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明史 下章
第六十八章 上京
一觉醒来,朱祁钰感到头痛裂,且口干舌燥,喉咙都快要冒出火来了一般。等到金英把凉水送来,伺候他洗了脸之后,朱祁钰这才清醒了过来,想起昨天下午跟上杉谦信喝了‮多么那‬酒,肯定是自己喝醉了。可从晚上到现在,也有好几个时辰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管朱祁钰怎么努力,他都想不起来,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本来,他还想责备金英,‮么什为‬不在酒里多掺点水,不过想到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情,朱祁钰哪还有心情去责备金英了,他自己都头大不已。

 “陛下,上杉谦信将军的信使已经走了,只是留下了一样东西!”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朱祁钰长了口气,从金英手里接过了那样饰品,一个如同香囊一般的布织品,看不出来有什么意思。

 “是昨天深夜走的,他说陛下醉了,不让我们打搅陛下,等陛下醒来后,才让我们告诉陛下。他说…”

 “‮么什说‬?”朱祁钰感觉到了一点问题。

 “说东军绝不背叛陛下,望陛下保重!”

 朱祁钰点了点头。“好吧,你先出去,等下派人去询问柴大人,问他做没有做好去京都的准备,如果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就这两之内启程!”

 等到金英出去之后,朱祁钰又拿起了那个香囊状的小饰品,看了一会,他发现里面了条丝巾。等到朱祁钰把丝巾出来一看,立即大惊不已。同时意识到,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朱祁钰的大脑一下短路。根本就‮道知不‬该想些什么,该做些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道知不‬过了多久,直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传来敲门声‮候时的‬,朱祁钰才赶紧把那条带着一道殷红血迹的丝巾放进了香囊里面。

 “陛下…”柴汇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上杉家的使节团上午离开了江户,陛下是不是与上杉家发生什么矛盾了?”

 “矛盾?”朱祁钰一愣。说道。“我们与上杉家并无任何矛盾,柴大人为何有此想法?”

 “陛下,上杉家的使节说,他们不跟随陛下一起去京都,先行返回越后,我还以为上杉家要背弃盟约了!”

 “不会,放心吧,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朱祁钰尴尬的笑了一下。让柴汇坐了下来“我们立即去京都,你那边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吧?”

 “一切都安排好了,今就可以上路!”

 “那好,今我们就出发,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立川!”

 朱祁钰也没有时间多加考虑,立即让金英等内侍帮他收拾好行李。当天,朱祁钰留下罗国栋继续镇守江户,并且把朱祁镇一家人也留在了江户之后,就带着柴汇等人,在近卫军的陪同下向西而去。当然,他没有忘记将日本天皇一家子全都带上。这次前去京都,天皇可是主角,少了他,这场戏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当天傍晚,朱祁钰一路人马来到了立川。经过了数月的建设,这座曾经遭受到了战火摧残的城市也恢复了正常,很多之前逃亡的市民也都返回了立川,在明军的管理下过上了‮定安‬的生活。而在此地镇守的胡沱更是前出三十里来接朱祁钰。在胡沱担任了第八军代理军长之后,他重新组建了这支部队,并且强化了训练,很有一种大将风范。

 “胡将军,朕也听闻了第八军重建的事情,虽然麻烦不少,困难不小,不过你干得很出色!”见到周围陪行的第八军将士,朱祁钰很是满意“立川乃关东平原的大门,虽然现在战事已经停息了,不过寇之心未死,所以你们要随时做好打仗的准备,朕不希望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

 “陛下放心,末将谨尊圣命,绝不敢有半点疏忽!”

 “好,那我们今晚就在立川过夜,顺便看看胡将军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助兴的节目!”

 为了接朱祁钰的到来,胡沱确实准备了一番,不过,却发生了两件让朱祁钰不太高兴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在大军入城‮候时的‬,胡沱组织起来的那些日本人似乎对大明皇帝并不放在眼里,他们更多的是在欢呼自己的天皇。显然,这让朱祁钰醋意大涨,如果不是想到自己是日本的太上皇的话,恐怕朱祁钰还真要把这些日本人给打成反民了。而第二件事情就是胡沱的过错了,在当天晚上的宴会上,他竟然找了一批日本歌舞伎来助兴,而朱祁钰对这些装模作样的日本歌舞伎没有半点兴趣,早早就退场了。见到皇帝不喜欢这一套,胡沱也很是尴尬,不过当时立川是完全从废墟上建立起来地,他也只能找到这些歌舞伎了,要他去一批大明的舞女来,恐怕他还真做不到呢!

 当晚,朱祁钰也失去了在城内“视察”一番的兴趣,早早就去休息了。第二天天还未亮,大军继续上路。这一天的行军速度很快,在当天晚上就到了青梅城。而当时在此驻扎的正是张国涛的第九军。

 这张国涛也是个老实的军人,虽然不善际,不过却也从立川那边得到了消息,赶紧把他找来的那些日本歌舞伎给轰走了,只组织了一场接风洗尘宴。不过,这还对了朱祁钰的胃口。

 “张将军,朕听闻,当初你是从青梅城的取水口里潜入城内的吧?然后五百勇士力破寇坚城,现在带朕去看看!”

 张国涛立即带路,来到了城市西南角的那处水渠附近,当然,张国涛已经让人在水渠里设了三道新的铁制栅栏,这下再也不可能有人从此进入城内了。

 “传闻确实不假。当时应该是寒冬吧,将军能有如此能耐。确实是我大明猛将啊!”朱祁钰也很是感叹,如果要他在接近冰点的水里待上那么久,恐怕早就被冻死了。

 张国涛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这都是陛下的栽培,如无陛下栽培,末将也没有这番本事!”

 “张将军,你这就太过于谦虚了,这都是你们的能耐。而不是朕的能耐。不过,你们都是帝‮军国‬人,这就是朕的光荣!”朱祁钰笑着拍了拍张国涛的肩膀“当晚跟随将军一起入城的还有哪些勇上?都让朕看看!”

 很快,那些在战场上幸存下来的第九军官兵都站了出来。朱祁钰从他们身前走过,一一赞赏与安慰了一番。

 “不错,你们都是大明的勇士,是我大明的栋梁之才。朕一定会重重赏赐你们。金英!”

 “奴才在!”

 “把他们的名字都记下来。然后让于大人起草一份表彰书,都要好好表扬,宣传他们的事迹。当然,别忘了那些阵亡与负伤的勇士,他们为帝国做出了‮大巨‬的贡献,那帝国就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四百多人都是一番感动,能得到皇帝亲口表扬他们就已经很荣幸了。而皇帝竟然没有忘记他们为帝国做出的贡献,这更让他们觉得自己冒死杀敌意义非凡,坚定了他们为帝国血撒汗的决心。

 当晚,朱祁钰就赏了这些人每人五百两银子,虽然这笔赏赐并不多,甚至比不上其他部队一次抢劫下来分到的战利品。不过,其意义却是很重大的,至少这代表了皇帝对这些大明官兵的付出的肯定!

 大军在青梅也只逗留了一晚,第二便继续上路。从青梅到甲府因为一直是山路,所以行军速度并不快,最主要是日本天皇那一家子吃不了多少苦,拖慢了速度。结果,这一走,就走了三

 在甲府镇守的正是卫广的第五军。而卫广知道朱祁钰在青梅城大肆表彰了第九军一番之后,这才干脆就把第五军立功最多的官兵都组织‮来起了‬,让他们全都穿上了军礼服,然后将所得到的勋章都佩带好,前出五十多里,在石和镇东面二十多里处接朱祁钰的车架。

 朱祁钰见到全是由有功官兵组成的第五军“仪仗队”之后也很是高兴,自然,这能够给后面的天皇更大的震撼。这些第五军的官兵都是老兵了,立下的战功不少(抢到的战利品也不少),所以光这气势,就已经超过了第九军的官兵。而且,朱祁钰一直很看中独臂将军卫广,见到卫广给自己争面子,朱祁钰心里更是高兴!

 当然,天皇见到这支军队,特别是见到了独臂将军卫广‮候时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畏惧。“野狼军”的名声太响了,就连后土御门天皇都知道了这支部队的厉害。而面对这支虎狼之师,本胆小,怯懦的天皇不害怕才是怪事。

 “天皇阁下,你完全应该为这样的部队感到骄傲!”朱祁钰也自然不会放过打击天皇的机会“今后,我们明就是一家人了,我大明的军队,就是天皇的军队,而能有此虎狼之师,天皇难道还需要害怕那些诸侯吗?”

 天皇连连点头,而他简单的脑袋也很快就被朱祁钰的这句话给迷糊住了。是啊,如果能得到这么强大的军队保护,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而卫广也很是了解朱祁钰要扬威的意图,在进入甲府城‮候时的‬,他还搞了一次“阅兵式”将第五军的五千多官兵排列成了一个‮大巨‬的骑兵方阵。半个时辰的阅兵式中,这五千骑兵演练了各种阵型,包括冲锋,防御,突击,包围。结果,一千多头牛羊成了骑兵冲锋的屠宰对象。现场的‮腥血‬气氛再度让天皇胆战心惊,那只是牛羊,如果是真人的话,恐怕也都被这股强大的骑兵撕成了碎片吧!

 在甲府城逗留了两,大军再次上路。不久就进入了织田信长控制的三河,美浓,尾张以及近江东部。这织田信长也很是配合,一路都派人护送,并且每当明军落营‮候时的‬,都会派人送来食物等物品,并且还专门安排了一些舞前来慰劳明军。朱祁钰自然是没有这方面的爱好,不过他也没有阻止手下梁岳这些人去打野味。在让军医检查了织田信长送来的这些女人,确定没有带上什么不好的疾病之后,也就放开了梁岳他们的手脚。

 这一路,明军的行军速度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是很慢的。而朱祁钰也沿途派出了近卫军,让他们去跟织田信长的军队联系,名义上是增进两军的友谊,而实际上,朱祁钰有自己的打算。

 在此之前,明军还从来没有到达过这一地区活动,对这一地区的情况很不了解。朱祁钰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见到织田信长敞开了大门,自然就要抓紧机会收集情报。而他派出去的近卫军都接受过特殊的训练,是收集情报的能手。朱祁钰自己也没有闲着。一路下来,织田信长每次派来的使者都会受到朱祁钰的接待。当然,自然就免不了被朱祁钰鼓动与奖赏一番。可以说,在这个时候,朱祁钰就已经开始为今后的再次伐做准备工作了!

 这短短几百里的路程,明军足足走了八天!‮上本基‬每天走上几十里就不走了,这就如同在观光旅游一样。朱祁钰也从中了解到了很多让他惊讶的信息。比如,织田信长在这边的影响力仍然是非常‮大巨‬的,特别是在尾张地区,织田信长的号召力仍然超过了其他的所有寇将领!显然,这就是织田信长的根据地,只要织田信长还掌握着这块根据地,那么他就有占山为王的本钱!

 不过,让朱祁钰高兴的是,通过这大半年的战争,织田信长的威望已经削弱了很多,西军一部分有实力的将领都在谋求自立,甚至是取代织田信长的地位。而这其中,绝不仅仅只有明智光秀一人。这个迹象被朱祁钰牢牢的记住了!

 第九,大军慢悠悠的绕过了琵琶湖,来到了距离京都不远的地方,而这次持续了十多的旅行也差不多到头了。虽然朱祁钰等人并没有多少感觉,这要比行军舒服多了,可是日本天皇一家人却累得东倒西歪,几乎都要散架了!也正在靠近了京都‮候时的‬,突然西面一路大军直奔而来,搞得所有人都紧张‮来起了‬,近卫军官兵都条件反般的做好了战斗准备,难道这里还会遇到危险?  M.iWUxS.com
上章 新明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