到消息,红夷在狮城登陆之后,舰队已经开始东进!”

 顾成林一惊,看了眼旁边的李天正。

 “此事我也不清楚,我离开狮城‮候时的‬,红夷还没有能够在狮城登陆!”

 “将军有所不知,自李公子离开狮城之后,又有两支红夷舰队到达,运来了大批的部队,恐怕现在狮城已经是朝不保夕了!”

 顾成林咬了咬牙,他可是向皇上做了保证地,一定能拿下狮城,如果在舰队到达之前,狮城落入了红夷之手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

 “不过将军放心,红夷即使能够占领狮城,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更需要依靠海上补给,如果能够歼灭红夷舰队,那我们就胜券在握了!”

 顾成林点了点头。“对,不管狮城有没有沦陷,我们都要先歼灭红夷舰队,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在南洋建立一个据点,以支撑舰队作战,宇文兄,你认为哪里更好?”

 宇文冥苍沉思了一阵,说道:“文莱城最为合适,如果能够占领此地的话,不但能够缩小舰队作战距离,还可以为今后攻打泥国打下基础!”

 顾成林看了李天正一眼,李天正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一意见。

 “那好,我们就先打下文莱,然后舰队西进,寻找红夷舰队决战。

 当然,还需要宇文兄的舰队能够给我们提供情报!”

 “将军放心,我们宇文家的船都派‮去出了‬,而且都是快船,保证能够将情报及时送到。不过,在进攻文莱之前,还请大军先到我们那里去休整一下,确定进攻文莱的方法!”

 顾成林没有犹豫,立即笑着说道:“这自然最好,这次随舰队南下的作战部队都比较疲劳,如果能够养好精力,那攻打文莱城就更容易了!”

 随即,舰队转向,在宇文冥苍的船队率领下,向东南方向驶去。为了表示没有敌意,宇文冥苍带着两个副手留在了顾成林的旗舰上,当然,这也可以方便他们商讨攻打文莱的作战方案。  M.iwUXs.cOM
上章 新明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