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边缘/不详 下章
第06章
 我开始亲吻妈妈,并在妈妈的耳边轻声说道:“妈妈,亲亲我吧…”我和妈妈就这样相互拥吻着,一直到一起倒在上,妈妈笑着推开我,骂道:

 “臭小子,说来说去就是骗你妈上,唉,你的脑筋多用点到学习上就好了…”

 “我说得不对吗?”我坐起身,反问道。“我这段时间的脑筋都用在学习上了,是你说不让我和你睡,我才动这方面脑筋的…”

 “照你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啦?”妈妈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当然是你不对,本来好好的,你非要睡外面,真是脑子有问题…”我得寸进尺。

 “本来?本来是你睡外面的。好吧,就回到本来,你睡外面,我睡空调房…”

 “后妈呀,后妈不把儿子当人,要热死我呀…”我又开始耍赖。

 “哈哈,”妈妈笑了起来“你到院子里面去叫吧,我帮你拿个喇叭…”我和妈妈在上闹了一会儿,妈妈起身要去做早点,我说:“算了,今天我请客,妈妈想吃什么?”

 “你请?好呀,妈妈想吃鱼翅,雪蛤,对了,雪蛤养颜的,就雪蛤吧…”妈妈看着我。

 我坚决地道:“没问题,我有三百多块,今天我就把它挥霍一空!我马上去!”

 “傻瓜。”妈妈笑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妈妈最喜欢吃小笼包了和牛粉了,去吧。”吃完早饭,我开始看书,到十一点多,妈妈买菜回来,我就和妈妈一起下厨房做菜。在妈妈的指导下,我学会了做好几个菜,妈妈老是说其实最好的厨师都是男的,我也应该学着做几个菜,起码以后和老婆吵架了,不怕没菜吃。

 吃完午饭,我要求开空调睡午觉,妈妈笑道:“好呀,你自己睡吧…”我笑了起来“妈妈一起睡吧?”

 “不用了,我怕冷…”

 “那就不开空调…”

 “不开空调,挤在一起多热呀?”我有点赌气地歪在自己的小上,但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地就到了二点多,我干脆起来了,洗了把脸,走到里屋门口看了看,妈妈似乎睡得很,我轻轻地走多去,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下,摸了摸妈妈的‮腿大‬,妈妈醒了过来,挪了挪,给我让出地方,我抱了抱妈妈,顺手摸了摸妈妈的PG,说道:“你睡吧,我看书去了…”快四点的时候,妈妈起来了,走到我身后抱了抱我,在我脸上亲了亲“宝宝晚饭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中午的菜还没吃完呢,加条鱼吧,你教我做鱼吧…”

 “好呀,妈妈一会儿去买条鱼回来…”说着话,我站起身来,活动着筋骨,妈妈在一边看着,羡慕地说:“唉,年青真好呀,妈妈老胳膊老腿,动不了了…”

 “谁说?”我一下来劲了“人家李快七十了,还不是跳老年迪斯高?

 你别给自己偷懒找理由了…“妈妈笑起来“好你小子,教训起你妈来了,别以为你妈什么都不会!”妈妈说着就在我身边了几下腿,也活动了一会儿,笑着对我说道:“你小子有本事照你老妈的动作来一个?”说着一抬腿,轻轻松松地做了个“朝天蹬”,就是一条腿站着,另一条腿笔直朝上,两条腿成了“一”字形。

 我看得目瞪口呆,等妈妈放下腿,才鼓起掌来“厉害,厉害,再来个别的!”

 “哼,你先来一个?”妈妈故作轻蔑状地看着我,我‮头摇‬摆手“来不了,你肯定是小时候炼过的,你是哪个门派的?少林?不对,你应该是峨眉派的,肯定是峨眉派的…”

 “哈哈哈,你是看武侠小说看多了派的…”妈妈笑起来“唉,三十年啦…那时候妈妈再吃点苦,也许是个奥运会冠军吧?”

 “不会吧?妈妈!”我瞪大了眼睛。

 “也许吧,妈妈上小学就开始学体,但后来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当时你姥姥、姥爷也不支持,考体校也…也许是考上了他们没告诉我吧,反正是没上体校,谁知道呢?”妈妈说着话,转身看了看一面空墙,一弯,做了个手倒立,我还没看清楚,妈妈就下来了,把衣服扎进子里,再一弯,就用双手当脚“走”到了屋子中间,一会儿‮腿双‬并拢直立,一会儿‮腿双‬大开,一会儿双手挪动,带着‮腿双‬旋转。

 我看得呆住了,等妈妈站起身,才一下跳过去,抱住妈妈“妈妈,你好厉害呀,你,你是我的偶像!”说着,我在妈妈脸上亲了好几下。

 妈妈笑了起来“啊,就这几下得妈妈气嘘嘘的,真的老啦…”

 “老当益壮!我要学!”我叫道。

 “学个,妈妈当年不是因为练体包子吃,才不去练呢。”妈妈苦笑着摇‮头摇‬“好了,让你知道妈妈厉害就行了,你就把你自己刚才那几个动作做好,就好了…”说着话,妈妈开始手把手地指导我的动作,这时,我才知道,就是踢腿弯这么简单的动作,真要做好,也不容易。

 妈妈出去买鱼了,我突然想到:为什么妈妈刚才做那些动作的时候,也暴了‮体身‬,我却没有看得眼珠都要掉出来的感觉?为什么妈妈刚才纠正我动作的时候,我们也肤肌相触,却没有让我‮奋兴‬?我对妈妈的感觉怎么会那么大的不同?

 原来那种羞、罪恶的感觉怎么没有啦?

 我坐在书桌边,发着呆,回味着和妈妈这差不多半个月来的点点滴滴。觉得自己如果真的得寸进尺不应该,觉得自己如果不加倍用心学习更不应该,我虽然不知道所谓伦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我知道,我和妈妈现在还没有,而且很快乐。

 有个念头一闪即逝:现在还没就那么快乐了,是不是了会更快乐呢?

 我没有让自己想下去,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很危险!

 等妈妈回来的时候,我正在默写英语,就快写一整张纸了,我扭头看了看妈妈,打了个招呼。妈妈却没理我,把菜篮子放进厨房,就急急忙忙地进了厕所。

 妈妈似乎憋坏了,一进去就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我突然笑了起来,轻快地跳到厕所门口,一下推开门,妈妈吓了一跳,惊叫道“干什么?”我没有偷看,而是根本没让妈妈看到我,就轻快地回到书桌边。妈妈以为是风吹的,也就没出声了。

 我在书桌边问道:“妈妈,什么事?”说着,起身快速走向厕所“没事,”妈妈回答道,但我的脚步很快,就在妈妈还没来得及关门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妈妈正好站起来想关门,我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妈妈的子还在膝盖下面,妈妈有点尴尬地站在门边。不拉吧,子掉在裙子外面;拉吧,裙子里面曝光了。

 看见妈妈脸色有点红了,不住就笑了起来。然后就听见妈妈恼羞成怒地喊到:“小混蛋,看什么呢,该干嘛干嘛去”说完一下子关上了门。

 走到书桌旁,装摸作样的拿起书看了起来,可脑子想的就是刚才所看的,虽然很模糊,但那黑乎乎的一片却让硬的很难受,虽然妈妈前段时间帮我手甚至口。而且我也摸了妈妈那里,可每次都是在黑暗中进行,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想起看过的一个笑话。某人终生未娶,临终时大喊“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旁人不解。想了半天才想到原来不是喊莎士比亚,喊的是“啥是啊。”是啊,啥是啊,还有要想办法看看妈妈那里才行。

 正在天马行空的想着,妈妈出来了。也不做声就直接去厨房做饭去了。吃饭的时候怕妈妈责怪刚才的事也不做声,默默吃完抢着收拾了就做作业去了。

 过了会妈妈洗澡去了,原来到没觉得什么,但今天下午的惊鸿一瞥把我心里搞得的,总想看看妈妈体的样子,于是轻手轻脚走到卫生间门口,听着里面水哗哗的着,想了半天,敲了下门:“妈,洗完没,要上厕所了。”

 “马上好了”妈妈答道。过了会妈妈出来了,边走边用巾擦着头发。  m.IwuXs.Com
上章 边缘/不详 下章